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140f23344324c435663a1347bb22d
薩爾塔的建築

八月中旬,艷陽高照的一個冬日,我搭乘阿根廷航空的飛機飛往薩爾塔,選擇這裏作為我在阿遊歷的第二站。

薩爾塔作為薩爾塔省的省會,從城市規模上來看,相當於中國內地的縣級市。

這裏的風貌與布宜諾斯艾利斯迥異。由於地處安第斯山脈邊緣,氣候更加乾燥,建築就地取材,顏色大都是黃褐色偏紅的那種,兩三層的樓房為主,全城最高民用建築是幾個酒店,高約10層樓而已。

這裏的民眾明顯更加友善、樸實,就像十年前的中國西部地區一樣,走在街上,如果你想給人拍照,他們會羞澀地微笑,然後主動地擺姿勢配合你,從來沒有索取費用一說。當地居民大多是印第安原住民的後裔,與比鄰的秘魯、玻利維亞人相近,膚色黝黑髮紅。

薩爾塔在阿根廷的西北地區,這裏夏天尤為炎熱,就像其他北部地區一樣,這裏的人們有午睡的習慣,生活節奏舒緩,中午之後到下午5點,喧鬧的城市安靜下來,停止轉動,包括教堂也關門。5點以後,城市才重新開始灌注活力,一直運行到半夜以後。

倘佯在市中心的七九廣場,正好遇上集會,一位演講者正激情四射地通過高音喇叭大聲鼓動,不知在說些什麼。引起我們興趣的是,參加集會的幾個年輕人揮舞著一面大旗,上面赫然印著毛的頭像。

看他們的年齡,估計不會知道毛的故事,也不一定知道他們的訴求與毛的關係所在,但拉美地區曾經蓬勃的革命思潮看來在安第斯山區至今猶存。

45175db7723738bbab218fdcbfc4dcbe
倘佯在市中心的七九廣場,正好遇上集會。

廣場的另一頭巍峨聳立著建於19世紀的大教堂(Catedral Basillica de Salta)。忽然教堂門前人群開始騷動,只見眾人從兩輛卡車上往下搬運兩座神像,一座是耶穌十字架受難像,另一座是慈祥的聖母像,耶穌和聖母像后襯托著光芒四射的光環。

旁觀的群眾紛紛禮拜、拍照,然後簇擁著神像進入了大教堂。原來從八月中旬起,薩爾塔開始一年一度的朝拜活動,耶穌和聖母的塑像被從平時保管的場所請入大教堂,接受信眾們的禮拜,一直持續到九月底。形式和內容與我國藏傳佛教的曬大佛頗為相似。這樣的活動在阿根廷各省都有,時間不一。

大教堂給自己的定義是 Santuario del Senor y de la Virgen del Milagro,即耶穌與聖母奇迹的祭祀所。北部省份的人民依然保持著極高的宗教熱情,在這期間,人們紛紛湧向大教堂,除了家庭式的,學校也會組織學生們集體前往,一邊春遊一邊就完成了信仰上的普及和追求。

天主教在西北地區的傳播,最早也來自於耶穌會。為了打通去往波多西的商業通道,1583年,離波多西更近的薩爾塔建立。科爾多瓦商人從各地收購的騾馬在冬天到來之前要趕往北方的薩爾塔,在那裡的草場上停留、歇冬,春天回暖后銷往波多西。

十七世紀初,與到達科爾多瓦幾乎同步,耶穌會成員來到這裏,開始了艱苦的傳教。可能是自然環境更加惡劣些,在這裏,耶穌會並沒有能建立起大規模的教區和大學,但還是留下了痕迹。

我們驅車從薩爾塔南下經過卡爾查基山谷,穿越在卡爾多內斯國家公園內,沿途多是生長著仙人掌類植物的荒漠地帶,鮮有人煙。車行轉彎,忽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淡粉色的花海,在山谷地帶展開,遠處是蜿蜒的安第斯山余脈。(未完待續……)

作者/馬黛

本文轉載自新浪新聞中心,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