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00450-h_2016_0除了日本,我的製作設計Dante Ferretti,他勘查了紐西蘭、溫哥華、北加州,最後才是台灣。哪裡有絶佳的風景和幾乎沒被破壞的海岸線,在視覺上相似小說中描述的地方。很快地,我們明白了這是我們可以拍片的地方。

十九、你在哪裡拍攝「沈默」這部影片?我聽說是在台灣。什麼樣的機緣讓你選擇這個地方?

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來製作「沈默」這部影片,其中有很多的原因,而且在我們選定台灣之前,我們在世界各地找了不少的地方。一開始我們是在遠藤周作小說故事發生的地點日本—長崎、外海町、雲仙溫泉,但我們沒有在哪裡完成拍攝,因為會非常昂貴。

除了日本,我的製作設計Dante Ferretti,他勘查了紐西蘭、溫哥華、北加州,最後才是台灣。哪裡有絶佳的風景和幾乎沒被破壞的海岸線,在視覺上相似小說中描述的地方。很快地,我們明白了這是我們可以拍片的地方。

二十、這部電影是否有受到其他電影的啟發,至少在某些部分? 如果有的話,是哪些部分?

真的,只有我自己。 我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

簡單地說,我曾受到許多電影的啟發。許多亞洲電影。許多歐洲電影。許多美國電影。我生活在其中。他們跟我在一起。這不太重要,只不過是這部電影或那部電影的問題。其中一些我看了很多次 – 例如,搜索者,或迷魂記,或八又二分之一。羅塞里尼 Rossellini的電影 – 不設防城市,戰火Paisan和到意大利之旅。 另外,復活(Ordet),我只看過一次。 我無法再看。 它是如此純淨,那麼美麗,如此令人震驚。在各種情況下,充滿心靈上的轉折。這些影片沒有一部只是單純的娛樂。

二十一、有沒有一部你拍攝的電影,你會把它和“沉默”放在一起做個比較,可能因為在意義上它是相似的,或者對立的?

我想我可以說,蠻牛是相似的。同樣的還有殘酷大街。也許神鬼無間和沉默是對立的。我被比爾·莫納漢的劇本所吸引,因為它是從波士頓愛爾蘭天主教徒的角度去寫的,與我成長的經驗不同。在神鬼無間的結尾,那裡的道德蕩然無存。不能更差,只能向上。犧牲的角色,特別是比利那個角色,是由里奧納多Leonardo Di Caprio所扮演。羅傑·艾伯特說,這就好像你能聽到比利在告解時說:「我知道這是壞的,神父,但我就是沒有辦法。我被卡住了。我知道這是錯誤的,但我又能怎樣?」對我來說,911有很多可以做的,在新的光明中檢視我們的文化和我們的生活。在我看來,從那時起,我們不得不在道德上重新開始。但我們沒有。

在蠻牛中,他無時無刻四處奮鬥。無論他在哪裡:環,健身房,街道,臥室,客廳…他到處懲罰他自己,他也成天同樣對待他碰到的每個人。就像吉次郎。不同的是,吉次郎他做的事是被迫的,而傑克不是。

作者/Antonio Spadaro S.J.
中譯/蘇香如、校對/張明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