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52514562461問:那神父那個時候對中國的印象是什麼?當時?

當時啊,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可以這樣說的,因為我知道的很少,我去台灣的第一天我不會講中文,英文,也不怎麼樣。我記得那時候是在台北的飛機場,早上10點鐘,那時候還沒有桃園機場。那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人來接我。那怎麼辦?好熱,那可能法國南部也是一樣熱。

後來我在機場遇到另一個外國人,問我在幹嘛,我說等人,所以我沒有說,中國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也沒有說我很好奇。那我去別的國家,當然是我要適應。第一,就是要學語言,那本來我不是那麼好的學生,不過那個時候,的確是蠻用功的,因為我怕那個,因為如果我們(語言訓練)兩年以後還不會中文,就可能會被趕回去。

而且一個很明顯的是說,你要在一個地方生活,當然要適應他們的生活習慣,他們怎麼說話你怎麼說話,你先適應,然後如果有一些想法,就在考慮。可以說是很自然的。當然,開始的時候有一些,不太容易了解的事情。

給你講一個例子,這個我常給學生說,第一,假如有人請我吃飯好了,不是有碗嘛?那我們在法國有一個禮貌,就是留在盤子裡面的東西你必須吃,你喜不喜歡都要吃光,但是在這邊,吃飯時大家都拼命夾菜給我,一直說「來來來」,到最後,我只好跟他們說,對不起我實在是吃不下,所以有人跟我說,「你不一定要吃嘛」,你留在那邊一點東西我們就知道你吃飽就好了嘛。那就這樣我知道,所以有很多這樣的事情,就是需要了解就可以了。不過,我舉另外一個例子,有的時候在中國,如果你感覺到不好意思時候,你露出靦腆的微笑,法國人就絕對不是這樣,如果你不好意思,那就會臉長了,所以,這件事情我是比較了解。我跟你講很嚴肅的事情,你跟我微笑,好像你在笑我,其實不是的,你的微笑是表示說「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所以會微笑。總之,這都是需要時間了解的。

或是,(在這邊)長上問你一個問題,那並無不一定代表他要你回答,你不同意的,你不一定要在他面前說,「對不起,我不贊成」。你要用另外一個方式,來表達。這是我自己發生的一次經驗,我以為,既然你要我說,那我就說吧。可是其實,並不一定要那個直接的對他說,你有另外一個方式表達。所以這些是很具體的例子。比如我現在在廣州區,裡面有很多非洲人,我們會有教會上的往來。而他們表達的方式,和中國人很不同,跟我也不一樣,我們能不能彼此了解、接受,那這個是很重要的,但是不是那麼容易,必須要彼此知道。無論怎麼樣,我還是法國人,雖然我在中國時間很長沒錯,我在中國的時間比我在法國的時間還要長,但是,因為我教育的背景不同,所以有很多的事情,改不過來,也不是改不過來,應該說是很難改,也不需要改,所以我還是保留我的反應。所以我發現,孩子時期的教育,影響真的很深。你無法改變很多在那個時候建立的觀念、習慣,也沒必要調整。這些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思想,只是一些簡單的分享。

  • 訪談時間:2010年8月16日,10:00-12:30
  • 訪談地點:澳門崗頂前地,利氏學社會客室
  • 訪談者:林凱蒂
  • 受訪者簡介:狄明德,法籍耶穌會士,法國高等社會科學研究所政治社會學博士,曾任輔大法文系、翻譯所長,中國社會文化中心主任,《中國新聞分析》(China News Analysis,以下簡稱CNA)主編之一,2003年迄今轉任澳門利氏學社研究員、秘書長。

本文摘錄自台大政治學系網站,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