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white-xiaoman-catholics-martyred1自古艱難惟一死 殉道何獨聖教多 真理吸引萬物趨 勇士不懼赴閰羅

小滿成家得道地 廣西西林腳板坡 正月初十始領洗 二十五日渡天河

愛主熱切難形容 古今應唱讚美歌 三百大板死復甦 美人樁上痛多時

祇要肯說一悔字 放你回家見女兒 今生有幸信天主 千刀萬剮不遲疑

請你轉告我妻女 篤信真神萬勿離 臨死猶講生命理 欽崇天主許多辭

酷吏盛怒無處洩 口中塞滿枯樹枝 推出斬首南門外 背後插著亡命旗

馬鐸監門求赦罪 跪別岳母託孤遺 死後不准收屍體 禽獸吞食未留尸

如此悲慘人間少 聖人心中甘如飴 身家性命全不顧 信德堪為萬世師

不顧生命獲生命 血洗直向天堂馳

聖白小滿,亦謂白滿,洗名樂倫,貴州水城縣阿吉寨人,道光元年生(一八二一)。雙親早故,家境清寒,常為人傭工。咸豐元年,來到廣西林縣的堯山地方,仍舊以傭工度日。本性善良,待人忠直,所以堯山的人個個喜歡他,敬重他。過了不久,就有人為他作媒,娶趙姓女子為妻,那時他已三十一歲。妻子年幼體弱,寄居岳家,一年多後,生下一女,小滿視為掌上珠,十分珍愛。此地有不少長年吃齋的信徒,一年到頭,吃素唸佛,小滿聽別人勸,也斷了酒肉,戒絕葷腥,虔心禮佛。

咸豐四年正月,聖馬賴神父由貴州到廣西西林傳教,小滿就在這年望了教。那時在堯山一帶,首先信教的是聖盧廷美,後來,附近的村寨,如冠山巖、腳板坡、白家寨、新寨、大山等各處,進教信主的很多。咸豐五年二月初二,聖若瑟中國大主保節,馬賴神父初次付洗有八、九人,其中包括幾個嬰孩,小滿因為道理還不熟悉,所以未得受洗。次年正月初十,他才領洗禮和堅振,取名樂倫,領了聖事之後,愛主之熱切,非筆墨所能形容。過了不多幾天,便捨生為主作證。

正月十九日,兩位教友聞知風波將起,請馬賴神父快回貴州,他不肯走,卻同小滿和教友數人進了西林城,到教友羅貢生家中暫避。翌日西林袁典(縣吏)打聽到了白小滿的住所,帶著差役多人,把馬賴神父、白小滿和另外四個教友,捉進了衙門。被捕情形,傳說不大一樣,一說白小滿是自己投案,有很多女教友跟他一同去,一說小滿和馬賴神父同時被捕。

縣官張鳴鳳立即升堂審訊,問白小滿說:「白小滿,你為何同馬顏往來?」(馬賴神父並不叫馬顏,是劣紳馬貢生和歹徒白三所捏造。馬顏原係山東匪徒,係以此名糟踏馬鐸)。白小滿回答:「小的是一個苦工,是服侍馬賴先生的。」縣官道:「你是本縣的百姓,為何要服侍這個馬顏?」於是動大刑,杖打三百下。杖畢,縣官再問:「你還要侍候這個不敬祖宗的馬顏嗎?」答:「依然要侍候,萬不推辭。」縣官拍案大怒,命綁上「美人樁」(一種刑罰名),足有兩個多鐘頭。

縣官見他沒有半句叫苦的聲音,命差役將他放下,再問:「悔不悔呀?」此時白小滿已經昏厥,不醒人事。惡官連聲催問:「悔不悔嘛?」白小滿始終不答應,官轉對白萬林說:「恐怕他不懂官話,你去用土話問他。」此時白小滿才答道:「不能悔。」白萬林說:「心裡儘管信主,嘴裡不妨說個悔字,刑罰就可免了,妻子也可救了……」白小滿不等他說完,毅然決然地說:「我萬不能背棄天主,情願跟馬賴神父一齊殉難,你可對我的妻子說:『我死之後,要謹守天主的誡命,把聖教會的道理教給女兒。』」說至此,他想勉強掙扎起來,奮力向前,因為受刑過重,仍舊倒在地上,大聲說道:「謝大老爺的恩賜,小的奉了天主教,那怕千刀萬剮,不能奪走我的信德,請大老爺要殺就殺,即使把我的岳母妻女全家殺死,我也不悔。總之,萬萬不能背教。」縣官聽了勃然大怒,叫差役拿木塊塞住他的口,再把髮辮纏在嘴外,不讓他再說下去,喝令立即推出斬首。差役牽下大堂,到差房門首,馬賴神父見了,為他唸赦罪經;出了衙門,見岳母和教友數人,站在門外,遂向岳母叩頭訣別。白小滿被推擁到南門外壩上,斬首升天,年才三十五歲,時咸豐六年(一八五六)正月二十五日(西曆三月一日),午前十一點鐘,是廣西第一位為主殉難的教友,也是清咸豐朝川貴桂十位殉道烈士之一。死後遺體和首級在野外,無人收埋,為禽獸所食。

光緒二十六年四月二十九日(一九00年五月二十七日),教宗良十三世宣他為真福。2二000年三月十日蒙教宗若望保禒二世宣為聖人,並於十月一日在羅馬舉行冊封大典。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輔仁大學神學院禮儀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