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406_560540877336886_1280734242_n路加福音記載了瑪爾大和瑪利亞姐妹倆的故事。當耶穌被請進家門,妹妹瑪利亞和門徒們一起坐在耶穌的腳前聽道,姐姐瑪爾大在廚房裡忙,一扭頭卻看到妹妹跟沒事人一樣,一股無名火騰地竄上心頭,瑪爾大立刻怨氣沖天地跑到耶穌面前說:主啊,你不介意瑪利亞把廚房這些事全都甩給我一個人做嗎?你叫她來幫幫我呀。

瑪爾大的身上,帶著這個世界的真相。真相就是,我們心裡忙亂,一年到頭為了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事多並不能成為發怒的理由,如果一個人因為事多就發怒,很簡單,他就不應該做那麼多事。

工作的壓力、生活的壓力,就像人“啪”地用力拍一下桌子,杯子裡面的水就灑出來。被激動出來的,一定是杯子裡原來就有的東西。從這個角度看,有怒氣不見得是壞事。怒氣是一個信號,提醒我們關注自己裡面的狀況,必須進行屬靈的體檢了。

精英是對人接納度最低的人

你忙了一整天為誰啊,哦,為家人,現在家人就在你面前,一天沒見了好好說句話總可以吧?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們就可以這樣祈禱,主啊,求你幫助我做一個僕人,回到家裡不是準備接受服侍,而是即將開始服侍,服侍我的家人,求你幫助我不把工作當中的疲累、沮喪、自憐、自義帶進家門,免得一回家就被一點小事激怒。

如果你因為忙了一整天屬靈的事,變得很有脾氣,那裡面一定有謊言,自我中心的服侍會擾亂我們親近主的心。太在乎自己就會帶來比較。看“我的妹妹”,可以幫忙卻不來幫忙,剩下我一個人在這兒流汗。妹妹不支持也就算了,主耶穌你也不在意嗎?你怎麼不說說她?主你沒有看到我這麼忙嗎?主你不知道我這麼辛苦,這麼熱心,這麼愛你嗎?

2662b36只是事多,可能還不至於思慮煩擾。瑪爾大並不是一個缺乏能力的人,她是很有素質的,她不是一個做事不講究品質的人,也不是一個賴在沙發裡只會叫苦的人,她想要做到最好。問題恰恰在於瑪爾大太想做一個好主人了,好的標準是她自己認為的!而瑪利亞只想做一個好門徒,所以她領受了上好的福分。

信主前我們在世界上,為了自己的成就為了別人的認可,和每個達不到標準的細節較勁,費盡心力想做到最好。什麼是精英?精英就是追求完美的一小撮人,沒有人是完美的,精英就成了對人接納度最低的一群,甚至不接納自己。人之所以成為精英就是因為對誤差幾乎零容忍。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何止是男人,女人早就開始對自己更狠一點了,因為她要做成功女性,壓過男人。

許多時候我們真的覺得自己已經成功了,但健康、睡眠甚至和配偶、孩子的關係都受了影響,裡面的消耗有多大,只有我們自己知道。我們被天主無條件接納的愛吸引、被恩典的氣息吸引,但信主之後很快又把完美主義不由自主地帶進信仰,努力通過行為來證明自己在屬靈上也是精英,重新開始追求屬靈的完美主義。我們因為自己是罪人病人來到教會,卻把接下來的一生都用來證明自己其實一切都很好。

如果瑪爾大一直這麼易怒,其他人很快就會發現,當瑪爾大的事情做得越多越漂亮,她傷的人就越多,別人就越難與她同工。熱心服侍的瑪爾大成了讓耶穌擔憂、讓教會頭痛的人,因為教會不是事工,教會不是組織,教會是人!人就會看重關係,就要允許犯錯。當父母的都知道,小孩子天生就有犯錯的權利,因為他們是通過犯錯來學習的,屬靈的嬰孩同樣如此,否則領袖的完美會讓同工無法成長,同工的完美會讓會眾無法成長,整個教會就被完美主義律法的套子嚴嚴地束縛住,變得死氣沉沉。

large_how-can-we-be-angry-and-not-sin-eg7irrat發怒有好處嗎?

