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432380_m走在清泉吊橋上,微涼的秋風迎面吹拂,上坪溪的潺潺溪水在山谷中蜿蜒,盛夏的暑氣已褪去。溫煦的陽光輕輕灑落,清泉天主教聖十字架堂頂端的白色十字架相當耀眼。在這個幽靜的山間部落裡,住了一位來自美國加州的丁松青神父,在清泉服務至今,已有三十五年的歲月。

十七歲發願當神父

今年六十六歲的丁神父,臉上總是掛著親切的笑容,說話時不疾不徐,眼神堅定充滿熱情。曾在2004年獲頒「第二屆史懷哲教師獎」的他,和光啟社副社長丁松筠是少見的兄弟檔神父,雖然兩人都選擇來台灣服務,卻各自發展出不同的人生際遇。

不同於兄長丁松筠神父待在台北光啟社,從事電視節目的製作,喜好原住民文化的丁松青神父,在新竹山區的清泉部落,度過了大半的人生歲月。

當初決定來台灣,從事佈道的工作,是否受到兄長的影響?提起十七歲發願當神父的往事,丁神父說:「其實,小時候本來是我想要當神父,哥哥是在高中畢業之後,才告訴我他要當神父。原本我想要到南美洲,因為那時候不方便去,又想到哥哥在台灣,所以就過來了。」

西元1969年來到台灣,丁神父先在新竹外語學院學習中文,兩年後要實習,他想到貧窮偏遠的地方服務,當時選擇了蘭嶼。他回憶起往事:「我到了蘭嶼,在國小教美術,當時身上不到兩千元,花一年,你相不相信?他們沒有給我薪水,只有給我一片大餅、野菜還有魚。」結束一年的實習生活,他到輔仁大學神學院修讀神學,準備當神父,因為在蘭嶼的時候他還是修士。後來,再到菲律賓兩年,得到博士學位,又回到台灣。

常常有人問他,為什麼選擇到清泉?他不厭其煩地解釋:「不是選擇的,是耶穌會指派的,他們知道我比較喜歡和原住民一起工作,所以派我到這個地方。」從西元1976年至今,一轉眼已過了三十五個年頭。

三十幾年前,山上的交通不方便,丁神父需要下山採買東西的時候,都是搭便車(運木材的車子)。當時的石頭路十分顛簸,坐在車上從清泉到竹東,有時候必須花費三個小時,辛苦可想而知。後來,有一台50 C.C.的摩托車代步,再來是普通的摩托車,騎了十二年,才改開車。想起那段艱苦的歲月,丁神父莞爾一笑。

清泉天主教聖十字架堂,成立於四十六年前,是清泉部落泰雅族原住民的精神信仰中心。矗立在山頭、散發著優雅的氣質,或許不算最華麗,卻是一座溢滿藝術氣息、呈現深厚文化底蘊的教堂。

873432445_m兼具泰雅文化與藝術價值的教堂

走進教堂內,一種祥和溫馨的感覺立刻將我包圍。中央祭台上方,懸掛著泰雅傳統織錦,十字架裝飾著泰雅族的菱形紋圖騰,相當醒目。教堂兩邊有著大片的彩色鑲嵌玻璃,在光影和色彩的交織下,每一幅人物刻劃生動的作品,在眼前鮮活起來,這些生動的藝術鑲嵌玻璃,全都出自丁神父和來自蘭嶼的雅威之手。除了鑲嵌玻璃讓人捨不得將視線移開,後方牆壁上的大幅壁畫,生動地呈現泰雅族打獵、織布的日常生活。四周牆面裝飾了訴說一則則聖經故事的版畫。

丁神父環顧教堂四周說:「這個教堂我花了廿多年的時間,整理成這個樣子。」

透過藝術創作,丁神父讓泰雅族的生活、故事和信仰彼此交融。他強調,原來天主教就有這個道理,去哪個國家都會進入他們的文化,用當地的文化來讚美主。

教堂外籃球場旁的牆壁上,裝飾了大幅馬賽克壁畫,這些也是出自擁有藝術專長的丁神父。他花了十五年的時間,完成這五幅表現泰雅族勇士精神與舊約故事的畫作。栩栩如生的作品,生動活潑地鑲嵌在青山綠水中,總是讓初次來訪的教友或遊客感到驚豔不已。他希望藉由這些作品,讓大家了解聖經,也了解原住民的傳說。

彩繪鑲嵌玻璃的藝術創作

被暱稱為「小丁神父」的丁松青,不僅是充滿服務熱忱的神父,還是一位多才多藝的藝術家和作家。他的藝術創作範疇,從油畫、馬賽克壁畫到藝術鑲崁玻璃設計,都有令人讚賞的出色表現。

