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_6sheet-485x752《沈默》裡一段17世紀日本的天主教禁教歷史,創作者援引史實,重新改造,提出信仰中質疑與持守之間的掙扎,經久不變。《沈默》傳教士的故事,半世紀以來無論東西都引發迴響,不再沈默。從遠藤周作的小說到馬丁史柯西的電影,如東西對望,相互激盪,靜水流深之下,且從十面解讀。

一、文學家遠藤周作與小說《沈默》

德川幕府禁教時代,日本官方想出以踩踏神像辨別是否為基督徒的「踏繪」儀式。身為天主教徒的遠藤周作早年曾在長崎見過留有黑色趾痕的聖像,久久縈繞心中。1960年、37歲的他因結核病復發,住院一年多,肺部動過3次手術,病中留有踏痕的聖像逐漸成形。出院後,遠藤開始研究相關歷史,並於1965年元月著手寫小說《沈默》,隔年3月出版。

 

《沈默》描述1640年兩位葡萄牙教士由澳門前往日本尋找因禁教而失聯的恩師,書名「沈默」有兩大意涵,一是探索「神的沈默」、一是反抗「歷史的沈默」。前者以教徒遭遇的慘酷情境層層進逼,渴求神的回應。後者更從邊緣角度提供新觀點,為遭天主教主流歷史忽略消音的棄教者發聲,以寬容與愛,理解他們的痛苦掙扎。

二、導演馬丁史柯西斯與電影《沈默》

1988年史柯西斯電影《基督的最後誘惑》引發基督徒反彈,但紐約聖公會主教保羅摩爾認為,影片在基督論上是對的,並對史柯西斯說起遠藤周作小說《沈默》裡關於信仰的對立、選擇以及棄教等概念。幾天後,史柯西斯收到主教送來這本小說,多年來他反覆閱讀,認為書中對「從確信到懷疑到疏離到融合」的過程有清楚細膩且優美的闡述。

史柯西斯曾進入備修院,但第一年就放棄,15歲的他知道,聖召是非常特別的,無法想要就有。他認為,一個好神父除了天賦、能力,得永遠把堂區教友放在第一位。年輕時的他曾想拍一部「神父如何超越自我與驕傲」的電影,這個疑問史柯西斯到拍《沈默》時才了解,離他想當神父那年,已過將近一甲子,他也拍了一部那樣的電影,而片中的神父洛特里哥正深陷此難題。

三、洛特里哥

《沈默》雖是小說,卻有歷史根據,書中主角洛特里哥為來自葡萄牙的耶穌會神父,角色原型則是本名鳩傑貝凱拉(Giuseppe Chiara)、來自西西里王國的教士。鳩傑貝凱拉為尋找費雷拉神父,於1643年6月於筑前大島登陸、偷偷傳教,隨即被捕,被長崎奉行所送入江戶小石川監獄,受井上筑後守審問與「穴吊」之刑。

遠藤周作曾形容天主教之於日本人就像「不合身的洋服」,並思考如何將這洋服改為合身的和服,使基督宗教於日本在地化。小說中的洛特里哥充滿理想熱情,但夾在天主教信仰與日本政治社會之間,面臨劇烈衝突。電影裡史柯西斯也依遠藤周作設定,將洛特里哥置於兩難的困境,原本他渴望效法歷代聖人殉道,捍衛信仰。但通過正面接觸與受難,終於放下身段,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和受苦的日本天主教徒同在。

 

作者/項貽斐

本文轉載自鏡傳媒,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