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曾在中國居住過廿三年(一九二三│一九四六)的法國神父,他在中國完成了使他名揚四海的著作,最近幾年,為慶祝他逝世五十週年,全球四洲舉辦五年十場大型研討會來紀念並發揚他的思想:二○○一 Hastings (英)/ Lille (法),二○○二開羅/巴黎,二○○三北京/ Strasbourg (法),二○○四羅馬/巴黎,二○○五紐約/巴黎。對中國人,尤對中國天主教而言,這是何等大事,是我們不能不關心的新聞。這位偉人究竟是誰?他為什麼在去世後五十年還能如此驚動整個世界呢?

這位神父是耶穌會士德日進( Teillard de Chardin, S. J. 1891-1955 )。三十多年前由 項退結 教授主編的《現代學苑》曾發表過有關他的文章,以後結集成《現代先知德日進》一書。同期,鄭聖沖神父翻譯的《人的現象》節本、《神的氛圍》和《愛的弧線》也陸續出版。聯經出版社於一九八三年出版弘祺新譯《人的現象》完整本。該書由筆者對照法文原文校對。此書售完後未再版。一直到去年北大博士生通過筆者向聯經要到版權,將應今年十月在北京召開的德日進大會的需要,而在該地重印簡體版。

德日進究為何方神聖也?

首先,他是科學家。他在巴黎獲得古生物學博士學位後,畢生研究化石,曾參與發現「北京人」的團隊。他到處勘察地質,在國際學術會議上宣讀論文。德氏去世後,同好出版他的科學著作共十大冊。《人的現象》在他去世後三個月出版,由三十二位包括湯恩比、赫胥黎等學者組成的委員會背書。他的科學地位是絕無爭議的。美國古生物學家李基( R. Leakey )說:「在了解過去以察未來的作法上,德日進是同行的開路先鋒。」一九八五年哥倫比亞大學出版《再論人的現象》,作者陶聰( E. O. Dodson )從最流行的生物學角度,對德日進的書作一番徹底的、極富同情的評估。

可是德日進石破天驚的震撼不是科學,而是他因信仰而創發的宇宙觀。他接受進化論,他的進化論當然與無神唯物論的不同。為他,宇宙之「有」及物質的進化潛力都來自天主。後者因排列組合不斷複化,而使新的品種可得突破的能力,亦來自天主。人類出現之後,參與進化之勁旅,其過程猶如一球之下端往上伸展之線,先分化後匯聚,通過對話交流,逐成一個「村」,最後達到球頂奧美茄( Omega )。他認為這個奧美茄點不是物質的東西,是死而復活的基督。基督既是人,又是神,而他在復活後,一面進入人類和宇宙的核心,催促進化;又在「宇宙球」的頂峰,以神性無限的愛吸引萬物,往上奮進,真可說「力拔山兮氣蓋世」。宇宙之「動」不但為達到「人化」( homogenesis ),而且最終要達成「基督化」( Christogenesis )。整個宇宙,包括人和物在奧美茄點變成邁入新天新地一個完美的生命共同體。人類求善求美求真求聖之冗長使命完成了,宇宙數十億年的辛勞苦業結束了,而天主創造天地的工程亦終於大功告成。

這樣的神學觀今天不但不成爭議,且已被教基督論的神學家吸收為最有創見的神學之一(見 R. Mc Brien 著的 Catholicism 一書)。可是在上一世紀三、四十年代,教會的態度並不如此。有人認為德神父離歐赴華,就是被放逐。他在天津和北京居住時,年輕的修士不准與他接近,以免受他的影響。他的重要著作《神的氛圍》和《人的現象》都未在他生前出版。他如一條被關在牢籠中的巨龍,一生只能潛伏「海底」,未見天日,但他從不氣餒,亦不若馬丁路德那樣挺身抗議,他在耶穌會內誓發過聽命聖願。他的發現未獲上級批准發表,他心中焦急,時不我與,但他信任天主,把自己完全交給天主。他知道需要等待天主安排的時間。

德日進怎麼會走上進化論的不歸路呢?他從小就從父親處,學會了愛好石頭的習慣,他似乎在石頭中摸到了活的生命。他體認石頭不是死物,是不斷地在運動、在複化、在突破本身的「東西」。石頭不是無生命,而是「前生命」。研究生物時,他發現動植物固然與人不同,不能說是具有精神和意識的生物,但它們可以有「前意識」、「前精神」,一旦生物跨越了意識的門檻,思想就湧現出來了。人的出現是整個宇宙努力了十數億年後的成果,人好像是地球平面進化中向天空射出的一支箭,也像是整個宇宙長期培育和等待的一朵美花。人是宇宙進化的頂峰,整個宇宙的演變過程乃可稱為「人化過程」( hominization )。

傳統的神學那時既未接受進化論,亦未考慮過若接受此理論,如何處理隨之而來的棘手問題,譬如:靈魂、原罪、宇宙化基督( cosmic Christ )、惡( evil )、自然與超自然的關係等。這些問題非要在德日進的書籍大量發表後(他去世後十年,有十六本書出版),學者才能認真地研究。(一九六五研究他的作品共二五○件,一九六七年四○四件。十年內,研究他文章的「索引」多達九十四頁。)

一九八一年德日進百歲冥誕時,教廷國務卿加撒洛利給巴黎公教大學校長寫信,稱德氏是「一個在生命深處被基督所征服而度整合生活的證人」。梵二大公會議討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時,發言中提及德日進之名,共有四次。寫過五本有關德氏思想著作的特呂白克神父,於一九八三年被教宗擢升為樞機,可見天主教當局已給德神父平反了。

此外,德日進給現代人帶來信心和希望。精神病理學家 Karl Stern 說:「我不懷疑未來的人類回到二十世紀時,要把它看成實證主義稱霸的黑暗時代,然而德日進的研究像閃爍的豪光,照耀在這黑暗中。」非洲塞內加總統 Senghor 認為是德日進給非洲人提供了一個可以取代馬克思的政治方案,德神父是挽救他信仰危機的大恩人。

德日進是否是天主給廿世紀人類的禮物呢?他可稱為先知嗎?讓我們一起等候二○○一到二○○五,五年國際研討會的成果吧!

by 陸達誠

本文轉載自中華基督神修小會心泉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