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2115014_gw_cj2小說和電影都從天主慈悲的角度看待我們的軟弱和失敗,祂甚至願意原諒我們最邪惡和無恥的行為。正如教宗方濟各近日所言:「沒有天主不能憐憫的罪惡」。

吉次郎在許多方面是猶達斯的化身,但他從未對天主的憐憫和寬恕失去信心,弔詭的是在這一點他比洛特里哥神父更具信德。甚至在告密陷害神父之後,他仍不斷乞求神父聽他的告解、赦免他的罪行。更甚者他還苟活著,不同於知恥的猶達斯,在失去了所有希望後,自我了斷。

我第一次見到窪塚洋介時,他正準備吉次郎的告解戲分。我表明自己是神父,若他有任何告解的疑問,我非常樂意協助。他笑著說:「謝謝神父,我已經告解好多次了。」的確,他不需要任何協助,每回他告解時都表演得很到位,完全令人信服,我在現場也常這樣讚美他!

和大家熟悉後,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角色,不僅僅是監督彌撒禮儀的拍攝、更正細節或建議,演員們也期待我對他們的評語。安德魯說,我的讚美給他正能量;窪塚洋介感激我對他的稱許,還謙虛地自承:他動人的語調和自然的演技是上天恩賜的禮物。

安德魯的靈修準備,幫助他扮演好在苦牢裡安撫帶領教友祈禱一景。在這場景,他帶領教友朗誦聖詠第62篇(由導演親自挑選)「我的靈魂只有在天主內才得安寧,我的救恩從祂而來。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救主。祂是我的堡壘,我穩立不搖。」面對痛苦和這些感覺彷彿被遺棄的人,安德魯如日本僧侶般跪在苦牢地板上。此刻他演活了洛特里哥神父,他如同耶穌一樣,安撫他深陷絕望的羊群,澆灌以希望。隨著安德魯的吟誦,演員們的面容也交織著恐懼與盼望。

20161222115014_dv_cj5上述場景是如此逼真,將我的思緒帶回三十多年前,當時我身處泰國柬埔寨邊境的一處難民營,和一位法國耶穌會神父及一群越南難民教友們在荒地裡做彌撒。難民營在前晚遭受砲擊被毀,但他們並沒有祈求食物或任何物資,只單純地想要一場能重振力量和希望的彌撒。拍攝結束後,安德魯悄悄問我他的表現如何,我仍深受感動而幾乎無法言語,但透過我的表情,他該知道這場戲是多麽真實而震撼!

然而面對天主令人痛心的的沉默,信仰如磐石般堅定的洛特里哥神父也終於動搖!當吉次郎屢次背叛神父還不斷乞求告解時,洛特里哥心中的憤怒和厭惡幾乎讓他無法抬起赦免的手。聽著苦牢裡基督徒痛苦的哀嚎與呻吟,他再也無法忍受上主的無情沉默,他絕望地撕心裂肺般大喊,他覺得自己被天主遺棄了,有如十字架上的耶穌。

在拍這場戲時,安德魯似乎不滿意自己的表現,平常溫和有禮的他,突然發出震驚全場的嘶吼和連串詛咒,無法控制。機不可失,導演立即開拍,安德魯已完美化身為深陷絕望痛苦的洛特里哥神父!而一下戲,他又立刻為剛才的瘋狂失禮向大家道歉。

作者/丁松筠神父

原文刊登於天主教周報428期。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