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affbc9c0b851efa5ac271e031f4ae8
1630年,聖母像在盧漢顯靈,從此留在了盧漢河畔。盧漢成為了信仰之都!

現有的基石是1887年埋下的,1890年開始建設,1935年建成,這就是現在被稱為Basilica National Nuestra Senora de Lujan的盧漢大教堂。

教堂的建築風格是新哥特式,正面是兩座高聳的對稱尖塔型鐘樓。鐘樓高106.05米,象徵著通往天國之路。高高的台階上,聳立著十幾米高的三座拱形大門,中間的代表阿根廷,右邊的代表烏拉圭,左邊的則是巴拉圭。大堂金碧輝煌,巨大的窗戶上嵌著五彩玻璃,華麗而莊重。

1630年的那座聖母像至今供奉在祭台前,聖母像只有65厘米高,歷經歲月的洗禮,聖母像也斑駁難支,信眾們多次加固,後來實在不行了,索性在外加了一層新的建材,將原來的塑像永遠地保存在裏面了。

我們到達聖母院時,裏面正在舉辦彌撒。與一般教堂用唱詩班不同的是,這裡在祭壇前演奏的似乎是一個家庭的組合,父親模樣的彈著一把吉他,母親和幾個孩子隨著音樂歌唱,新穎而又親切,聖母就在旁邊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切。

教堂內參加做彌撒的人並不多,更多的是像我們這樣的遊客或前來朝拜的信眾。教堂外,阿根廷民眾一如既往地率性和歡樂,他們紛紛擺出各種pose,一群一群地與教堂大門合影留念,非常的興奮。這天,廣場上一輛大篷車拉來了一車的高喬人,男女老少皆有。

高喬人是印第安土著與西班牙人的混血後裔,他們生活中潘帕斯草原上,習慣於馬上生活,英勇彪悍,保留了很多的印第安文化傳統,包括穿著打扮,一眼就能分辨得出。

他們從大篷車上取出家什自搭舞台,打開音響設備,翩翩起舞,引得人們擊掌歡呼。十數曲舞畢,他們又利索地拆除舞台,登上大篷車,呼嘯而去。一打聽,原來今天是他們朝拜聖母一周年的紀念日,想必以後二周年三周年時,他們還會再來。

ddf4f98137d85bbb77b87144efe3b5c4
高喬人,印第安土著與西班牙人的混血後裔,生活在潘帕斯草原上。今天他們乘著大篷車來到盧漢,紀念朝拜聖母一周年。

盧漢現在是阿根廷,烏拉圭,巴拉圭三國的天主教徒們虔誠嚮往的聖地,在老百姓心中有著特殊的地位。1982年6月11日保羅二世教宗曾親臨盧漢大教堂講道,更是激起了民眾對盧漢的熱情嚮往。人們將能親身來到盧漢拜謁聖母作為人生重大的心愿,近年來每年約有600萬人前來朝拜聖母。

以阿根廷4千萬人口的體量,即便加上巴拉圭和烏拉圭,每年600萬可不是小數字。當然大多數的民眾還是在家門口朝拜,各地都有自己崇拜聖母的場所、儀式和時間,在薩爾塔看到的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各地崇拜聖母的淵源都來自於盧漢這個小鎮。

與中國百姓的觀世音菩薩崇拜相似,阿根廷人民對聖母的感情也非常深厚和虔誠,甚至朝拜的內容也相近。當地人都說,聖母瑪利亞很靈驗的,誠心相求,一定能滿足心愿。

同事Graciela聽說我去了盧漢,高興得不得了,馬上向我分享她的經歷,說自己四十多歲時尚未生育,專門去盧漢大教堂許了願,回來后沒多久就懷上了孩子。聽得我一愣一愣的,以為站在我對面的是來自中國北方農村的一個大嬸呢。

其實和別的大都市類似,布宜諾斯艾利斯平時已經很少看到宗教的活動,但是在每年的12月8日純潔無瑕聖母紀念日這一天,據說都會有百萬信眾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出發步行前往盧漢朝聖,從早上一直要走到晚上,沿途七十公里的大道上人流浩蕩,場面蔚為壯觀。

四百年前,耶穌會來到南錐體這片土地,滿目的荒涼,與他們一同到來的是殖民、教育、技術,還有信仰;一百五十年後王室翻臉,教廷封殺,他們被逐出這片土地,但是有些東西卻在這裏留下來了。

他們可曾想得到,再是二百五十年過去,羅馬教廷的衣缽傳到了首位來非歐洲的教宗手上,他是阿根廷人,而且是一位耶穌會士。(全文完)

作者/馬黛

本文轉載自新浪新聞中心,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