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_11a-photo-frjoey-768x2881921年,費特歷•班廷,一名獲得醫科學士學位的不知名外科醫生,想出一條可以診治糖尿病的方程式。班廷將他的研究送往當時加拿大研究糖尿病的權威人物-麥克勞教授。

麥克勞教授對班廷的理論不太重視。不過,班廷成功説服麥克勞教授,借出一所具備基本設備實驗室供他作研究之用。班廷同時也獲一名助手,一名醫科生,名叫查爾斯•貝斯特。

兩位隨即進行實驗。1922年2月,名為「胰島素」的藥物首先注射在一名患有糖尿病的14歲少年Leonard Thompson。是次實驗甚為成功。1923年,班廷和麥克勞教授共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然而,班廷認為,他的助手貝斯特更值得獲享該項殊榮,故將所獲贈的獎金與他同享。很多大型藥商相繼向班廷開出巨額資金以獲得胰島素的專利發明權。他們更提議為班廷開辦和讓其主導一胰島素診所,為有能力購買的人製造藥物。

但是,班廷認為,胰島素是他給人類的禮物,它該是供給每一個有需要的人,而非用作牟利的日用品。

偉人,偉大的心志,偉大的靈魂-這就是寬宏大量的例子。(解釋:寬宏:度量大。形容心胸開闊;度量大;能容人、容事。也作“寬洪大量”。)

“Magnanimity”一詞源自兩個拉丁文字根-magna,即「偉大」之意,和animus,指頭腦或胸懷。《天主教百科全書》定義其為「驅使人作出非凡的道德善行。寬宏大量的人在其行為中展示出其慷慨、仁慈、剛毅和仁愛的一面;他這樣做,不是為了獲得名、譽或認可,而只是單單為了作正確、善、正義的和需要做的選擇。

寬宏大量是聖人的特徵。聖人們心雄志壯。

諾亞•韋伯斯特形容這德行為「偉大的胸懷;靈魂的尊嚴,在面對危險和困難時能處變不驚,使人放下報復之心,作善舉時喜樂盈盈,鄙視不公義和吝嗇,為了具意義和高尚的事物或價值,甘願犧牲個人的安逸、利益和安全。」寬宏大量是中庸,一端是膽怯,另一端是自視過高,虛榮心和抱負。

膽怯(Pusillanimity,字面上謂「細小的靈魂」)的意思是胸襟狹窄或氣量小,吝嗇。膽怯的人經常顧慮自己,不能為了他人而作出犧牲。他生活的世界非常狹小-只屬於他一人的安逸小世界。他要求不高,安於平凡,按教宗方濟各的說法,他選擇了「提早退休」。

另一方面,當我們認為自己可以作能力範圍以外之事時,我們就是自視過高。默示錄對於自視過高的人嚴詞論道:「你說:我是富有的,我發了財,什麼也不缺少;殊不知你是不幸的,可憐的,貧窮的,瞎眼的,赤身裸體的。」(3:17)

我們是渴求虛榮或自負的,如果我們想別人看得起自己,對自己有好的評價,聆聽我們,詢問我們的意見,仰慕我們和讚賞我們。我們是自負的,如果我們以為是眾人的焦點。當我們認為別人不注意我們時,我們會做一些事引起他們的注意。

寬宏大量者心雄志壯,但他不是為了自己的福祉。抱負也分好與壞。再者,聖人們是最有抱負的一群人。他們的抱負是出於對天主的愛。
另一方面,不良的抱負源於驕傲。它只追求個人的卓越,正如蛇這樣說的:「將如同天主一樣」(創世記3:5)。

文/文祖賢
譯/吳志濠

本文轉載自號角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