silence_by_schillesfly-d4yovyg當日本基督徒受到折磨被釘十字架的時候,天主在哪裡?我會提議:與他們同在,緊跟著他們,在他們身旁,如同洛特里哥及加爾培神父一樣受煎熬,看著他們的朋友被釘十字架沉浮在海中。

  1. 為什麼傳教士們會在那裡?

這是在評論家當中另一個共同的疑問,他們不但指責洛特里哥及加爾培神父的失敗、導致快速棄教,還有他們在日本的存在。到底他們為什麼會在那裡呢?

在日本和其他地方,基督教傳教士的歷史都是一段複雜的歷史。記得在談到「基督教傳教士」時,我們談的是一段約有二千年的歷史,從聖保祿時代開始,幾乎遍及世界各國。加上傳教士來自不同的國家,你可以懂這歷史的複雜性。即使我們只考慮電影設定的時代,十七世紀,幾乎所有歐洲國家,都有派傳教士到海外。此外,我們必須考慮到在傳教方面活躍的許多天主教修會團體:方濟會士、耶穌會士、道明會士等的各種做法。在某些情況下,傳教士神父、修士、修女與殖民國家的代表一起旅行,多多少少被視為這些政治人物的附屬品。

但傳教士來到這片新的土地,想把他們視為無價的禮物–耶穌基督的福音–帶給他們所遇到的人。

讓我們看看洛特里哥和加爾培神父的例子。兩個人都到日本傳福音。(我們可以合理假設他們是從葡萄牙派來的,不僅僅是為了找費雷拉神父,而且後來還留在日本。)他們認為他們把所知道的最寶貴的–耶穌–帶給一個新的民族。說他們帶禮物來算是傲慢嗎?別人或許這樣想,但我並不。就把它當成是:醫生想把藥帶給他認識且有需要的人,而且是冒自身性命危險這樣做的。

在現實中,耶穌會傳教士無私地為他們所服務的人民奉獻自己:忍受身體上異常的艱苦、精通當地的語言(甚至為那些仍在使用的語言編寫字典),吃不熟悉的食物、和他們服務的人民一樣努力工作。(閱讀北美殉道聖人聖若望布雷伯夫的日記,以及他對他的耶穌會弟兄的告誡,他們需要像休倫族人那樣努力的划槳,才不會被視為懶惰。)這就是「本地化」,以愛將自己融入當地的文化。

虛構和真實的耶穌會士都出於愛而這樣做了。出於對天主的愛和對他們所牧養人民的愛。如果你懷疑他們的動機,我想問:你會放下你所熟悉的一切:你的國家、你的語言、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食物、你的文化、你的傳統–冒著巨大的風險前往世界各地,想要把一份禮物送給一群你從未遇過的人,這些人在你的祖國被認為是不值得領受這份禮物的;明知你可能會遭受酷刑和殺害?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出於愛的偉大行動。

最後,「沉默」是關於愛。或者可能是各式各樣的愛。洛特里哥和加爾培神父對他們的老師費雷拉的愛。那三位耶穌會士對日本人民的愛。洛特里哥神父對耶穌基督的強烈愛情。

最重要的是,耶穌對他、他的耶穌會弟兄、日本人民、以及全人類的愛。懂得愛,你會明白「沉默」。

 

2015-10-20-1445376410-5842365-1870-thumb作者簡介

詹姆士.馬丁神父,James Martin, S.J.,美國籍,天主教耶穌會會士。

畢業於美國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在奇異(GE)公司工作六年後,決心修道。1988年入耶穌會初學院,1999年晉鐸。現任《美國》雜誌《America》編輯。《America》即《國家天主教周報》。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