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書年神父與金若望神父合影於尖石,金若望神父(Rev Rene Kisgen ST)為法國人,西元1919年4月12日生於盧森堡(Luxembourg),1947年在北京學習中文,民國42年抵台,先後在新竹縣芎林鄉、橫山鄉九讚頭等地傳教。民國45年開始,進入尖石鄉嘉樂、新樂、錦屏村、玉峰村山區部落傳教,卒於1998年1月19日。圖片中之摩托車特地從國外運抵台灣,專供神父們於尖石鄉傳道之用。早期交通不易,多靠步行方式,一步一腳印的傳遞

童年記憶中的耶穌會紀書年神父是個法國人,體型髙大、壯碩,神父永遠背著-個大包,一左一右,手持木杖,一個大包是他的百寶箱,放著一路福傳牧靈需要的禮儀書、聖歌薈萃,看到我們一群孩子,隨手從包包拿糖,分送給每一個孩子,再來是他珍貴的打招呼聲:ku!ku!。

他慈祥的臉,溫暖的眼神,簡樸的生活,刻苦耐勞的精神,深植我心,也正符合耶穌會士的使命與生活,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自幼生長在尖石那羅的部落,感謝天主在我呱呱墜地後就成為天主的孩子,也這樣開始了和耶穌會士的緣分。

那羅天主堂的自然環境非常優美,春天一到滿山綠油油的,夏天開滿野百合,到了秋天黃色的五楓葉讓大地換上新裝,冬天寒冷的天氣,有時會下雪,滿山白茫茫的,我就是生長在這麼美麗的地方,養成了我豁達開朗的自然、大方個性。

婚後陸續生下女兒們,因護士工作的關系,民國八十年搬到竹東,民國八十二年正懷著老么鄺薇,畢業後,我在紀神父旗下工作五年,當時整個尖石鄉是由紀神父開拓福傳牧靈工作,那羅只是他牧靈的其中一個據點。神父在那羅地區最好的工作夥伴是一位來自義大利的耶穌肋傷會趙秀容修女。

趙修女常告訴我:「那裡有耶穌會士,就有耶穌肋傷會的修女服務」。因此她對我的培育與訓練也來自耶穌會之精神,舉凡兒童道理班、聖體軍(聖體生活團)、每日奉獻頌、服務、行愛徳、祈禱等,信仰的種子在我心內萌芽。

孫神父不單單影響我,也影響了我的五個女兒,耳濡目染下,孩子們自然就有福傳的精神,我和孩子共同合作,婚後十八年將本信奉佛教的外子,在孫達神父的道理中皈依天主的懷裡,這是天父給我及孩子們最好的禮物,孫達神父的精神就是效法保祿的精神。這段一起福傳的日子裡,觀察到孫神父忙碌且充實的福傳生活,如:朝拜聖體、唸日課、備課、出外講道理、跟隨他騎著摩托車穿梭在都市叢林中、拜訪教友、探訪病人、關懷貧窮者、本堂成人靈修培育、青年培育、道理班、各善會之建立、陪伴,他影響我一生的就是「默默行著一切善工的神父,只要別人好就好」。

在十二月寒冬夜晚,孫達神父騎著一部摩托車來訪,邀請我加入傳教工作,當時外子未奉教,我便不敢輕易答應孫神父,然而我被神父數度造訪而感動地以兼職的身分答應他了,也這樣開始了竹東天主堂的牧靈工作。起初,孫達神父開始送我參加新竹教區使徒訓練班,三年完成學業後奠定福傳牧靈專業知識,孫達神父常鼓勵我參加許多研習課程,增進對聖經的認識。

第一次看到戴士傑神父是他從輔大神學院搬到竹東,自己卸下家當的樣子,我向他致意而當時的我還穿著護士服昵!戴神父擔任本堂的期間,從神父的身上我學習到「你們白白得來的,也要白白分施」(瑪十8)。在神父不斷地邀請下,我勇敢地面對這召叫而放下護士工作開始全職傳道。與神父合作的期間,相當自由地發揮天主賜與的塔冷通,在喜樂的氣氛裡,不僅讓我更熱愛及認識傳道工作的真、善、美,也讓我感受到耶穌會士工作的氛圍不是主僕上下的關系,而是夥伴相互支持的關系!

髙立良神父承襲「一切為人,成為一切」。髙神父,他有一顆柔軟的心及溫暖的眼神,一直用最支持的心鼓勵著我和教友們;他有顆最憐憫的心、陪伴關懷大家。在髙立良神父的領導下,我們竹東無玷聖母堂,如今每主日彌撒教友多達三百五十人,各善會十餘個,福音分享小組建立十八組,他常拜訪教友出外朝聖以及做志工服務!

他更是青年的陪伴者,常給予我正向的輔導,就算是帶著疲乏的身體,還是以教友、青年、小朋友的需要為先,這就是一切為人。成為大家的支柱,總在一旁做最好的軍師和良伴,成為教友們心中不可或缺的依靠。

耶穌會重視本堂牧靈工作,積極的在堂區推動「日常生活神操、青年以及聖體生活團培育、社會關懷等工作」,為堅固教友的信仰及強化牧靈工作,讓天主成為生活的主!我要感謝天主給我機會加入耶穌會福傳的工作,為拓展天主的國而努力。也感謝耶穌會給我機會不斷地進修成長,讓我足以擔任福傳者!

文/ 竹東天主堂傳教員林寶貴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