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長達三十年的神職生涯裡,曾遇見過多位令我印象深刻的人物。而其中以一位元當時服務于中心科學院優秀的科學家于燕漢先生,最令我難忘。

與于先生相遇得追溯到二十年前,當時我應邀在石門舉辦每週一次的信仰講座。他每次都聽得非常專注且作筆記。太太及孩子都受過洗,惟獨他卻一直在信仰的門外徘徊。

日後由於雙腿肌肉萎縮,歷經各種治療無效必須終身以輪椅代步。以一個還不到五十歲的人來說,這莫非是一個極其殘酷的打擊。但天主卻能把不幸轉化成對他的降福。他開始接觸佛教及聖經,只是由於乏人指點不得其而入而深感痛苦。也就在此徬徨的時刻,天主派遣我前去陪伴他,走完生命的最後一段旅程因為不久之後,他再度住院,終因肝癌不治而離開人世。雖然留給大家無盡的哀思,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臨終前在病榻旁他主動要求我給他付洗,成為天主的子女,然後安息主懷。

于先生過世後,從他的日記中讓我深深體會,其實天主早已進入到他的生命裡,只是他並沒有意識到而已。在一篇題為「深夜的祈禱」中,他這樣寫著:「有了禱告,就有力量;有了力量,就有信心,有了信心,就有交託;有了交託,就有盼望;有了盼望,就有了生的喜悅。

「我的信仰原是極單純的,沒有經過講壇的培靈,沒有經過學術的辯證,只是從痛苦的體驗中抓到一點肯定,也就是因為這點肯定,帶領我走過那一段漫長艱辛的歲月。

「神一直顧念我的,在那些個身心兼苦,獨坐無言的黑夜,我能清楚的感覺祂就在我身邊。正如颱風之夜,處狂風驟雨,屋內漆黑,當你察覺屋內尚有另一人,就是看不見他,聽不到他,只要能感到他的存在,心裡立刻就篤定安全。

「愈是軟弱痛苦時,也越是與神親近的時候。常埋怨、訴苦、甚至恨神牙癢癢,但我實在離不開祂。」

在一個夜闌人靜時,他向上主竊竊私語說:「我主,自從我把自己完全交托在你手中之後,我已經體驗到真正的寧靜和心靈的平安。這一份寧靜與心靈的平安,給予我面對任何殘酷事實的力量與能耐。我真的認為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因為自從我把自己交托於你之後,你已經把你的奇異恩典賜予了我。」

在一次的交談中,他曾對我說:「神父,我並不要求天主顯個奇蹟,讓我兩條腿立刻站起來走路。如果我真的突然起來行走的話,也許我會熱情地跪伏在天主台前向他說:我信。可是那樣,我的信仰恐怕就到此為止了。但是,我這次入院到現在,一直都能夠保持平靜的心境,為我來說:痛苦不管是肉體的或精神的,都是我們避之唯恐不及的。可是痛苦卻能成為幫助我們回歸生命最後源頭-天主的捷徑。耶穌曾說過:「那些沒有看見而信的人才是有福的。」

在於先生的身上,我們不是已找到了最有力且感人的詮譯與見證嗎?

By 李哲修神父

本文引自回歸聖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