兩年前,學習油畫超過五十年的他,舉辦了首次個人畫展,身兼作家身分的他,同時舉行新書《魂縈夢繫》發表會,這本書是他個人第一本小說創作。丁神父文字創作的歷程超過三十年,早年出版由知名作家三毛翻譯的《剎那時光》、《蘭嶼之歌》和《清泉故事》等書,皆是令人膾炙人口的作品。

說起彩色鑲嵌玻璃藝術創作,丁神父解釋,教堂上窗戶的裝飾是彩色鑲嵌玻璃,不是彩繪玻璃。「彩繪玻璃是用特殊顏料塗在玻璃上,時間久了會褪色;彩色鑲嵌玻璃是利用彩色玻璃和鉛條、透過切割、焊接和燒烤,拼接出設計的作品。」他強調彩色鑲嵌玻璃的顏色是進到玻璃裡,而不是在玻璃外面,不論時間再久都不會褪色。這種從羅馬帝國時代就開始流傳的彩色鑲拼窗戶形式,在創作時相當費工,卻有一種無可取代的紋路與質感,隨著光影的變化,流瀉出幽靜的質樸美感。

873432251_m來自蘭嶼達悟族的雅威,是丁松青神父從事彩色鑲嵌玻璃創作的好夥伴。他負責切割玻璃和焊接,丁神父則負責設計與構圖,廿年來彼此分工、合作,在時間的淬煉下,創作出許多令人讚賞的作品,分散在南投草屯、雲林斗六、苗栗頭屋等地。平日在五峰鄉擔任送信工作的雅威笑著表示:「丁神父對藝術創作有自己的堅持與要求。」

站在窗邊,丁神父眺望不遠處的桃山國小,想起一段發生在兩年多前的往事。當時,校長問他可不可以敎國小的學童畫圖,幫他們上一堂課,他不假思索,欣然答應。教孩子畫畫,做大家的好朋友

丁神父說:「我教四年級、五年級還可以,六年級真的很調皮,他們跑來跑去,不是那麼容易教。。教完後,校長來看我說:『很奇怪,從來沒看過我們六年級的學生這麼安靜。』我覺得他們的聲音很大,很調皮,校長竟然覺得他們那一天特別乖。」回憶起兩年前這段往事,丁神父會心一笑。

當天丁神父敎導這些孩童的,是他最拿手的人物素描。他從畫一個雞蛋開始,什麼地方放眼睛、嘴巴和鼻子,教孩子們怎麼畫臉,講求五官的對稱性。

「後來,我發現那次去學校教他們畫圖以後,很多學生會來教堂請我教畫,或者跟我做朋友,就是因為那一天的影響。沒想到影響會那麼大,這幾年來他們跟我很好,很喜歡來禮拜,喜歡來教堂玩、讀書或用電腦。」

小丁神父對清泉的期望

待在清泉部落多年,清泉的改變與進步,丁松青了然於胸。他對這塊土地有著深厚的情感,希望它越來越好。

這兩年來,由於三毛故居 和張學良故居 的開放,清泉風景特定區 湧入大批觀光人潮。然而,這些遊客的到來,對於清泉地區的住戶裨益有限。

他擔憂地表示:「通往清泉地區的那條下坡路,有一、二十戶人家。你會發現這條路上的住家,大多很破舊,壞掉的房子沒有整修。我三十五年前來的時候,那條路的路況比現在好,他們的家也比現在好。我們藝術人看到這個狀況,覺得非常痛苦,為什麼他們不修理自己的房子,很多人老了、生病了,沒有辦法修房子,或者他們已經習慣了。」對於現狀,除了感到無奈,丁神父覺得十分可惜。

他認為「家」代表自己,每一個人都應該盡力修理並整頓自己的家,希望這條路可以像烏來、九份等其他地方一樣進行有規劃的改建,成為具有特色的老街;讓清泉變成一個乾淨、美麗而富有文化氣息的地方。

後記

我好奇地問神父:「在清泉天主堂 服務這麼久,您打算什麼時候退休?」丁神父眼神篤定地回答:「我不會退休,會一直待在這個地方。」他早已決定,將自己的人生歲月,永遠奉獻給這塊需要他的土地。

(本文刊登於原鄉雜誌第三期, 2011/12出版)

編按:丁松青神父與丁松筠神父、賴甘霖神父、白雲山修士、羅四維神父,一同榮獲104年度內政部優良外籍宗教人士,並於八月二十四日在台大國際會議中心接受內政部表揚。

本文轉載自風城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