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_02_2009_0728997001235123438_nilgun_kara到了電影的尾聲,這個看似軟弱的人,藉著尋求告解,幫助洛特里哥神父回到他的神父身分。有一幕動人的場景,洛特里哥神父將他的頭靠在吉次郎的頭上,彷彿在祈禱。或者是赦免罪過。

吉次郎的最後一幕可能是最玄奧的。一個日本官員注意到吉次郎的脖子上有一條項鍊,把它扯下來。他打開皮囊,發現了一個聖像。暴露出吉次郎是一個基督徒,就迅速地被帶走,想必會死。

我看了三次才明瞭一些事情:吉次郎可能變成一個傳統的基督徒殉道者。他可能成為後來被天主教宣聖的那種人。多麼的諷刺,這個「弱者」無意中成了英雄;而「強者」洛特里哥,他的「殉道」是另一種不同的類型,不會被宣聖。這是對於犧牲和殉道的一種神秘默想。

    4.天主為何「沉默」?

這大概是最困難的神學問題。遠藤和史柯西斯都把「沉默」當作書和電影的標題,並不令人意外。洛特里哥神父一次又一次地哀嘆天主的沉默。這裡似乎也有雙重的意義。

首先,洛特里哥在祈禱中體會不到天主的臨在,在他是否應該棄教這事上缺乏明確性時,他也覺得天主不在。其次,他覺得天主的沉默,沒有幫助那些遭受酷刑而被殺害的人。兩名耶穌會士從遠處觀看那些日本基督徒被釘十字架死在海中的場景,描寫出這種折磨。他們渴望能做一些事情,來阻止他們的死亡。

在第一種情況,有許多虔誠的基督徒感覺遠離天主的例子。當代最著名的例子是加爾各答的聖女德肋撒,她經歷了長達數十年沉默的「心靈黑夜」,一直到她去世之前。遠藤的書是在德肋撒的沉默的心靈黑夜公諸於世之前寫的,不過他知道其他曾經歷過心靈黑夜的聖人們,例如聖十字架若望。跟加爾各答的聖女德肋撒一樣,洛特里哥不像從前那樣、在祈禱中聽見天主的聲音。這很痛苦,但並不少見。

不過,在電影結束前,洛特里哥說,天主在「一切事」中(耶穌會的說法是「在一切事上找到天主」)「在沉默中我聽見祢的聲音」他說。除了聽見基督要求他踩「踏繪」的聲音,他承認天主在他四週,儘管沒有在祈禱中直接對他說話。天主可能不曾在他內跟他說話,但他在外認出祂。

第二個問題更難。為什麼天主「允許」日本基督徒和耶穌會士受苦?這是極大的神學性問題:「痛苦的問題」、「惡的問題」。簡而言之,「為什麼會有痛苦?」如同任何經歷過深刻痛苦的人都知道,即使是虔誠的信徒,這個問題也沒有令人滿意的答案。

不過,有三個基督宗教的觀點,可能會有幫助。

首先,基督徒相信,耶穌自己經歷過痛苦、所以瞭解痛苦,並且親近受苦的人。第二,更精確地來看,有些神學家說天主與受苦的人一起受苦。第三,基督徒認為痛苦絕非結局。永遠都有復活的希望,新生命的希望,不只為受苦的人,而是為全人類。

 

2015-10-20-1445376410-5842365-1870-thumb作者簡介

詹姆士.馬丁神父,James Martin, S.J.,美國籍,天主教耶穌會會士。

畢業於美國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在奇異(GE)公司工作六年後,決心修道。1988年入耶穌會初學院,1999年晉鐸。現任《美國》雜誌《America》編輯。《America》即《國家天主教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