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2115014_ro_cj3導演說:「對!對!趕快給他一條毛巾」。不一會兒,二三十條大小厚薄色彩不一的毛巾已放在我面前(顯然我已經成為洗禮毛巾的專家) 。我從沒見過任何一條十七世紀的日本毛巾,即使我多年前在日本指導拍攝「追憶沙勿略」紀錄片時 ,已有許多困難的抉擇經驗,我還是有點忐忑地挑了其中一條,希望與當時日本村落的貧困情況相合吧!經過眾人檢查,導演也滿意,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安德魯不僅是個非常認真的專業演員,也熱衷追尋深刻的生命意義。在「沈默」的拍攝過程中,這兩個形象經常交疊。安德魯曾問我「一個耶穌會神父如何面對生活中的矛盾?」他特別想了解,是什麼樣的熱情可以驅使並支持耶穌會神父,以為他人服務犧牲作為終身使命。他也注意到耶穌會士有時必須強迫控制自身的情感,甚至到壓抑或隱瞞的程度。為什麼要這樣呢?是故作堅強?是為了確保遵行獨身誓約?擔心失去控制?哪裡是平衡點?關於這些問題,我相信安德魯飾演的洛特里哥神父也會這樣問自己。

我和他分享我的個人經驗,一個耶穌會士如何適當表達感性的一面而不太過。如果他太隨意地表達,可能會陷入違反獨身誓願的情況;另一方面,如果他隱藏或壓抑真實情感,又可能會顯得冷漠疏離,彷彿不關心想與他分享和見證天主恩典的人。另外也必須周全考慮到對方的個性年齡等等。耶穌會士有時會覺得自己必須表現堅強與自信,以鼓勵教友、確保教友們對福音的信心;甚至當他自己出現信心危機,甚至軟弱到質疑天主的存在的時刻,例如像洛特里哥神父的情況,他仍然可能隱藏自己的疑惑和誘惑以保全教友們的信心。

1487768762-520013265_n在觀賞安德魯與吉次郎的一幕時,安德魯與我的對話,浮現在我腦海中。由窪塚洋介飾演的吉次郎是小說和電影中最令人稱奇的角色,他是洛特里哥神父在日本的夥伴和嚮導。吉次郎不止一次地否認他的信仰,毫無羞恥地屈服與背叛,辜負了洛特里哥神父並且令洛特里哥神父生厭。相反的,洛特里哥為信仰盡其所有、不屈不撓、幾乎殉道。他竭力避免顯出軟弱的一面,甚至逃避自己的軟弱。可是吉次郎看透了這堅強的假面,出其不意地給神父致命一擊。

在這幕中,吉次郎幫助洛特里哥逃避日本人的追捕,但如同出賣耶斯的猶達斯,他心中另有盤算。藏身叢林時,吉次郎向洛特里哥神父告解,認罪的神情透露出他的悔恨。儘管仍以堅定的口吻赦免吉次郎的罪,但是神父無助的眼神和手勢反映出他內心的動搖–他開始懷疑,面對天主的沉默,他感到無助與被棄。這完全反映了耶穌會士在面臨這種情況下可能會有的內心掙扎:一方面盡力表現出堅強和自信,另一方面卻隱藏不住內心的恐懼、懷疑與無助。

目睹在台灣北部森林裡拍的這場戲,我不禁熱淚盈眶,深深同情這兩位主角。拍攝結束後,我對導演說「其實我們的內心難免會經歷這兩種人性的衝突:有時我們意氣風發,拒絕屈從或承認自己有弱點;有時我們深陷沮喪的泥淖,失去奮起的希望。」導演同意說:「確實如此。」

作者/丁松筠神父

原文刊登於天主教周報4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