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nse-japanese-trailer-for-martin-scorseses-silence-social後來和導演閒聊時,我說:「我當時不確定安德魯是否在演戲,或者已經精神崩潰。」導演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說:「我也不知道!」我之後問安德魯時,他回答:「不,那是我一生中狀況最好的時候。」作為方法演技派的演員,他需要做一些極端的事,使他處於和角色同樣無奈、沮喪和憤怒的狀態。洛特里哥神父正歷經痛苦,那歇斯底里的吶喊幫助他入戲;顯然導演沒有錯估這位年輕演員傑出的才華與敬業態度。

「沈默」被稱為史柯西斯的“passion film”,是他傾注熱情、窮此生而必須完成的夢想之作。早在1989年,他在日本初次閱讀這部小說時,便對故事深感著迷,書中的宗教意涵和靈性衝突不時與他的生活經驗產生共鳴。但“Passion”這個字還有另一個意思,是指長期的苦痛,例如用於指稱耶穌受難。這部電影的籌備過程充滿波折艱辛,我看著導演在陰雨寒冬,裹著厚厚的外套和圍巾,走在台灣森林裡的泥濘小徑上;或是頂著盛暑豔陽,圍著稍有助降溫的冰袋,拍攝台灣波瀾壯闊的海景。他和近五百位演員和製作團隊經常必須耐心等待,避掉台灣常有的鳥鳴聲或附近學校學生的玩耍嘻笑,一直到現場絕對安靜,才能進行拍攝。這樣的求好心切也導致拍攝無數次延遲。

有一天,製片人特別請我祈禱,希望讓拍片不再延誤,因為進度遠遠落後,預算超支,投資者和銀行也越來越緊張,有些甚至考慮撤資,這後果不堪設想。在朋友建議下,我請求台灣加爾默羅隱修院的修女(為他人迫切需要代禱的隱修會)幫忙祈禱,希望能度過重重難關。電影終於完成,大家期盼已久的導演畢生夢想之作,終於可以與全世界分享。製作電影的痛苦過程(Passion的另一面)轉眼已成回憶。也許只是我覺得他們很辛苦,對於導演和演員來說,或許更享受這些拍片的過程,例如像安德魯說的:那是他一生中狀況最好的時候!

dly1610190024-p1充滿熱情,也經歷艱辛;無論如何,馬丁史柯西斯完成了一部扣人心弦的史詩電影,相信會衝擊全世界影迷們的情緒與思考。而這部電影是否也能幫助觀眾感受到天主的慈悲?在我們遭逢橫逆、面對人生低谷時,祂真的既沈默又遙遠嗎?

後記:
在元月二十日首映記者會前,和導演短暫敘舊,我們談到導演帶著這部片前往梵蒂岡放映,教宗方濟各觀影後大加讚賞。我也再次邀請導演參加SIGNIS(天主教國際傳播協會)今年六月在魁北克舉行的大會,接受SIGNIS頒發的終身成就獎,他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還記得兩年前影片殺青酒會上,我建議他將來應帶著影片晉見教宗,他也露出相同的表情。真是一位老頑童!

作者/丁松筠神父

原文刊登於天主教周報4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