瑪爾大發怒有背後,深層的問題是她想要控制人,讓人都聽她的,讓瑪利亞聽她的,甚至讓耶穌聽她的。從做事追求完美、想要控制細節開始,最後一定落入企圖控制人的地步。

根據美國聖經輔導專家派羅的定義,掌控就是透過激起對方的情緒反應,來操控另一個人或局面,好讓自己的意圖得逞。瑪爾大沒有直接告訴耶穌她的真實需要是希望有人和她一起預備食物,也沒有直接告訴耶穌她對瑪利亞的不滿,她所做的是想要挑動耶穌的情緒,“你不在意嗎?”她想讓耶穌產生同情甚至負疚感,瑪利亞讓我忙成這樣,我很不開心,主啊,你都不在意嗎?我們看到,瑪爾大的話裡分明有明顯的掌控成分。

如果你問瑪爾大,你在用怒氣控制人嗎?她可能覺得很冤枉。你問一個3歲的孩子,你知道你在用哭鬧控制父母嗎?他完全不知道你在講什麼,但他已經會這樣做了。掌控者不一定覺得自己在掌控人,但他知道,做一些特定的事說一些特定的話,他就能得到他想要的。他常讓人感覺他是無助的、受傷的、難過的,背後卻藏著攻擊性,所以耶穌點穿了瑪爾大是要奪去瑪利亞的福分。

掌控的罪,與驕傲的罪相通。他要掌控,因為他覺得自己的想法比別人高明,神所造的另一個人不值得他尊重。掌控的罪,本質上是對神創造的蔑視。一切盡在掌握,想要成為神一樣的存在,這就是撒旦墮落的原因。要知道,連天主都不控制人,天主都給人自由意志。耶穌來是要讓人得自由,從來自撒旦的一切捆綁和轄制中釋放人,因此他雖然愛瑪爾大,但對瑪爾大的回答卻是斬釘截鐵的,瑪利亞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

掌控的罪,有時非常隱蔽,比如父母對孩子的控制往往都是以愛之名,中國人的孩子可能從小就聽慣了一句話“爸媽這樣做是為了你好”。

當孩子超過18歲,有獨立自主權,他的人生是他跟天主之間決定的,父母放手很難,但天主不喜歡我們掌控。尊重孩子當然要冒風險,父母心裡的確焦慮,但天主要我們將一切憂慮卸給他,不能因為思慮煩擾就去掌控。

old_man_holding_plant_in_rain傾倒的香膏

其實,做事的不都是瑪爾大,不做事的也不都是瑪利亞。耶穌接受我們原本的樣子──不管是像瑪爾大多些還是像瑪利亞多些;耶穌並沒有對瑪爾大說:為什麼不能學學你妹妹瑪利亞呢?他知道瑪爾大永遠不會變成瑪利亞,瑪利亞也永遠不會變成瑪爾大。耶穌說, “瑪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這意味著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上好的福分,耶穌愛我們,邀請我們靠近他,但我們要自己願意,他不會替我們選擇。我們人的愛是:我愛你,所以我就替你選擇。

人容易產生的一個誤區是,以為瑪爾大要生命更新就一定要變成瑪利亞。其實,瑪爾大的出路不是成為瑪利亞,瑪爾大的出路是主耶穌是十字架。瑪利亞的出路同樣是主耶穌是十字架。

每種舊我的性格,不但瑪爾大的舊我,連瑪利亞的舊我,都必須釘死在十字架上,才有新生命活出來。

有一位香港牧師Sam,幾年前體檢發現得了一種很兇險的淋巴癌,化療8次。他說以前都是我安慰會友,現在輪到自己了,因為見得多了,並沒有特別恐懼。

Sam說自己年輕時立過志,要像瑪利亞一樣為主傾倒自己的一生,後來服侍久了,還以為自己的事工可以一直做下去,忘記了玉瓶是會碎的,生命隨時可能結束,瓶子裡的香膏也只剩下一點。

Sam說,治療階段掃描癌細胞時,走進那扇大門,你的ID、手機、信用卡還有事業事工都帶不進去,妻子也只能在外面等。Sam說,我喝下藥水要躺著等一個小時,那時只有耶穌和我在一起,我就祈禱,聖靈就極大地充滿我,我聽到耶穌給我一句話,“我們成了一台戲,讓世人和天使觀看”,我的眼一下被打開了,連天使都在觀看,這個人躺在病房裡有沒有見證出基督來。他說,儘管有軟弱,但我感恩,可以讓世人在試煉中看到神與我同在。

窮人是重要,事工是重要,但耶穌說:“至於我,你們卻不常有”。主藉著癌症提醒Sam,我們和主的關係更重要。Sam說那一刻他躺在病床上重新立志,要把自己僅有的一點香膏傾倒在耶穌身上,單單因為他是配得的,單單因為我們愛他。

作者┃劉陽

來源┃《信德報》24期(總第682期)

來自《境界》,微信號newjingjie

因篇幅所限,內容有刪減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