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三月 2017

這一切都是三生有幸

俗話說“相由心生”,我們的世界是我們看到的世界,而這裡有兩個人(吃貨們)的世界很簡單→很滿足→很喜樂→很感恩。 在趙莊備修院(學生清一色男生,老師團目前有兩位元女老師)服務的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於建利、張再恩,一位任教高一、高二英語,一個任教初三、高一、二物理化,終極吃貨(依據來自聚會那天,五分之三的分享時間,他們全用在了分享服務地與吃沾邊兒的任何事件)。

遇見越南最美教堂

天主教是越南兩大宗教之一,越南目前擁有600萬天主教徒,因此在每個城市都能見到教堂的蹤影。在越南,許多教堂是過去法國殖民時期建造至今的,因此都有百年歷史了,參觀這些百年教堂會讓人感覺到平靜而偉大,而許多越南教堂的建築設計融合了東西方元素,也讓遊人感覺自己彷彿來到了博物館,見證了越南的歷史與文化。 有百年歷史的河內大教堂是河內最著名的教堂,其建築風格帶有濃濃的法國色彩。在教堂的內部,牆上描繪著各個天主教故事的彩繪玻璃坐在教堂裡,感覺莊嚴而平靜。每逢天主教慶典,信徒們會蜂擁至此,共同祈禱。 距離河內……

每日聖言┃若 7:1-2, 10, 25-30

若 7:1-2, 10, 25-30 這些事以後,耶穌周遊於加里肋亞,而不願周遊於猶太,因為猶太人要圖謀殺害他。 那時,猶太人的慶節,帳棚節近了, 但他的弟兄們上去過節以後,他也去了,但不是明顯的,而是暗中去的。 於是,有幾個耶路撒冷人說:「這不是人們所要圖謀殺害的人嗎? 看,他放膽地講論,而沒有人對他說什麼,難道首長們也確認這人就是默西亞嗎? 可是我們知道這人是那裡的;然而,當默西亞來時,卻沒有人知道他是那裏的。」 於是耶穌在聖殿施教時,大聲喊說:「你們認識我,也知道我是那裏的;但我不是由我自……

精神使人活,字句使人死

最近在信德報上看到名為《司祭和祭司大不相同》的文章(10.20第38期),不由得讓我想起在教會內廣為流傳的一些同類文章,《神父不是“神甫”》、《到底是“阿門”還是“阿們”》等等。其中一些由天主教人士甚至神職人員撰寫,還有一些明顯來源於新教,但是也在天主教會的網站和各類公眾號裡廣泛流傳。這些文章初看是在正本清源,細看總會發現些問題,一些問題在文章觀點本身,一些問題在於文章的偏激態度。然而態度的偏激往往來自於觀點的絕對,如下試舉幾例。

每日聖言┃若 5:31-47

若 5:31-47 「如果我為我自己作證,我的證據不足憑信; 但另有一位為我作證,我知道他為我作的證足以憑信。 你們曾派人到若翰那裏去,他就為真理作過證。 其實我並不需要人的證據,我提及這事,只是為叫你們得救。 若翰好比是一盞點著而發亮的燈,你們只一時高興享受了他的光明。 但我有比若翰更大的證據,即父所託付我要我完成的工程,就是我所行的這些工程,為我作證:證明是父派遣了我。 派遣我來的父,親自為我作證;你們從未聽見過他的聲音,也從未看見過他的儀容, 並且你們也沒有把他的話存留在心中,因為你們不相……

偉人的召叫(30)──他們要看見天主

剛過去的一年間,這故事在網絡引起很大迴響。 一位小女孩剛買了iPad。爸爸看見後,問她說:「買了以後,妳做了什麼?」 她回答說:「我為屏幕貼上保護膜,和為iPad買了保護套。」 「有人強迫你這樣做嗎?」 「沒有。」 「妳不覺得這樣做是對生產商一種侮辱嗎?」

在死亡苦痛中找復活希望──狄若石

我出生在一個虔誠天主教家庭,有一位叔叔是神父,也有好幾個表兄弟當了神父或修士,母親家族裡也有聖召的傳統,所以在我被召叫的過程中,天主很清楚的表達祂的使命;跟隨著家族傳統,我去教區小修院準備成為一名神父,但天主有祂特別的計畫。那個時代,要成為神父的必要條件是必須學會希臘文和拉丁文,我讀了兩年,還是無法學好這兩種語言,所以帶著悲傷沮喪的心回家;看似我的理想受挫了,但天主仍持續在我身上作工。

每日聖言┃若 5:17-30

若 5:17-30 耶穌遂向他們說:「我父到現在一直工作,我也應該工作。」 為此猶太人越發想要殺害他,因為他不但犯了安息日,而且又稱天主是自己的父,使自己與天主平等。 耶穌於是回答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 子不能由自己作什麼,他看見父作什麼,才能作什麼;凡父所作的,子也照樣作, 因為父愛子,凡自己所作的都指示給他;並且還要把這些更大的工程指示給他,為叫你們驚奇。 就如父喚起死者,使他們復生,照樣子也使他所願意的人復生。 父不審判任何人,但他把審判的全權交給了子, 為叫眾人尊敬子如同尊敬父;……

訪聖地覓主蹤 Ⅹ

復活了的耶穌被提升天 瑪爾谷福音記載了一週的第一天,大清早,瑪利亞瑪達肋納、雅各伯的母親瑪利亞和撒羅默來到墳墓那裡,天使告訴她們耶穌已復活了,她們趕快跑去報告耶穌的門徒。「他受難以後,用了許多憑據,向他們顯明自己還活著,四十天之久發現給他們,講論天主國的事」(宗1:3)。 其中一次,在他們中有兩個人往厄瑪烏去,他們在路上正談論所發生的一切事時,耶穌親自走近他們,與他們同行,並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解釋了。

他自遠方來:南台灣的肯德基爺爺

很多人都跟我說過,我長得很像肯德基爺爺。 基於這位老爺爺的高度人氣,我也覺得與有榮焉;不過每次被這樣叫的時候,我都會忍不住想起之前在南台灣的日子,以及下面這段小插曲: 「神父,您是哪裡人?」在我還沒回答之前,站在我前面的年輕人為了這個唐突的問題向我道歉;他是發問者的舅舅。說真的,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令人尷尬之處,至少對方沒有馬上把我當成美國人,我的國族自尊因而得救!

每日聖言┃若 5:1-16

若 5:1-16 這些事後, 正是猶太人的慶節,耶穌便上了耶路撒冷。 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水池,希伯來語叫作貝特匝達,周圍有五個走廊。 在這些走廊內,躺著許多患病的,瞎眼的,瘸腿的,痳痺的,都在等候水動, 因為有天使按時下到水池中,攪動池水;水動後,第一個下去的,無論他患什麼病,必會痊癒。 在那裏有一個人,患病已三十八年。 耶穌看見這人躺在那裏,知道他已病了多時, 就向他說:「你願意痊癒嗎?」 那人回答說:「主,我沒有人在水動的時候,把我放到水池中;我正到的時候,別人在我以前已經下去了。」 ……

速食哲學┃你覺得我有腦袋嗎

你覺得我有腦袋嗎? 這是很奇怪的問題吧。今天,我將會問幾條很奇怪的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圍繞著一條大問題:我們其實是如何認識我們所知道的東西? 這條問題為何如此重要?因為我們天生是擁有求知慾的動物。我們接收資訊時,我們自然想尋找這資訊的來源,知悉後才選擇接納它。今天,我們會探討認識事物的三種方式,我們會問三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