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Guangqi4
上海徐光啟紀念館裡的雕像

無心出仕的徐氏子孫

徐光啟雖然最終位居高位,但他的科舉道路並不平坦。從萬曆十年(1582年)到萬曆十九年(1591年)的九年間,他曾三次鄉試未第。而在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得中舉人之後,又隔了七年才考取進士。所以徐光啟曾自嘲“爬了一輩子科舉的爛路”。

很可能受到徐光啟對入仕態度的影響,徐氏子孫們大多淡泊名利,不重科舉,也無心出仕。例如,徐光啟之子徐驥為松江府生員,受徐光啟的影響,曾研習曆法、農政及兵法等等,但一生不曾入仕,只是按制蔭授中書舍人。同樣的,徐光啟的五位男孫之中,長孫徐爾覺,次孫徐爾爵,三孫徐爾鬥和四孫徐爾默均止步于生員身份。雖因祖父徐光啟蔭授中書舍人,但皆不仕。只有五孫徐爾路,于順治十三年(1656年)得中進士,後被任命某縣的知縣,可惜不久便過世,年僅三十一歲。此外,徐光啟的外甥陳于階雖然未曾獲得科舉上的功名,但因自幼跟隨徐光啟學習西學,在天文和軍事上頗有建樹,因此於崇禎二年(1628)年進入北京的曆局參與曆法編修,後又於崇禎十二年(1639年)受到史可法的推薦成為欽天監博士。明滅亡之後,陳於階又出任南明的兵部司務,負責火器的督造。但在清軍攻陷南京之後,於雞鳴山的觀象臺上自殺殉國。至於徐光啟的曾孫一輩,除徐爾路之子徐承志繼承曾祖在天文學上的遺志,進入清朝曆局,成為欽天監博士之外,似乎也沒有更為突出者。

由於徐氏子孫並不追求仕途上的成就,所以若以一個家族在官場上的勢力來做評判,或許正如葉夢珠在《閱世編》中所言:“(徐家)鼎革以後,家漸中落,今曾孫濟濟,尚未有達者”。但這並沒有影響徐光啟家族在上海士人社會中的地位。這除了依靠徐光啟留下的影響力之外,也與徐氏家族的姻親家族均為上海名門望族有關。

徐光啟夫人吳氏畫像

實力強大的姻親家族

徐光啟的長孫徐爾覺娶妻俞氏,其祖父俞汝為是隆慶五年(1571年)進士,曾任兵部郎中、山東僉事,其父俞廷鍔為舉人,曾與名士陳繼儒一起參加崇禎《松江府志》的編撰;次孫徐爾爵曾娶禮部主事喬煒之女喬氏為妻,後另續弦;三孫徐爾鬥之妻王氏為徐光啟愛徒孫元化的養女。孫元化為萬曆四十年(1612年)舉人,後因其出色的軍事才能被任命為登萊巡撫,是徐光啟所宣導的軍事改革的重要推動者;四孫徐爾默娶的則是徐光啟的恩師——山東副憲黃體仁的孫女。黃體仁雖是徐光啟年少時的授業師,卻也因會試坎坷,直至60歲時才與徐光啟同時考取進士。當時黃體仁獲得了進入翰林院供職的機會,最後卻以自己年事已高為由,主動推薦門人徐光啟代替自己進翰林院。之後徐光啟順利通過考試被選為翰林院庶起士,邁出了仕途上的重要一步。黃體仁讓賢一事在當時被傳了為佳話。

而徐光啟的五孫徐爾路與四孫女(教名瑪爾第納)則雙雙聯姻上海明末時期的第一望族——潘氏家族。潘家的興盛“始自恭定公笠江先生(潘)恩及其弟忠,並登科甲。恭定官至御史大夫,曆刑、工二部尚書”。潘恩共育有三子,長子允哲、次子允端皆為進士,故有潘家父子“一門三進士”的美稱。徐爾路娶了潘允端之子工部員外郎潘雲龍的女兒為妻,而瑪爾第納則嫁給了潘允端之孫潘曉納。另外,徐光啟的長孫女的夫婿是南京通政使艾可久之孫艾庭槐;次孫女嫁給同樣曾任南京通政使的許樂善之孫許遠度;三孫女則嫁入上海瞿家,丈夫瞿葉為監生,其祖父瞿寅曾出任海澄知縣,同樣位於上海鄉紳之列。

既有徐光啟留下的光環,又加上這些名門姻親家族的幫襯,所以雖然在仕途上平淡無奇,但徐氏家族始終在上海保有著一份特殊的地位。(未完待續……)

作者 ∣ 史習雋

來源 ∣ 澎湃新聞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