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我為聖嚴法師的信眾祈禱。

台灣與全世界很多人都為聖嚴法師的圓寂同表哀悼,包括他在天主教界的多位朋友與仰慕者,不過他的弟子想必對此感觸最深。

我祈禱,他的弟子在為敬愛的師父圓寂而感到哀戚之際,可以獲得安慰。即使是修行不錯的佛教徒,他們的信念與修練雖可幫他們掌控欲念與情緒,但他們還是凡人,痛失像聖嚴法師那樣親近與重要的長者時,還是需要時間處理那樣的情緒。

不過我更祈禱,他的信眾與弟子可以持續發揚師父的法業與精神。聖嚴法師有一套獨特、謙卑、有效傳授智慧與祥和的方法。

多年前,聖嚴法師和我曾在李濤主持的談話節目上碰面,那是週日午間在華視現場直播的節目。當時我有點緊張,因為我從未和聖嚴法師說過話,擔心不懂他的佛門用語,或不經意出言不當,而冒犯這位備受推崇的佛教大師。

但我的恐懼是多餘的,我們交談與討論幾分鐘以後,我可以感受到聖嚴法師的無限良善與親和力。他微笑聆聽我偶爾在佛寺裡,或遇上佛教徒朋友時的尷尬經驗。當我提到禪修已變成我精神與禱告生活的重要部分時,他點頭稱許。他和我一樣,都希望宗教能在改善大眾德行與社會健全發展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節目接近尾聲時,聖嚴法師起身走向我。我感覺自己像磁鐵一樣吸向他,還得壓抑自己才沒給他一個義大利式的擁抱。(我知道佛教僧侶在情感的肢體表現上非常嚴謹。)不過,他還是上前緊握我的手臂。當下,一位佛教僧侶和一位天主教神父就在一大群電視觀眾的面前,因友誼與相互敬重彼此相擁。

我和這位獨特的精神領袖還有多次見面與相處的經驗。有一次,聖嚴法師到光啟社來參觀,學習電視節目的製作流程。我也很榮幸能參與他推動的「心靈環保」多媒體活動。他選擇光啟社幫他製作電視節目。去年,他再度蒞臨我們的攝影棚,拍攝一系列提倡社會道德的電視廣告。

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我的良師益友──聖嚴法師。他雖腎疾纏身,依舊展現出那啟發芸芸眾生的光輝、祥和與親和力。

我希望各位能了解,恕我在此為這位宗教大師與其信眾祈禱時流下一些眼淚,我祈求天主在聖嚴法師踏上另一個世界時,讓他的光輝持續照耀這世上的我們。

撰文/丁松筠(Jerry Martinson);翻譯/洪慧芳

【詳細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2009年3月號──訂做一個我My Face, My Self;訂閱人籟論辨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