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3172112-308512a6100782f6d266c8c1852d853a-tablet他的神操導師,耶穌會士馬丁神父起初也有類似的詫異與疑惑之心,曾經猶豫是否答應。要知道,做神操絕非兒戲,也不同於一般的體驗,而是需要絕對的誠意。萬一他只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怎麼辦?且不說時間精力的浪費,這甚至會帶給人靈性的挫折,起到相反的作用。

然而,馬丁神父也看到,除了想去體驗一位17世紀虔敬熱忱的耶穌會傳教士的心境,加菲的內心也正在尋找,尋找某種深處的東西:“我帶到神操裡的最主要的東西,也是我最想得到治療的東西,就是那種不夠好的感覺。就是那種無休無止的渴望,渴望能夠完美展現我們內心的東西……就是無論我做什麼都永遠不夠好的傷口。馬丁神父看來是體會到了他內心的需求,感受到了他十足的誠意,於是接受了這位不尋常的弟子,答應作他的神操導師。

結果呢?如果說,之前感到詫異與意外的是馬丁神父,那麼神操之後最感到驚訝的就是加菲自己了:“神操中有那麼多的東西改變了我,轉化了我,向我展示我到底是誰……”做過神操的人大概都會有這種類似的體驗:從神操中得到的往往不是自己所期待的,而是要遠遠超越自己的初衷。加菲真正尋找的是能治愈其內心恐懼的良藥。他害怕的是失敗;或者,更確切的說,他怕的是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失敗。他是否在神操中找到了這個答案?對此,加菲並未明言,但從他的另一段話中,我們應當能夠窺出端倪:“這是我真心的禱告:我祈禱,我能更自由地,帶著軟弱奉獻自己……我祈禱,其他的種種聲音,不論是內在的還是外在的,都不能掩蓋那束火焰,那種能力,它讓我能顯露出最純淨、軟弱且已然開裂的那顆心………能為愛服務、為神服務、為更大的善服務……我感覺,這就是向我展示的。”

我們大概不能就此論斷說,加菲已經得到了治愈,但我們應當可以看出,他已找到了那副藥劑,明白了軟弱的威力,明白了受傷的心不需要隱藏;他正走在康復的路上,追尋“更大的自由”。而這,也是依納爵神操核心目標之一——完全的自由,真正的超脫:唯一追求的目標乃是上主的旨意;為了追尋上主的旨意,任何事物均不是束縛。在上主旨意前,強大與弱小,疾病與健康,生命與死亡完全平等,不存在一方好過任何一方;如真有需要,我便有足夠的自由,足夠的能力去主動選擇世人眼中那些惡的,需要躲避的事物。

作者/牛稚雄

本文轉載自 I QUEST,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