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promocode_1

凱爾與伊拉克戰爭的老戰士一起,參加了一次攀登乞力馬劄羅山的活動。這樣,他成為了四肢殘缺,不用假肢爬上非洲之巔的第一人。他爬完了19,340英尺(5894米)的全程,終於達到頂峰。

在記錄他們艱苦跋涉的視訊短片中,人們可以看到凱爾和他的團隊在疲勞的一天結束時,在山頂附近安營紮寨。他坐在帳篷前,看著乞力馬劄羅山頂,說道:“整個一天我感到最沮喪的是,我總是一邊爬,一邊向上看,覺得前面還有很遠的路要走,而不是回頭看一看,我們已經成功地走過了多少的路。我認為,我在人生中大多時候也是這樣。”他又充滿感情激動地補充說:“我們應該腳踏實地地、一步一步地前進。”

談到他自己的目標時,凱爾說道:“我的人生目的……就是要説明別人看到他們的人生目標,讓他們看到自己的能力,認識到人類的潛力。”

大家想一想,這一切的發生竟都是從一個摔跤隊開始的。

 體育道德的故事

 “給誰的多,向誰要的也多;交托誰的多,向誰索取的也格外多。”(路12:28)

2008年春天,中央華盛頓大學的女子壘球隊主辦與西俄勒岡大學賽季的最後一個主場比賽。這兩支球隊在賽季中勢均力敵。

中央華盛頓大學的一壘手是老資格的馬婁裡·霍特曼,她為她的學校保持著職業全壘打的記錄。而西俄勒岡大學隊的對手是薩拉·圖霍爾斯基,僅是部分時間上場的隊員,非中心人物,她的賽季三十四個打數中,只有三個安打。薩拉在她的一生中從未擊出過全壘打。

薩拉在第二局上場擊球,兩次跑壘均無得分。在她第二次投球時,她把球擊出了界外。她後來回憶此事,笑著說道:“我一擊球,它就飛了”。

但是,薩拉承認,跑第一壘時,她錯過了觸摸袋子,所以她又返跑回來,但就在那一刹那,她右膝蓋前交叉韌帶被撕裂,她撲通一下倒在地上,痛得直打滾。裁判裁定,她的隊友不可協助她繼續跑壘,還裁定,如果該隊要找一個替補隊員上場,該新上場的隊員只能留在第一壘,且只能是一個兩分安打,而不是三分全壘打。

正當西俄勒岡大學的教練準備安排替補隊員時,(中央華盛頓大學的)馬婁裡走近裁判員,問道,在比賽規則中,是否禁止中央華盛頓大學的壘球隊員抬著薩拉跑完壘。

裁判十分震驚,隨後裁定說,比賽規則中沒有條文禁止對方球隊隊員協助薩拉。於是,馬婁裡便爭取她的遊擊手麗斯·華萊士的支持,她們把薩拉從地上抱起來,抬著她跑壘,不時地將她放低,讓她觸摸每一個袋子過壘。

馬婁裡回憶說:“當我向看臺上眺望,我沒有看到人們的微笑,也沒有聽到人們的呐喊,我只看到許多人都感動地擦拭著眼淚。”

薩拉因這次受傷,結束了她的壘球生涯,而馬婁裡見義勇為的犧牲之舉,使她的球隊失掉了奪冠的機會,最終,西俄勒岡大學隊以四比二的比分贏得了該年度的冠軍。但是,這兩個球隊一同歡慶了這勝利的一天。薩拉的眼睛含著淚水,談到馬婁裡,她說:“我非常尊重她,對她和她的隊友們懷有崇高的敬意。我的心充滿了對她們的感激之情。”

作者┃張維明譯

來源┃《信德報》2016年7月21日,27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