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GodCallingYou容許我藉此介紹一本英文書,書名是《聖職主義——司祭品之死》,是一本耐人尋味的書;還有Roberto Beretta那本《教堂的女主人》,這書有深度地談論這令人窒息的一場大災難。但我可以告訴你,即使曾公開譴責過這主義的人,現實中仍然有不肯放棄的。你對這點又會怎麼回應呢?而平信徒又怎去面對這聖職主義呢?

我活的方向主要是為自已尋找聖化的道路,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我把每天也當成生命的最後一天。我的快樂是:能活出每一天,猶如再沒明天一樣,這會帶給我無限平安和寧靜。我會盡我所能,做到最好,把交給我幹的、天主要我做的,用愛去完成。正如之前提及情感的評論,我很慶幸我是神父,我不喜歡任何聖職主義,我難過,因我知道它可能會帶來傷害,因此,我更不想我會變成那樣。

至於其他人,我也會這樣說:平信徒也有他們自己的使命;他們雖在世上卻不屬這世界,故他們必須把收到的恩典解開;別擔心有封閉了的地區或門,我也有打不開的門。如果我這樣說話,或許會導致我當不成主教,但對我而言,這並不是問題,因為如天主要做大事,衪便會做;我並不在乎我的事業,因我根本不太重視事業,我只關注耶穌。

在此,我但願平信徒也同樣關注耶穌——與天主連接一起……應用哀愁、不是忿怒,因為天主覺得「怎能讓這種雞毛蒜皮的事去干擾如當司鐸這種大恩賜;難道活着只是為了教會的權力?」

什麼是教會的權力?

當人們談教會的權力,猶如談世界的權力,我不得不發笑。

之前你提到瓜雷斯基,我想問:當你需要文化参照的時候,你會找來聖菲力‧耐利(Saint Philip Neri)作參考,但如果你在知識上和靈修上有需要找靈感的話,你會向誰取經呢?

當我有需要在知識或靈修方面找靈感的話,我發覺本篤十六世給了我很大幫助,特別是他向德國議會和英國議會發表的演說,尤其是在法國,談到自然律上的論據;他在這領域實可稱為巨人,無限資源的大師。帶給我靈感的還有羅傑‧史庫頓(Roger Scruton)、喬瓦尼‧瓜雷斯基(不單指作品卡米羅神父)、Mario Polia、維多里奧美蘇里(Vittorio Messori)、科爾蒂(Eugenio Corti);還有一位我也想提的人……即使感覺有點奇怪,他便是喬瓦尼‧林多·費雷第(Giovanni Lindo Ferretti),以我個人認為,從智慧角度來看,是一位極有深度的意大利音樂人,他是龐克搖滾樂隊CCCP的主音歌手,中年皈依基督信仰。

我留意到你喜歡引用卻斯特頓(Chesterton)的名言。

對呀!好一個表表者!還有托爾金(Tolkien)和路易斯(Lewis)。

文/Aurelio Porfiri
譯/何紹玲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