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4194225-812e81290713838876ea3a3e7652060a-tablet四、吉次郎

相對於眾多殉教者,吉次郎在《沈默》故事裡是個懦弱、卑微猥瑣的背叛者,但又不斷尋求告解、請求原諒,尤其耐人尋味的是,他還是洛特里哥與卡爾倍前往日本的「嚮導」。儘管兩位神父懷疑這位「嚮導」,但也想起耶穌曾將命運託付給更糟的人。

吉次郎是影子般的人物,呈現人性的陰影暗面,又如影隨形地跟著洛特里哥。電影裡吉次郎數度向洛特里哥告解的內容,都是最平凡的人性反應:因看見希望釋懷、為自私脆弱懺悔、替生錯時代憤怒,洛特里哥視他如猶大,但他卻將洛特里哥導向另一個境界。

史柯西斯認為,故事中最迷人且有魅力的人物就是吉次郎,拍片時有時會想,「也許他也是耶穌」,並引瑪竇(馬太)福音裡耶穌所說:「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將最軟弱的吉次郎與耶穌連結。

五、井上筑後守

「筑後」位於今日本福岡縣南部,「筑後守」則是當地的地方官。《沈默》裡的「大反派」井上筑後守與費雷拉、洛特里哥同樣有所本,井上曾是日本戰國時期名將蒲生氏鄉屬下,蒲生是天主教徒,井上為出人頭地受洗。書中井上說,「現在我下令禁天主教,但跟社會一般想法不同,我從未認為天主教是邪教。」

電影未強調井上「棄教者」背景,但重現小說裡井上與洛特里哥的對話。井上以「藩主與四個側室」、「醜女情深」等男女關係比喻日本與西方基督宗教國家的關係,點明西班牙、葡萄牙、英國與荷蘭爭取與日本貿易競爭激烈,又因文化與利益導致衝突。荷蘭因強調信仰新教,只貿易不傳教,且配合幕府要求,成為鎖國時期唯一與日本往來的西方國家。這也是電影尾聲,會以荷蘭商館館員的記述重現洛特里哥與費雷拉後續的原因。

20170223172112-8075c4fd6b397f8fcc2c4f7d4d2bbc91-tablet曾是天主教徒的井上,深諳洛特里哥囿於教會傳統,寧可犧牲、不願棄教的心理,是以反藉迫害教徒逼他就範,也讓洛特里哥發現「有比教會裁判更重要的事」。

飾演井上的演員一成尾形知道井上的歷史、也讀過遠藤周作以井上和費雷拉為主角的劇本《黃金之國》,以笑臉詮釋殘酷,多了荒謬與陰沉。

六、費雷拉

費雷拉神父(Cristovao Ferreira)確有其人,1609年29歲時到日本傳教,1633年在長崎被捕,受穴吊後5個時辰棄教。《沈默》裡的費雷拉神父是洛特里哥的老師,也依據史實在棄教後改名澤野忠庵,寫批評天主教的《顯偽錄》,譯介西洋天文、醫學書籍。

小說中洛特里哥不屑費雷拉,覺得彼此像「醜陋的雙胞胎」、相互輕視又無法分開。電影裡洛特里哥乍見費雷拉卻淚眼以對,悲憤交集。真實歷史上,儘管費雷拉曾棄教,但死前卻重拾天主教信仰,並因此遭刑求,最終成為殉道者。

無論真實或虛構的人物,遠藤周作從自己出發將這些角色互為對照,豐富層次,他後來在《沈默之聲》中寫到:「費雷拉是我,吉次郎是我,洛特里哥是我,就連井上筑後守也是我。」

 

作者/項貽斐

本文轉載自鏡傳媒,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