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3470-bigthumbnail馬丁·史柯西斯的新電影「沉默」,關於十七世紀耶穌會傳教士在日本,最近在世界各地公開上映。影片上映之後,有些人知道我曾任電影顧問,就問了很多問題。許多問題都很類似。同樣的問題也困擾了一些影評家,他們似乎無法掌握到電影中一些重要的宗教主題。

一般來說,對信仰問題持開放態度的評論家都很欣賞這部電影,有些人視之為鉅作。其他人,很明顯地對信仰通常不太有好感,反應也不太熱烈。

但即使有些有見地的基督徒觀察家,似乎也遺漏了一些基本的議題。或者他們已經明白這些議題,但是不同意這部電影處理棄教、以及分辨這些複雜問題的方式。以下是我針對「沉默」一些最常見疑問或誤解的回答。

不用說,這些都是我自己的觀點。一項藝術作品可以有很多種詮釋,所以其他人無可避免地會有歧見。在此聲明,過去兩年中我與導演史柯西斯先生、他的共同編劇傑考克、還有演員以及創意團隊討論過許多這類的問題,但是我不幫他們發言。這是我自己的回應。(破梗警告:我會討論幾幕關鍵場景和電影的結局。)

  1. 為什麼洛特里哥神父棄教?

首先,棄教的定義是指放棄自己的信仰。在電影中,費雷拉神父(連恩尼遜飾演)已經遭受酷刑,日本當局用一種殘忍的穴吊脅迫他,如果這個耶穌會神父不棄教,他所牧養的日本基督徒就會受酷刑折磨和殺害。正如觀眾從電影的開始就知道的,費雷拉選擇了棄教,而不願看到他的朋友受苦。「我們失去費雷拉了」,耶穌會的省會長對洛特里哥和加爾培(安德魯·加菲爾和亞當·崔弗飾演)兩位神父說。在電影中,如同歷史上一樣,許多其他耶穌會士和日本基督徒遭受折磨並且殉道。

插句題外話,逼迫一個人棄教以免除別人遭受酷刑或殺害,這樣的威脅很少被用在殉道者身上。通常,在基督宗教史上,是一個人為了自己的信仰而承受折磨、殉道的。

一旦被捕,洛特里哥和加爾培神父就面臨一種可怕的困境:放棄他們的信仰,讓日本基督徒自由;或堅持他們的信仰,讓其他人受苦。這是一個幾乎沒辦法做的選擇。因此,在沒有簡單答案的複雜情況下,兩個耶穌會士都被迫去做「分辨」。洛特里哥和加爾培神父是來自一個黑白分明的世界,但兩人都被迫在一個灰色的世界裡做出痛苦的決定。

有些評論者似乎不明白這個選擇本身的困難。「為什麼他們不立刻就踩踏耶穌像?」一個記者問我。

這個問題忽略了一個關鍵。耶穌會士的整個生命是以耶穌為中心。他透過福音、聖事禮儀、使命服務及祈禱,特別是透過個人的神操經驗,針對基督的生活作一系列廣泛的默想,來認識耶穌。洛特里哥神父曾多次向耶穌大喊、向耶穌祈禱、想像耶穌的面容。對真實的耶穌會士、以及虛構的耶穌會士、耶穌是他們的中心。指望耶穌會士就這樣撇開那份關係而背棄信仰,是完全不切實際。

 

2015-10-20-1445376410-5842365-1870-thumb作者簡介

詹姆士.馬丁神父,James Martin, S.J.,美國籍,天主教耶穌會會士。

畢業於美國長春藤名校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在奇異(GE)公司工作六年後,決心修道。1988年入耶穌會初學院,1999年晉鐸。現任《美國》雜誌《America》編輯。《America》即《國家天主教周報》。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