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ile-bishop-division「他們不認識自己是誰。」──聖怡樂對亞略異端的評語

聖怡樂清楚自己熱愛天主,確信天主子繼承了天國的產業。

聖怡樂於第四世紀初期出生於高盧普瓦鐵(Poitiers, 今日的法國)一貴族家庭。在一個非基督化家庭中成長,聰明好學的怡樂對人生有著滿腹疑問:生命的意義為何?既然人終究一死,活著又為何呢?人生的幸福何處尋?神存在嗎?看著身旁的人,他們的生活方式就是為了滿足慾望。他同哲學家討論時,他們都同意人異於動物,應超越純粹的慾望,擁有美好德性的生活,然而怡樂在心裡認為,人活著,不僅只是為過著良善的生活而已。

若是生活沒有德性,人就會陷於罪惡和憂苦,然只有德性的生活並不能滿足怡樂的心靈,他要追求賦與德性的那一位。人們告訴他許多有關神的事情──有些直至今日我們猶能聽聞,諸如萬物皆有神;神造萬物但並不關照萬物,抑或神只是受造物的表相等等。怡樂內心十困惑,既然神造生萬物,就沒有任何事物大過於神,祂必定對萬有付出關愛,否則為何創造萬物呢?

怡樂試著求助希伯來人典籍和聖經。當他翻到出谷紀中,天主對梅瑟說的那一句話:「我是自有者」,一切都豁然開朗。他說:「我相當驚訝天主這麼表白自己!能把一個這麼難理解的概念,以這麼人性的方式表達。」繼而在聖詠與先知書中,怡樂發覺了更多天主的權能、關懷和美善。「我往哪裡,才能逃避?的面容?」(詠139)怡樂肯定了天主無處不在,祂是惟一的主。

怡樂認識了創造萬物的主,但他還是疑惑:自己是怎樣的一份禮物?難道天主造生萬物只是為了「使無中生有,再讓萬有歸於無寂」?怡樂翻開若望福音,由「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聖言在起初就與天主同在。」(若一1-2)這段話中,他認識了天主子,曉得耶穌為帶給相信的人永生而降生於世。怡樂的心靈平靜了。藉著認識主及耶穌基督,他也認識了自己,「此後不再視生命為阻礙和煩惱,而是重要的一份禮物,猶如病人忍受生活上的各種考驗,為獲得永生的福樂。」怡樂於是領洗成為基督徒。

怡樂曾結婚並育有一女,但在教友及神職人員的簇擁下被立為普瓦鐵主教。當其時亞略異端(Arians)十分盛行。他們不相信耶穌基督的神性,並且擁有諾大的權力,能夠左右康士坦丁大帝。這股勢力也造成許多基督徒遭受迫害。356年,由於怡樂主教不願參與亞略異端譴責亞大那削(Athanasius)的行動而慘遭放逐至東方。

初為主教之初,怡樂主教對亞略異端並不熟悉,他不願隨亞略異端譴責亞大那削只因不喜他們的作為。直至被放逐後,怡樂了解自己有責任起身與亞略異端抗辯。他開始研究亞略異端,探討東正教是如何回應亞略異端。他勤於寫作:「雖身處異域,依舊要談論天主聖言。聖言不應被束縛綑綁,祂應帶給我們自由。」他論及聖三的道理:「一人若要試著清楚講論天主,就是不清楚界線,超越自己的能力。天主集父、子、神三位於一體,凡此均難以言明,難以概括,難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