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愛使孩子產生自卑

在家庭或團體中,教育非常忌諱偏愛:父親或母親喜歡其中的一個,而不喜歡另一個;老師更喜歡乖巧或有能力的孩子;更惡劣的是,因為文化傳統的原因,父母會喜歡男孩子勝過女孩子。我常有一種感覺,這樣做的父母師長,不再是教育,卻是在自己喜好的基礎上,通過教育的管道,滿足自己的需要。

其實,偏愛是把雙刃劍,傷了兩方面的孩子。被偏愛的會有優越感,而不懂得忍讓或謙卑;不被喜歡的會有自卑感,仿佛自己的存在就是低等的,慢慢發展為不自信,有些更發展成人際關係中的嫉妒與猜忌。我遇到過一個女孩子,從小父母表現得很明確,他們更喜歡弟弟。等女孩子長大了,上學工作,從來不想回家。每次回到家裡,總有一種多餘的感覺。還有做師長的,如果總喜歡那學習好守規矩的學生,那些學習不好和不好好守規矩的孩子是否就要被冠以“無能”、“沒未來”的名頭呢!“教育是愛的分施,不單單愛孩子,更讓他們感覺到愛”(聖若望.鮑思高語)。而教育的愛本身,應當如亡羊比喻中的牧人一般,對一個和對九十九個的愛,對走失的和留下的愛,沒有任何區分。(參路15:3-7)鮑思高神父所說的愛,應該是在儀態中表露的愛,在行動、說話、聲調、微笑中顯露出來的。這種愛還表現為愛孩子所愛的,那樣孩子們也自然會愛教育者所喜愛的。(參考鄧清慈著《鮑思高預防教育法》)

 不可放任孩子的自由

最近幾年,隨著社會經濟壓力的增大,父母外出工作的時間增多,教育出現了一種放任的姿態,好比“散養”,讓青少年自己去適應生活,無論經歷什麼,任其自然,仿佛經過這樣的磨礪孩子才能成才。抱著自然主義去教育的人,忽略了世界的兇惡與殘酷,忘記了孩子們的不成熟與天真。所以,當下很多青少年的問題,諸如吸煙、酗酒、吸毒、打鬥,甚至隨之而來的更多的有關愛與性的問題,已經充斥了今天的媒體。德訓篇說:“在他年輕時,不要讓他放任自由。”(德30:11)愛中有自由,但絕對不是放任的方式。常常臨在於青少年的生活中,是教育的關鍵。所以,近幾年靈修上的一個詞,也適用於教育,那就是“陪伴”。沒有時間內的陪伴,就沒有真正的瞭解;沒有瞭解,就不能溝通或交談,就不能建立信任,那教育本身也就沒有真正存在。一位給我們培訓的教育者說:“隨著實用主義的發展與要求,我們希望用質的關係代替量的時間,但到頭來卻發現這是徒勞的。因為,沒有量的時間絕對沒有質的關係會產生。”

635926207101648569-2142908890_manufacturingday11灌輸錯誤的人生觀會影響孩子的判斷

還有一種可怕的教育是灌輸錯誤的價值觀與人生觀。一次乘坐火車,我們坐的車停下來給另外一趟快車讓路,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不解地問母親:為什麼我們要等?母親可能找不到更能讓孩子明白的話語,就告訴男孩:因為火車累了,要休息。男孩接下來的話讓我們一個車廂的人笑翻了,男孩大聲的說:“媽媽,我知道了,我們的車沒勁兒,我們的車是女的。”這麼小的孩子就有了這樣男女不同的觀念,可想而知有多少觀念已經深入孩子的內心卻不讓大人察覺。如果我們給孩子們灌輸或展示男尊女卑、弱肉強食、金錢至上、享樂主義,那可想而知,孩子長大會成為什麼樣子。甚至某些做教育工作的人,將孩子們當作財產或可利用與驅使的人,好滿足自己的需求。

抱著這樣的思想,能帶給人什麼價值和觀念,是可以預見的。還記得耶穌說過:“但無論誰,使這些信我的小孩子中的一個跌倒,倒不如拿一塊驢拉的磨石,繫在他的頸上,沉在海的深處更好。”(瑪18:16)我們不想多去宣揚這樣嚴厲的話語,但教育絕對不能馬虎。論工作的嚴肅性,我想,教育應該是最需要認真的,因為這是有關人的工作,是關涉到一個或許多人未來生活的工作。父母師長應時常反省自己,小心處理自己的不成熟與不完美。我們不是完美的,但卻不是我們不負責任地教育的藉口。教育是“人命關天”的事情,是最不容疏忽,也是最不容等待的工作。

當耶穌責備宗徒們說:“讓小孩子到我跟前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主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谷10:14)他當時抱有多大的愛心,多深的愛情啊!我們為什麼不能多花費一些時間和精力,學習和瞭解一些更正確的教育方式,多給我們的孩子們一些愛,讓他們有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呢!教育,對父母和師長來說,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個使命和召叫!借著教育使命,我們參與天主對人創造工程的延續,也如同聖若望鮑思高神父一般,達致我們生命的圓滿!(全文完)

作者┃一凡

來源┃《信德報》23期(總第681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