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s_liturgicalyear_stwangbing2聖王炳,亦稱王賓,洗名樂倫,嘉慶七年(一八0二)生於貴州貴陽,父名應福,母賴氏,生五女一男。同族王正進京應考,遇到神父,得聞聖道而受洗,回貴陽勸了不少人信主。王應福全家就在其中。王炳幼年時由康若望神父授堅振,小名長生,後來地方上稱他王大爺,因為他曾販賣皮蛋,又叫王皮蛋。

嘉慶十六年,白蓮教一再作亂,官差見他們有刀鎗不敢惹,反誣賴教友,濫行拘捕來邀功。王炳的父母就這樣被抓,充軍到伊犁並死在那裡。那時王炳尚小,由大姐撫養,讀過幾年書,後來大姐也因不肯背教而被充軍,最後,他投靠姑母李王氏種菜度日。二十幾歲娶妻李氏,生二男三女。李氏遵義人,十七歲領洗,生性兇悍,常和丈夫吵鬧。王炳一味忍耐,好言相勸。

王炳家有田幾畝,又賣皮蛋,生活算過得去。人長得高大,頭向前略傾,兩肩微聳,紫紅臉,目光炯炯,一張嘴難看,門牙露出,上唇翹起,下唇幾乎被門牙遮住,額角凸出,鼻子長大,兩耳微垂,頭髮漆黑,梳成前清時代的大辮子。

因為他特別熱心,貴陽的主任司鐸要他當教友領袖。他不時探望病患,尤其孤老院的病人,勸他們一心依靠天主,送終安葬。他又懷著滿腔熱忱,幫助別人,任何人求他都一口應承,不論貧富,一視同仁,因此大家送他一個綽號,叫他王善人。他的妻舅因信教發配到伊犁,王炳遂把他們的兒女領到自己家裡撫養。

王炳以熱心神業做修養根基,背記很多短誦,各種情況有不同的短誦。據說他常唸耶穌受難禱文,憑著嘉言懿行感動了很多人歸主。有人好幾次聽到他表示願為主殉道;不過,他決不自投羅網。

因為皮蛋生意沒有多大出息,王炳改做貨運,籌集紋銀二百兩作資本,買了幾匹馬,替客商駝運貨至雲南。一次,接運大宗貨物,被押運的馬伕連馬帶貨,一齊偷賣逃走,幾乎使他傾家蕩產。王炳順從主命,並不抱怨,但妻子卻耐不了清苦,整天吵鬧得雞犬不寧,勸她又不聽,只好躲開避難,不願與之爭吵。生意失敗後,在貴陽聖若瑟經堂附近種菜度日,整天辛勞,不夠餬口,於是再湊些本錢,開了一間肉舖。

咸豐三年,平越、甕安兩縣聖教大行,童保祿副主教派王炳去照顧,遇有須向主教或司鐸請示的事,也由他傳報。因此他先到圓坡寨、木老坡、銀綻街、後坎上、村寨等村,後又去東南一帶地方,訪問講道。咸豐六年奉李萬美神父命,到興義協助傳教。第二年,在大麻屋勸化了十多家。可是,這些新教友,大多虎頭蛇尾,因為怕事,都變成了受過洗的外教人。王炳只好離開大麻屋,轉往普安,那裡有一準教友名何老董,請王炳去開教,果然不久,何老董的岳丈妻舅和五大家鄰居都信了教。不滿一月,聽道的有一百多人。

據梅神父說,因為普安的希望大,又增添了一位宣道員。準教友中有一個人,在地方上有些勢力,由兩位宣道員陪同到省城看看教會的情形,以便回去教大家放心信教。不料他們回去時,人心已經大變,懷疑他們是秘密結社派來擾亂地方的,開會決議,不許這新教門宣傳。王炳雖知事情不妙,還不肯走,普安的團首們想用別的方法驅逐他。那時正是歲末年關,衙門放假,盜賊乘機活動。普安城裡謠傳:姓王的外地人很有錢,有人要在他身上打主意。留王炳住宿的主人,力勸他另找住處,他只好去毛口先耽擱一兩天,再去省城過年,可是半路聽到鎮寧一帶盜匪縱橫,行不得也,又折回毛口暫且住下。

