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a

這一切都是從在聖約翰座堂的紐約聖公會主教保羅摩爾開始的,他給我讀80年代的小說。我們為他放映了『最後的誘惑』,不知道他有什麼反應,針對那部電影他和我有一個很好的對話。就在他要離開時,他告訴我,他要給我一本書,後來發現就是『沉默』。

詹姆斯·馬丁(James Martin)神父,他帶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Garfield)做了神操,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二十二、在這部電影的準備期間,有沒有什麼情況或事件,值得你特別去反省的?

那麼,正如我所說,我和這部影片已經相處這麼久,它被拖延改期了這麼多次。這就是該反省的地方。

二十三、在你考查的過程及後來製作這部電影時,有哪些有信仰的人在你身旁支持你們?

這一切都是從在聖約翰座堂的紐約聖公會主教保羅摩爾開始的,他給我讀80年代的小說。我們為他放映了『最後的誘惑』,不知道他有什麼反應,針對那部電影他和我有一個很好的對話。就在他要離開時,他告訴我,他要給我一本書,後來發現就是『沉默』。

詹姆斯·馬丁(James Martin)神父,他帶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Garfield)做了神操,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影片製作的期間,在台北我們得到一些神職人員的支持和鼓勵。他們當中有多位擔任電影的技術顧問,確保安德和亞當在關於教會的聖事禮儀的演出的真實性。他們包括了在光啟社服務的耶穌會士丁松筠神父,透過輔仁大學介紹的耶穌會士聶世平神父,還有當時教廷駐台北使館的代辦陸思道總主教及桑愛文神父。

我們有幾個歷史顧問,包括兩位耶穌會士,他們對於這部電影的考查非常有幫助,David Collins,S.J喬治城大學的歷史學家,以及上智大學的
川村信三Kawamura Shinzo, S.J 。

Van C. Gesse他是Brigham Young大學的日語教授,他將大部分遠藤周作的作品翻譯成英文,他一直是這部電影最大的支持者,以及和安藤的一個直接連結。我們在2011年首次諮詢他。

2009年,當我拜訪長崎二十六位殉道聖人博物館時,我遇到了Renzo De Luca,S.J. 他非常幫忙,提供了出現在電影中的『雪地聖母』的捲軸。更早期,我的考查人員拜訪過Antoni Ucerler,S.J.

我們兩個主要的歷史顧問都是成長在天主教家庭,並自2011年以來一直參與這部電影。Jurgis Elisonas,他是日本近代初期的權威,他大量地書寫歷史人物費雷拉和利亞姆Ferreira and Liam Brockey,一個歷史學家,寫了主題關於十七世紀傳教士和他們在亞洲的存在,他目前是美國天主教歷史協會主席。

====================

隨著這張有名字、朋友、地名的名單,我的採訪結束了。在搭機飛往首爾之前,11月28日我再次拜訪馬丁·史柯西斯和他的妻子海倫。他問我說:«明天電影放映、我會和耶穌會士碰面、我可以說些什麼?»我建議他談談他在這部電影的經歷,還有感受,從深井取水。我自己被那個相同的井所吸引, 聆聽著他的話語,在這段對話中。

作者/Antonio Spadaro S.J.
中譯/蘇香如、校對/張明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