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poster我總在想,在生命與信仰之間如何抉擇?這是一個問題,值得我們去思考。看著《沉默》(Silence)裡邊,一幕幕的場景,對我而言是那樣的熟悉而又陌生?我可以體會那些人的感受與艱難!從我出生起,我就被我父親的人生哲理所包圍著──堅持真理。我不知道我父親有多少的學問與認知,我也不知道我父親的脾氣與性格是多麽的執著與堅強。似乎這些東西跟學問好像沒有太多的關係。

從我記事起,我就在父輩的影響下,目睹和見證著電影裡的一幕幕場景。聽著父輩們的故事,看著那些神父們如何躲避相關部門的搜查,更重要的是那些堅強不屈的信徒們的信德。

的確,真的是那種鮮活的信德,那種對信仰的赤誠之心以及對神父的渴慕愛戴之心。真的是這種信德,堅持著每個人對生活的嚮往以及對神的朝拜。我知道的很多人都是沒有什麽文化,也許他們對信仰的認識也不夠那麽深徹,只是他們知道祖輩傳下來的「寶貝」──信仰,不能在我們這裡就斷啦!也正感謝儒家文化的影響,讓很多的中國人在客觀上有了對堅持信仰的力量支持。

可是光有客觀理論指導是不夠的,為了能在各種反對勢力的壓迫下生存和保存信仰,沒有真實的信心是不夠的。那種對神的信賴,對教會的信心,每一份信心都維持著人們對信仰自由的嚮往。從教會的角度出發,聖神的工作在每一個人身上都彰顯了祂的大能。

就想聖保祿所說的,只有聖神 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我們才會喊說:「阿爸!父啊!」電影中,那些被火燒死,被水淹死,被砍頭的致命聖人,因著聖神的力量和對天國的嚮往,他們在歌聲中和對耶穌的呼求聲中進入永生的福地。他們是可欽可佩之人,對聖物的一點點侮辱與褻瀆都做不到,用鮮紅的血洗淨了他們的罪惡和見證了天主的至高無上。

CEKicwcUkAAnlR-.png large我記得我父親總是告訴我們,在我們的家族中有一位致命聖人,年僅十五歲。一個在教會裡學了很多道理,想獻身服務與教會的人,最後為主殉道。
看到那幕被人一刀砍去頭的時候,我清楚的知道我們家族中的殉道者,他的殉道也是為了見證基督的大愛。正如基督被我們高高舉起的那刻,他們也被人高高舉起,因著耶穌基督之名。耶穌說:「誰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不配做我的門徒。」

我依然記著那兩位最後的司鐸被派往日本,看到那些信徒見到司鐸的驚喜與渴望,以及保護司鐸和領受教會的聖事,讓我回想起一幕幕在我童年時刻發生的場景。

每一次有神父來給我們送彌撒,我的父母都會高興的接待並安排住行,有一次遇到相關部門的檢查,親眼看著神父被父母偷偷轉移,那一幕我至今無法忘懷。我父親總是渴望有一位神父能經常來給我們送彌撒,可是對他而言一年能有一次機會就已經很高興啦!

那種見到神父的激動不亞於電影裡面信徒們對司鐸的渴望之情。我知道在我的年代,基督宗教信仰相對已經自由很多啦,但是我依然能感受到教難的張力。我還記得在我準備修道之前,我跟著一位神父去傳教送彌撒。

撰文:尋沐執恩,一位大陸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