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 Setphnus Jaschko2今早閱讀電子報,得知在新竹服務的葉由根神父今日(2009/3/17)凌晨過世。

心中百感交集,人生不過百年,會腐朽的脆弱人類,竟能在他們的修為裡成為一個完整的人,猶如漆黑夜空中的星子,抬頭乍見仍是讓人讚嘆的感動莫名。

接替葉神父到華光服務的華籍景耀山神父,多年前罹患漸凍人症,也於去年過世。

瘦如細長竹竿的景神父與葉神父一樣,都是令人景仰的人。

景神父早年留學英國劍橋且取得博士學位 ,著名學者李約瑟博士當年主考景神父口試,直言景神父論文內涵及英文造詣,博士頭銜當之無愧。

有趣的是;景神父返台後不走學術路線,完全投入為一般人服務的堂區工作,最後還將生命餘光,完全奉獻給葉神父創辦的華光智能發展中心。

我1991年時曾應景神父邀請,來華光拍照,卻從不知他那些顯赫的學歷來頭。

身為悠久歷史文化的天主教徒,愛閱讀的我,難免有在學問中尋找天主旨意的優越感,正值天主教講究齊戒、犧牲、刻苦的四旬期(復活節慶典四十天起)有些信友提到如何更具體的來孝愛天主?

有人提議勤望彌撒,多拜苦路,多參與聖祭禮儀。當晚我隨意翻閱聖經,讀到了基督講的這麼一句話;「為我一個最小兄弟所做的就是為我所做。」

一位來自地球另一邊的異鄉人,為他眼中最親愛的小兄弟燃燒到最後一分鐘,另一位頭頂著劍橋博士學位的華人學者,不在學術圈追求成就榮耀,甚至在他臨終最後一篇文章中,形容華山智障兒的稚真微笑是皇帝的笑容。

走筆至此,我發覺自己一直是位「安全」的天主教徒,我也許有些知識、有些帶點炫耀意味的創造力,但我卻從未按基督教導、投身為最小兄弟做些甚麼。

今晚為人間少了位聖者感懷,卻也深刻想念這兩位修道人。

以下有關葉由根神父的短文,摘自去年出版【海岸山脈的瑞士人】書中,卷二【翼下之風】我的攝影傳教士專題內文,僅以此獻上對葉神父、景神父最深的敬意。

Fr. Setphnus Jaschko1219-10葉由根神父(Fr. Stephen Jaschko, 1911-2009)

匈牙利籍的葉由根神父是位聖人,你千萬別這樣對他說,他會覺得很可笑。

葉神父是新竹市仁愛啟智中心及關西華光智能發展中心的創辦人。

1911年生於匈牙利的他,二十五歲那年到中國河北,在大陸期間取得醫師執照。1955年他在被驅逐出大陸後,輾轉來台。

六○年代、葉神父在貧窮的嘉義鹿草鄉成立診所服務當地的百姓。

在台灣日漸富裕、醫療日趨發達後,葉神父離開鹿草鄉來到新竹,看到無人照管的智障小孩,他慈心大發,決定創立能收容照養他們的啟智中心。新竹仁愛啟智中心於葉神父六十二歲時建立,初期因為人手不足,葉神父親自給院童餵飯,一口接一口,長達三年。

1983年,七十三高齡的葉神父又創辦了華光智能啟智中心,在高壓戒嚴年代,這老外領著近五百名智障兒和他們的家長到立法院,為這些被人漠視的孩子們爭取人權。

我與葉神父只有短暫的一面之緣,那回。我應另一位神父的邀請到園中演講,散會後只見葉神父打外面進來,園中的孩子、包括有嚴重自閉症的孩童,一看見葉神父後,全部歡欣鼓舞的一擁而上,又是牽手,又是摟住腳,將這老人團團圍住。

傳教士有許多典型,無疑的;一生默默行事的葉神父是位巨人,我藉拍攝傳教士專題所欲探索的問題,在這位完全將自己奉獻給別人的修道者面前,膚淺得不值一提。

葉神父聖人的行徑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事。

有位深得人們喜愛敬仰的修道人,在過世後,因人們的極度緬懷而被神格化。

某天,紀念他的廟堂終於建成了,人們大把大把地把鈔票奉獻於此,廟堂越蓋越大,眾生到這兒焚香祝禱,祈求個人平安、發財、健康、事業順遂,卻將聖人的教誨與行徑忘得一乾二淨。

每當我想起了老老葉神父一口口餵食智障兒的情景,淚水就忍不住在眼框打轉。

Nicholas Fan作者簡介

范毅舜,國際知名攝影家,許多知名攝影廠牌都曾以他的作品為代言,瑞典哈蘇專業相機公司更推崇他是全球最優秀的150位攝影家之一,他也是唯一在德國徠卡總部辦過攝影個展的華人。

過去作品多為攝影集,近年創作逐漸轉向影像與文字書寫並陳,在「寫他拍不出來的,拍他寫不出來的」的理念下,以鏡頭與文字捕捉美善人心。而出生於台南眷村的他,近年更將視角拉回台灣這塊土地,接連出版《海岸山脈的瑞士人》、《公東的教堂》與《台南:家》等著作,期望藉此促動我們重新審視、珍惜台灣寶貴的文化資產與精神價值,找回重新出發的勇氣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