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t你覺得我有腦袋嗎?

這是很奇怪的問題吧。今天,我將會問幾條很奇怪的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圍繞著一條大問題:我們其實是如何認識我們所知道的東西?

這條問題為何如此重要?因為我們天生是擁有求知慾的動物。我們接收資訊時,我們自然想尋找這資訊的來源,知悉後才選擇接納它。今天,我們會探討認識事物的三種方式,我們會問三類問題。 

第一類的問題就好像以下的:「你現在正在閱讀此文章嗎?」、「是冷還是熱呢?」、「你正在坐下,站立還是躺下呢?」

我很清楚,你定能夠迅速回答這些問題。現在,讓我問問,「你是如何得知呢?」

我猜測你的回應會是這樣:「很明顯吧,」或「我能見到或感受到。」換句話說,第一類問題所引出的答案與我們能直接觀察到的東西有關。所以我們能說,有些東西,我們能透過直接觀察--即透過我們感官獲得。但這是唯一一種認知方式嗎?顯然不是。

現在到第二類問題。

讓我們用我剛才問及的問題:「你覺得我有腦袋嗎」你或會取笑這條問題。你或會--我希望--說「是」或「我猜是吧」。

現在,讓我再問一次:「你如何得知?」這次你不能說你觀察到,因為你不能看到我的腦袋。所以你如何才能得知我有沒有腦子呢?當然,你或者可以說,「我見到有智力的跡象」或類似的答案。

讓我再問一條問題:「你認為有人撰寫此篇文章嗎?」或許你會說:「是的。」但有可能是,當所有人離開公司時,一隻猴子進來,在鍵盤上跳來跳去,完成這篇文章嗎?有可能嗎?有可能的。 但機會微乎其微吧。
對於剛才兩條(有關我的腦子的)問題,我們都不能透過直接觀察得知答案。而是透過我們所觀察到資訊進行推理。

科學使用第一種和第二種方式:它觀察身邊的現象並對它們進行推理,以找出現象的原因或成因。看!如果我們所認識的存在之物只是透過自己的感官而獲得,那我們會是多麼的井底之蛙。

現在我們看看第三類問題。

「你知道你的生日嗎?你知道自己何時出世嗎?」

下一條問題:「你肯定知道嗎?」大多數人都會說,他們肯定。

「那天你由子宮出來的時候看過月曆嗎?」我從未遇見任何人做過,但所有人都說他們知道他們在那天出世。沒有人會說:「我相信我曾在那天出世」。這不是很有趣嗎?我們一些認識的東西不是由直接觀察獲得的。同樣,我也不能用推理來找出我的出生日期。但我們是怎樣知道呢?由知道真相的人告知我們。這是因他人的作證而獲得的知識。而這知識是建基於真理,建基於人性的信任。

其實,很多知識都是這樣而獲得的。因為如此,我們要上學。我們從他人獲得知識,而他人的知識是從其他人獲得。

當我們從他人身上建立了信任,我們便會接納他給予我們的資訊。

因為這種知識的緣故,社會形成。科學也使用它(例如:你如何知道地球和太陽的距離?)。宗教上的信念也運用這知識。我們會在另一篇講及這點。

 

文/文祖賢
譯/吳志濠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