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at-field-27“懈怠”一詞在詞典中的解釋是鬆懈、怠慢,冷淡、懶惰,消極怠工,降低工作效率的總稱。懈怠與生俱來,人皆有之,唯有程度不同而已。“懈怠”會在你無所適從,混天度日中來臨,在你百無聊賴中繼續。沮喪、消極是其盟兄,胸無大志、生無目標、脆弱懶惰是其盟弟。

天主教在經歷了各種磨難後,迎來了福傳和發展的大好時機,那些幾百年來為傳揚福音拋頭顱、灑熱血的先賢前輩們對我們寄予厚望。願我們這些盛世中的神長教友抓住機遇,不辱使命,不負眾望,勤奮努力,積極工作,讓教會振興,讓福音廣揚。

“怠惰人的手不肯操作,必為他的願望所扼殺。”(箴21:25)“懶於操勞的人,是敗子的弟兄。”(箴18:9)我們面對如此有利的福傳機遇,怎能怠惰沉睡?怎能棄人靈于不顧,甘為“敗子的弟兄”呢?想想那些宗徒和教會的老先賢們,他們在走完人生之路時能這樣說: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了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從此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下了……(弟後4:7-8)對於他們該是多麼自信和自豪啊!因為他們為主的事業竭盡全力。相反,一個無用的僕人,一個“可惡和懶惰的人”(瑪25:26)死到臨頭向天主交帳時,天主要對他說:“我三年來在這棵樹上找果子,但沒有找到……砍掉它吧,為什麼讓它荒廢土地呢?”(路13:6-7)

聖伯爾納多說過:“懈怠能敗壞所有德行。”舊約中所記載的三個人物,可讓我們引以為戒:三松同培肋舍特人打仗時無人能敵,等到他在德里拉家貪圖安逸的時侯,便失去了自己的力量,被人囚禁起來挖去了雙眼;達味登基後東征西討,不得安閒。得勝回朝後宴樂時犯了姦淫、殺人兩個大罪;撒羅滿為天主建聖殿,克勝了私欲,但後來閒暇無事,放縱私欲,還犯了敬拜邪神的罪。以上這三位舊約中的名人,因著勤奮英勇無敵,因著空閒和怠惰而陷於重罪,史鑒雖遠,值得深思!

我們再反思一下今日的教會,因為懈怠,熄滅了我們跟隨主時的熱火;因為懈怠,福傳成了口號,計畫得不到落實,使千載難逢的福傳機遇從身邊悄悄溜走;因為懈怠,病人沒有去探望,窮人沒有被關愛,孤獨的老人得不到慰藉;因為懈怠,好多教友已經感覺不到教會的溫暖……

聖濟利祿說過:“懈怠不是別的,就是虛度寶貴光陰,浪費生命,在開始的道路上逐漸退步。”光陰是寶貴的,但它會因你的懈怠而在不知不覺中流逝,懈怠也會在一天天成長,自己想做的事,一個理由足矣!不想做的事,會說出這也不可能,那也做不到的千百個理由,福傳大業也會因著我們的懈怠而貽誤戰機。

我們的福傳大業是一個美妙的樂章,有激昂,也有舒緩,而懈怠則是一個個休止符,如果它在樂章中頻頻出現,就意味著樂章的結束,從某種程度上說,懈怠等同於慢性自殺。

讓我們攜手基督,鼓足幹勁,勤奮努力,為了主賦予我們的福傳使命,勇往直前,奮鬥不息,引領更多的人回歸天父的懷抱。

作者┃盧景榮

來源┃《信德報》2016年10月20日,38期

本文摘錄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