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_12a-photo-1-768x4322016年4月27日,經過一天海上與空中的航程,半夜到達特拉維夫機場,算起來該是澳門的翌日清晨五時半,大伙雖然興奮,空氣也沁涼暢快,然而疲憊的身軀不斷叫囂,勉力的等待溫暖的床舖。

還沒有望清以色列這個國家、也看不到特拉維夫這個城市,旅遊巴直驅耶路撒冷舊城區外圍的旅館,等了這麼多年終於到達這個地方,滿是好奇的望向窗外黑漆漆的背後風景,但不多久後眼皮沉重不聽使喚、耳朵也聽不到剛見面的宗神父的提示與指引,總指揮大腦先生無可奈何,整個人像已隱沒在黑暗中。

首六天的行程我們一直住在St. Vincent修會經營的朝聖旅館,它位處耶路撒冷舊城區外圍,每天,我們便在耶路撒冷的城市內外進進出出,在車內環遊觀察、在城中漫步、在高處遠眺,經歷清晨的寂靜清涼、日出的燦爛耀目、白天的蔚藍灼熱、黃昏的餘溫、黑夜的寒蟬,這個迄今仍保持大幅城牆的城市,彷彿看不穿、沒有盡頭似的,我回想起以往的旅行經驗,每個城市、每座山、每幢建築物、每個湖泊都是有終點的,而耶路撒冷卻給我一個很宏偉,深不見底的感覺,既帶點奇幻、又有著不可思議。

我努力去尋找到底是什麼作崇?

是的,是整個城市的歷史韻味,一幢幢依山勢而建的建築物,據領隊說,以色列政府規定無論新舊建築,其外牆都規定採用耶路撒冷石 (一種當地生產的石灰石),這些灰白石頭看似冷酷,在艷陽藍天下卻又閃耀著輝煌的光芒,獨特地向全世界呼號:我可是承載著幾千年歷史的上主之城!

是的,是它的歷史遺痕,耶穌來了二千多年,耶穌來之前的舊約時代又是數不清的歷史,由梅瑟接受使命,帶領以色列子民橫渡紅海逃離埃及,歷經四十年的跌跌碰碰,才由若蘇厄帶著子民進入福地,由達味王建都耶京、撒羅滿王興建聖殿,到後來戰火連年,聖殿兩起兩滅,滄桑的疤痕被時間一重又一重的加深,滿載了悲傷,卻又飄盪著期盼,城市不再只是居住地這樣簡單,卻成為復興以色列國的重大指標,看誰取得以獲得最後的榮冠!

是的,是它的神聖美麗,創造者與受造物之間的盟約,被放置在耶路撒冷聖殿裡,上主居於人世,咫尺之間便能與主聯繫;但人一次又一次的反覆無常,上主卻總是不離不棄,先知的忠言相諫落得傷痕累累,到最後唯一的愛子,以人的形象與我們相處居住,歷經試探挑戰背叛離棄、最後背上苦架作獻祭,這塊土地有著祂的點點滴滴、生前話語行實紀錄,祂的苦路穿梭鬧市商店林立又迂迴曲折的小路,走一遍想一遍、走一遍痛一遍、走一遍卻又愛深一遍!

dome_of_the_rock13235570190061是的,是它的四分五裂與詭異氣氛,以色列已復國了,然而在西牆的另一頭,卻是伊斯蘭教的聖地,圓頂清真寺與阿克薩清真寺,猶太人、基督徒均無法裹足向前,耶路撒冷主要城門佈滿荷槍實彈的軍人,揭示這裡是紛爭之地;整個耶路撒冷舊城也還分為四區:猶太人區、基督徒區、穆斯林區與亞美尼亞區,像打翻了廚房的百味陳架,佈滿了不同的張力與情緒;聖墓教堂內有六個教會管理單位:羅馬天主教、希臘東正教、亞美尼亞東正教、埃及科普特東正教、埃塞俄比亞東正教、敘利亞東正教,以保持現狀法按自己的慶節、禮儀和時間表舉行崇拜,在分裂中卻又找到安憩之所,「合一」看似是一個夢,卻又似乎不是不能實現的!

歷史的巨輪不斷往前,這塊成為猶太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集世界三大宗教的聖地,幾千年吸引無數教徒的重視,祈求能一親芳澤,君不見整座城市裡頭,全是懷著信仰的人,居民、朝聖者,我在路上看見的與沒看見的,聽到的 (每天由半夜4時開時定時廣播的頌禱聲) 與沒聽到的 (心禱聲),跨張的說,有99%的人是有信仰的人吧,對比其他城市,這座祈禱之城,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不斷奉上禱告之聲,這能不使人興奮嗎?

望不穿的耶路撒冷,不只是城市的風貌,更是每位朝聖者與主相遇的改變,在這裡哭過、笑過、思緒凌亂過,在這裡徘徊過、懷疑過、相信過,走一趟耶路撒冷,你會發現地有多廣、心有多寬,很多事情跌在歷史的洪流裡,也只不過是滄海一栗,無須計較。「我訓道者,曾在耶路撒冷作過以色列的君王。我曾專心用智慧考察研究過天下所發生的一切;──這實在是天主賜與人類的一項艱辛的工作。我觀察了在太陽下所發生的一切:看,都是空虛,都是追風。」(訓道篇第1章12至14節);但卻無須消極,反而該仰望上主,如同聖保祿宗徒所說的:「你們該思念天上的事,不該思念地上的事。」(哥羅森書第3章2節),又如訓道者最後結語:「總而言之:你應敬畏天主,遵守他的誡命,因為這是眾人的義務。因為天主對一切行為,連最隱秘的,不論好壞,都要一一審判。」(訓道篇第12章13至14節)

「耶路撒冷!我如果將你忘掉,願我的右手枯焦!」(聖詠第137篇5節),十二天的朝聖,一輩子的朝聖,與一望無際的聖城,靜待著與主再見之日!

第一三一篇 天真信賴

登聖殿歌,達味作。上主,我的心靈不知驕傲蠻橫,我的眼目不知高視逞能;偉大驚人的事,我不想幹,超過能力的事,我不想辦。
我只願我的心靈,得享平靜與安寧;就像斷乳的幼兒,在他母親的懷抱中,我願我的心靈在我內,與那幼兒相同。
以色列!請仰賴上主,從現一直到永久!

作者┃小魚兒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