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祥神父,是香港教區專聽告解的神父。

2014年的金秋十月,神父來內地探親。85歲高齡的他紅光滿面精神矍爍,和藹可親地接待我們。他那樂觀開朗的性格,使我們心底裡的一絲陌生感一掃而光。 我問他退休了嗎?蔡神父說:"神父是沒有退休的。"他的回答使我對神父的尊敬更深了一層。我們知道蔡神父在香港專司告解聖事,我們問他是否可以跟他辦個告解。蔡神父一聽我們要辦告解,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連聲回答"好、好、好!"

從人的本性和教會職守來說,做一個專聽告解的神父真的不容易。神父對於保守神工秘密非常嚴格,哪怕威脅到神父生命危險的嚴重事件,也能面不改色地替告解者守口如瓶。這讓我想起了一個非常感人的真實故事。

1853年,烏克蘭一位教區的神父被剝奪了神權,因為他犯了謀殺罪,被判了刑,並放逐西伯利亞去服刑。因為殺人的槍在聖堂的祭台下面被找到了。這位判了刑 的神父聽過真殺人兇手的告解,明白整個犯罪過程。但他為了保守神工秘密,在法庭上只說了一句:"我跟各位保證,我是無辜的。"在旁的主教和教友們淚眼看著 這位神父被帶上手銬帶走了。

20年後,教區風琴手生命垂危。他請地方官來,在眾人面前告訴法官:當年他才是殺人兇手,動機是他把對方殺了是想娶被害人的妻子。殺人後,他把槍藏在了祭台下邊。

真相大白,法院趕緊把神父無罪釋放的檔快馬加鞭地送往西伯利亞。但已經遲了,神父由於長期苦難和勞役的折磨,在檔到達前的兩個星期前已經過世了。

所有聽告解的神父,都嚴守教會法規。走進告解亭,脖子上掛上紫白兩色的領帶,坐在神工架下,就成了天主和罪人間的仲介,有了赦罪的權柄。他代表耶穌,同情 人們靈性的軟弱,憎恨人們得罪天主的罪過,替人們肩負各式各樣的十字架,求天主寬赦大大小小的罪過。對待每位來辦告解的信友,都是認真地傾聽,苦口婆心地 勸導,推心置腹地分析,正確無誤地指點,把迷途亡羊領回主的羊棧。

聽告解神父既因愛主的緣故忍受罪人得罪天主的痛苦,又要忍受身體的勞神、疲憊、饑餓、冷熱的痛苦。像聖維雅內神父每天在告解亭長達14個小時,衣袋裡放上 幾顆土豆,成了每日的食糧。做一個神父不容易,做一個專聽告解的神父更不容易。然而蔡國祥神父還是這樣心甘情願樂呵呵地接待每一個來告解的信友,樂意做罪 人的朋友、父兄、明師、神醫。這是什麼緣故呢?因為他真正體味到主耶穌在《聖經》裡講的亡羊的比喻:"對於一個罪人的悔改,在天上所有的歡樂,甚於對那九 十九義人個無需悔改的義人。"(路15:7)

作者:黄吉祥
来源:《信德報》2016年3月10日,10期(總第668期)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