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紐約,和勞勃·狄尼洛拍了「喜劇之王」這部片子。然後,我試著拍「基督的最後誘惑」,卻土崩瓦解。這個行業已經變了,似乎不可能拍這些片子,做這些關於聖人生平的考查。但對那努力效法基督生活的角色,我從來沒有失去興趣,我知道,有一天我會重回這個主題。

九、在拍完蠻牛之後,你想過要去羅馬旅行及拍攝聖人的生平紀錄片。是這樣嗎?怎麼會有這個想法?

是的,這是真的。在1980或1981年,我剛完成蠻牛這部影片,真的認為這會是我的最後一部電影。當時,由於貝托里奇和塔維亞里兄弟等人為意大利廣播電視公司製作的影片,特別是羅伯特•羅塞利尼的歷史影片,我認為電視會是電影院的未來。

或者,我應該說:電視參雜混合著電影院。有娛樂性、但在娛樂元素中加入更多深度。但電影在某方面也可以教導。同樣,這是來自羅塞利尼的啟發。他真的稱那些影片為「教育性的電影」,所以我想RAI會成為一個場所,我可以在那裡探討一直困擾我的問題:聖人是什麼?

我的想法是製作一系列關於不同聖人的電影,其中有些甚至可能不存在,他們可能是民間傳說的人物。但這些人物是從哪裡來的?這讓我們回到猶太基督徒之前的時代。為什麼需要這種代禱?為什麼有旅行者的主保聖克里斯多福,結果發現他根本不存在?旅行時,人處於危險中,所以需要某個東西物或某個人來保護我們。那麼,真的聖人是怎麼樣的呢?一般情況或在靈性層面上、他們和大家有什麼關係?他們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的?包括什麼?

這要回溯到普林西比神父給我們的一本書,關於一位現代的聖方濟,叫布魯先生( Mr. Blue)的故事。由康諾利( Myles Connolly)所寫,並製作成電影和電視。他想要表達,在現代世界中,你可以好好的生活,不是指物質方面,而是符合道德、舉止合宜的生活。就像桃樂絲•戴,以及她在天主教工人運動所做的。普林西比神父曾邀請她參加一個共融早餐會,與一小群長者說話。我僅僅在她離開時瞥見她。

silence-1-2所以事情在我製作完蠻牛時持續發展下去,而正如我所說的,當時我正打算離開預算龐大的電影製作工作室。那時有一部電影對我也有很大的影響,也是由羅塞利尼拍的,「1951年的歐洲」,我看到的是一個剪輯過的版本。羅塞利尼處理了在現代世界中成聖的這個問題。包含這些人物,如方濟、加大利納、小德蘭(阿藍·卡瓦利耶也製作過一部關於她的電影)。他們都不是我所謂活躍的聖人,比方他們跟畢奧神父這樣的人很不一樣。

真正的精神是:悲憫、愛,過著效法基督的生活。還有如何在現代世界中活出這樣的生活,這是羅塞利尼在這部影片中處理的問題。我當時不知道他是受到西蒙娜·威爾的啟發,順帶一提,她並沒有好好善待她自己。在「1951年的歐洲」的結尾,艾琳這個角色, 她可以和自己真正地和平相處,並發現自己很有用。所以這部影片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他「聖方濟各的小花」這部影片,是我看過關於成聖最美的電影。

當事情發生時,卻和預期不一樣。我回到紐約,和勞勃·狄尼洛拍了「喜劇之王」這部片子。然後,我試著拍「基督的最後誘惑」,卻土崩瓦解。這個行業已經變了,似乎不可能拍這些片子,做這些關於聖人生平的考查。但對那努力效法基督生活的角色,我從來沒有失去興趣,我知道,有一天我會重回這個主題。當我們幾年之後終於要拍「基督的最後誘惑」的時候,花了很多的能量及討論。當然,事情持續不斷發展下去,正如我所說,這些年來,我已經與「沈默」生活在一起。

 

作者/Antonio Spadaro S.J.
中譯/蘇香如、校對/張明華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