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電影裡的「蜘蛛人」—擁有超能力、神速地在高樓間穿梭,倒像個剛在沙漠中禁食四十天、不苟言笑的修道人;看起來也有點像耶穌的模樣。這位好萊塢巨星,似乎已從蜘蛛人搖身一變,成為剛逃離十七世紀日本禁教迫害的葡萄牙神父。

第一次遇到安德魯·加菲爾(曾出演《蜘蛛人:驚奇再起》等片),是在台北外雙溪中影製片廠,我有幸以耶穌會士的身份協助拍攝,我的責任(同時也是福利)就是指導演員如何以拉丁語進行天主教彌撒、如何聽告解、還有教會的禮儀程序等等。

其實這工作並不難,為了飾演洛特里哥神父這角色,安德魯早已經徹底研究了十七世紀天主教的彌撒禮儀,熟練程序和動作,他所知的可能超過我這近五十年資歷的神父。拍攝前,他和另一位演員亞當崔佛(曾出演《STAR WARS:原力覺醒》《醉鄉民謠》等片)跟隨知名的耶穌會士兼靈修導師–馬丁神父學習、做神操(耶穌會的靈修方式,由會祖聖依納爵所創),以協助他們了解神職人員的使命、準備好扮演耶穌會傳教士。

馬丁神父對安德魯在靈修投入的熱情印象深刻。我們第一次聊天時,安德魯告訴我,那次神操經驗不僅幫助他入戲,也是他個人靈修的重要里程碑;在過程中想像耶穌生活言行、與耶穌建立個人關係等經驗,深深觸動了他。他還說,身處充滿競爭、講究個人主義與功利、爭取媒體關注的影視界,「靈修」著實是巨大的挑戰。

有幾次我觀察他排練主持彌撒的過程,舉手投足、經文朗誦,甚至他的拉丁語發音,都毫無瑕疵。難怪馬丁神父會說,安德魯可以成為一個好的耶穌會神父!而安德魯和導演史柯西斯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很在意細節。

講到細節,拍攝前我發現安德魯閱讀的拉丁文彌撒經本有些奇怪,彌撒經本裡神父念的經文部份應該是用黑色墨水打印,而附註的手勢說明則是用紅墨水。可是這由道具組精心製作的拉丁文彌撒經本卻恰恰相反。這看起來事小,甚至不會在大螢幕上被注意到,卻引起片場一陣騷動,只見美工藝術家和道具組馬上集合起來,在拍攝前快馬加鞭做好一個全新而正確的彌撒經本。

史柯西斯之在意細節和要求精確早已是電影界的傳奇,所以每當發現或只是懷疑有可能有錯誤時,總會引起片場一陣人仰馬翻。導演每天都親臨現場,仔細檢查每一個細節、注意每一個聲響(他堅持在排練和拍攝期間要絕對安靜),如果不盡滿意,他會要求重拍一直到滿意為止。即便有些戲重拍了十幾次,他也不會對演員面露慍色,而是不斷鼓勵說:「越來越好了,再來一次!」

記得有場戲是洛特里哥神父主持嬰兒洗禮,飾演卡爾倍神父的亞當崔佛在一旁,導演直覺戲裡還缺些什麼,便嘀咕著:「卡爾倍神父在這個場合應該要做一些事,不是只在旁邊觀禮」。我是當天的值班顧問,每個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我想了想,靈機一動,建議導演:「亞當可以拿條毛巾,準備擦拭嬰兒的前額」。

作者/丁松筠神父

原文刊登於天主教周報4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