他和毛口的教友原本就熟識,尤其和盧廷美很要好,他們大家都留他,不讓他走,快樂地過了年再去普安也不遲。王炳為了他們計畫建造經堂,還捐了一兩銀子,願意幫工打樁。豈知一過了年,為了造經堂的事,竟惹起極大的風波,在惡棍贓官彼此勾結下,盧、王與貞女林昭三人身首異處,為主犧牲了生命。

咸豐七年十二月十三日,王炳正和盧廷美等公念晚課,被官兵捉去。戴鹿芝問了廷美很多話,再審問王炳:「你是哪裡人?」「貴陽人。」「來此做什麼?」「來教書。」「多少學生?」「五個。」「此處有不少教書先生,為何從如此遠的地方來教書?」「受人邀請而來。」「為何不住客店,卻住盧家?」「他留我,因為我也信天主教。」「新年快到,為何不回家過年?」「路上不平靜。」「明天本府派兵送你回省;」「沾大老爺的恩。」遂即放盧、王二人回去,退堂。

回家後,二人徹夜祈禱。戴鹿芝本想讓他們逃走,後來被盧三等百般慫恿,又把他們抓來,官跟盧廷美辯論很久再轉問王炳:「你到此究竟幹什麼?」「我從普安回來,路過毛口被拏的。」「你由普安來,為何在盧家被拏呢?」「我和盧廷美有交情,他到貴陽我也留他住。」王炳答話時,眼望著地,聲音低沈,不像廷美望著官,大膽侃侃而談。時有俞、周、蕭三姓的族長搶先說:「大老爺,這王先生常來,在盧大先生家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天天和教友唱經。我們不懂念些甚麼,也許打算造反。」

戴知府說:「原來你吃教,來此傳教,引壞毛口的好百姓,要來闖禍……為什麼不回貴陽吃你的教?」「我是信教、奉教,不是吃教。」「甚麼信教奉教?」「我們守好天主十誡。」遂將十誡逐條說明。「為何男男女女聚在一齊,明明是想圖謀不軌吧!你是貴陽來的,那個不肯嫁人的女子,她是哪裡來的?如果不是謀反,或做不要臉的事,是幹什麼?你畢竟為何要離開貴陽來此?」「我奉的教,是祖宗傳給我的,教我們念經有何不對?有誰打擾信佛的,不讓他們照祖宗傳授的方式,勉強他們背棄呢?同樣,我也決不能背棄天主教。」「本府再問你,到底悔不悔?」「不悔。」「本府知道這村子的人都不喜歡你在此耽擱這麼久,本府一定要你悔教。你現在悔不悔?」「我不悔,我信的是天地的真主宰,叫我如何能背棄?我不悔!」知府勃然大怒,喊道:「你的死罪判定了,你還不懂嗎?」接著審林昭時又被觸怒,叫盧、王二人指陳林昭不對,他們反說林姑娘沒錯,廳官大怒,命推出三人斬首示眾。

盧、王被反綁,用繩拉著辮子帶往刑場,在一顆大樹下,王炳跪在盧廷美右邊,被砍了三刀頭落地。時咸豐丁巳十二月十四日(一八五八年一月二十八日),約上午九點鐘。斬後,衣服被衙門差役剝去,只剩單衫褲,頭懸在毛口往廊岱大路旁的土墎上,距毛口街約有一百步。盧高和族叔及盧廷陞等把王炳和林昭遺體抬到火神廟後義塚,築一座墳埋葬了。後有教友設法取走他們的首級,藏在小洞裡。

他們殉難時有兩道紅光,一首白光、三個大光球的奇事,聖盧廷美傳中亦有敘述。一九0九年五月二日,教宗碧岳十世將王炳、盧、林及易貞美,張文瀾修士等奉為真福。2二000年時,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將他與百餘位中華殉道真福宣為聖人。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輔仁大學神學院禮儀研究中心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