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ce-garfield-scorsese回到70年代初期,我們正處於越戰的年代,老好萊塢時代有禮美好的尾聲。有「我倆沒有明天」,然後,真的,有「日落黃沙」,一切都開放了。那些電影對我們說話,方式不一定愉快。對我來說,暴力是人性的一部分。我電影中的幽默來自於人和他們的爭論,或者他們的缺乏暴力和生活的褻瀆。

十六、慈悲是本能還是愛?

我認為關鍵是在棄絕自我。在「殘酷大街」中查理落入的陷井,是思考的陷井,認為他對強尼男孩的關心可以作為他的補贖,為了他自己的救贖、為他自己的心靈用途。再次,又回到那個問題,我所認識的好神父總是把他們的自我擱在一邊。一旦你這樣做,唯一的需求,就是別人的需求,而選擇補贖、或慈悲心是什麼,不是什麼的問題,就被丟在一旁。那些變得亳無意義。

十七、在「沉默」的故事中,有很多生理和心理上的暴力。暴力是代表什麼呢?在你的電影中有很多。對於這部電影中的暴力,具體之處是什麼?

那要回到你先前的問題,我對靈性方面很著迷。我對我們人是什麼,這個問題很著迷。而這意味著密切關看我們大家,善與惡。我們能夠培養善,使暴力在人類進化,未來某個點有可能會停止存在嗎?但現在,暴力就在眼前。是我們所做的某件事。展現這一點很重要。好讓人不要犯這種錯誤,認為暴力是別人做的,是「有暴力的人」做的。「我當然是永遠不會那樣做」。實際上,你可能會。我們沒辦法否認。所以有些人對自己的暴力感到震驚、顫抖。在絕望的環境下,這是一種真實的表達,而這並不是好玩的。有人說,幫派分子很好玩。人是很好玩,但暴力不好玩。很多人就是不明白暴力,因為他們是來自於離暴力很遙遠的文化、或其實是次文化。但是在我成長的地方,暴力是生活的一部分,在那裡暴力離我非常近。

Silence-01083R-feature-1600x900-c-default回到70年代初期,我們正處於越戰的年代,老好萊塢時代有禮美好的尾聲。有「我倆沒有明天」,然後,真的,有「日落黃沙」,一切都開放了。那些電影對我們說話,方式不一定愉快。對我來說,暴力是人性的一部分。我電影中的幽默來自於人和他們的爭論,或者他們的缺乏暴力和生活的褻瀆。如果你想客氣地表達,也可以說是質樸。褻瀆和淫穢存在,這表示它們是人性的一部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本質上是淫穢和褻瀆的 – 這意味著這是作為人的一種可能方式。不是一個好的可能性,但它是一種可能性。

十八、對你來說,電影就像一幅畫。攝影、影像,在這部電影中有相當的價值。攝影怎樣讓我們可以看到靈性?

你透過影像創造一種氛圍。你把自己放在一個可以感受到差異的環境中。你可以從電影中推斷出影像、想法和情感。有些無形的東西,語言根本無法表達。所以在電影中,如果你將一個影像與另一個影像剪接在一起的話,就會在心裏得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第三種影像,是一種觸動、一種印象和想法。所以我認為你創造的場景是一回事,那是攝影的事。但電影是在它加入影像後,捉住你並對你說話。這是剪輯,這就是電影製作的工作。

作者/Antonio Spadaro S.J.
中譯/蘇香如、校對/張明華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