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們宗教之間的交流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雖然年紀大了,能力也有限,但我也希望在這方面盡一臂之力。儘管不能做很多事情,但是向你們表示出天主教對佛教的好感,互相瞭解,互相尊重,這樣來慢慢增強我們宗教間的友誼,為了和諧的世界而共同努力。"

今年83歲的法國神父高照民剛剛到來,就操著流利的中文做了這樣一番開場白。

高神父已經是龍泉寺的老朋友了,兩年前的夏天他初次來訪龍泉寺,受到師父的接待,並且在見行堂為僧俗二眾做了一場演講,講到了自己與中國和佛教結緣的經歷等等。師父博客上有兩篇文章記錄了那次來訪以及講演內容:《一位老外看中國佛教》及《中國沙彌和法國神父的對話》。去年他也曾到訪。

促使高照民神父與中國佛教結下甚深緣分的是一本名叫《中國佛教寺廟指南:漢族主要寺院的歷史及文化遺產》(GuidetoBuddhistTemplesofChina,HistoryandCulturalHeritageofthe
MainMonasteriesoftheHanNationality,Macau,MacauRicciInstitute,2009,526pp.)的書,從2003年到2006年,當時已經跨入70高齡的高神父,親自探訪了中國157座寺廟。

儘管人們可以將這本書當做是一本旅遊指南,但是高神父的寫作初衷卻不限於此,單從體例上來看,本書分別從八個角度來對各寺廟資訊進行組織、對照和標準化:

1、寺廟的位址、電話號碼、傳真號碼、電郵位址或URL;2、到達各寺廟的途徑和方式;3、各寺廟所屬的佛學宗派;4、各寺廟從其創立到現在的簡史,包括那些通過口述傳達的史料;5、各佛教寺廟目前的情況,包括方丈的傳記、廟宇社區的構成、以及對以往男院主持或女庵主持的簡要傳記;6、介紹創辦寺院的祖師,並講述關於那些靈魂仍長存於寺院的著名尼姑/僧侶的傳奇故事;7、對寺廟建築及其隨後歷史轉變的概要;8、各寺廟的"文化和藝術遺產"清單,其內容包括古墓、神樹、古跡、刻有佛經的石碑、禮拜用具、以及樂器。

高神父來自天主教的主要修會之一:耶穌會,明朝時入中國傳教的利瑪竇,清朝的湯若望、南懷仁、郎世寧等,都是該會成員。耶穌會最主要的任務是教育與傳教,其組織嚴密,紀律森嚴,成員多受到過比較高的教育。

20世紀以來,世界越來越呈現出地球村的面貌以及多元化的趨勢。為解決新時代教會所面臨的諸多問題,羅馬天主教會於1962年至1965年,集全球近2200名教長,召開了著名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簡稱"梵二會議"),整理、修訂了個整個教會從組織、儀軌、教理到法令等的諸多文獻,發佈對外宣言。其中在《教會對非基督宗教態度宣言》中寫到:"教會勸告其子女們,應以明智與愛德,同其他宗教的信徒交談與合作,為基督徒的信仰與生活作見證,同時承認、維護並宣導那些宗教徒所擁有的精神與道德,以及社會文化的價值。"

當時還年輕的高照民神父,深受"梵二會議"跨宗教教育與交流思想的影響,加上其本身的傳教熱情,隨著後來在臺灣與日本工作期間與佛教的接觸,使他越來越萌生出深入瞭解佛教的念頭來。他在書中寫到:我們每個人現在都可以"與多種宗派的佛教徒展開友好且富有成效的對話,以此共同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一個和平、公正、友愛的世界"。

中午禪興法師接待了高神父,不同于兩年前的講座,下午常住安排高神父與幾位出家眾進行了近距離的自由交流。東方與西方、法國與中國、天主教與佛教、神父與和尚、老人與年輕人,這種種的不同讓大家之間的交流充滿了張力。

有人很關心地問高神父:最近有沒有回過家,家人如何?這樣在我們的文化中表示關切和禮貌的話。高神父說他很久也沒回去了,法國還有哥哥和妹妹。因為天主教神父都奉行獨身的傳統,所以他也沒有其他的家人。在我們對其家人進一步表示關切的詢問中,高神父說,對他們來講,儘管家人也是很重要的,但是沒有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與自己所負責的信徒們之間的關係。這就提醒著我們,首先要從自己固有的文化觀念中跳出來,才能避免一些基本的誤解。

說到這裡,正好這次高神父談到了他自己的神學博士論文,主題就是關於天主教教職人員的獨身傳統,這本名為《僧侶獨身的使徒起源》(ApostolicOriginsofPriestlyCelibacy)的五百多頁的專著1981年出版法文版,1990年出版英文版。在書中高神父通過扎實和廣泛的資料研究、列舉,將天主教僧侶的獨身傳統一直追溯到耶穌的十二門徒那裡去。他認為,因為耶穌是"出家修行"的,他們門徒們也都效法他,儘管至少其中一人當時已婚,但跟隨耶穌之後,也離開了自己的家人,而選擇將自己的全部身心奉獻給天主的事業。"我做的這樣一個研究,當時就是一個研究,但是現在卻越來越顯示出它的價值,"高神父如是說,"當今這個時代,天主教僧侶的獨身傳統越來越受到世俗觀念的質疑與挑戰,在全世界範圍內也逐漸成為一個話題,甚至有少數教內人士也開始發出了反對的聲音。"正是基於他們這樣的一種傳統,也常常讓我覺得與天主教的神父之間好像更好溝通一些,因為我們同樣都是"出家修行"的,也都在不同的程度上節制著自己的欲望,都是將自己的全部身心與生命奉獻給自己的信仰與追求。

關於天主教與基督教之間的不同,也是很多同學比較想要瞭解的。高神父首先談到,在英文中表示新教的是Protestantism這個單詞,Protestant本來是抗議和反抗的意思,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所說的基督教,直譯的話就是"反抗教",這顯得不太好聽,所以翻譯成中文的時候就選擇了一個更響亮的名字,叫做"基督教"。16世紀初,在當時的羅馬天主教會長期腐敗的情況下,馬丁•路德發起了宗教改革運動,他們反對與否定傳統的天主教神職人員充當信徒與上帝之間的溝通橋樑的作用,而主張個人憑其信仰而建立與上帝的直接溝通,新教由此而生。也是在這一時期,由於受到新教力量的不斷衝擊,在天主教內部產生了一股維新改革的思想,高神父所屬的"耶穌會"的成立正是這個勢力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從內部改革教會。作為對新教主張的抵制,耶穌會的成員必須對教會絕對服從。

“天主教神父之所以能成為神父,是受到天主的選擇,他們負責著信徒與天主間的溝通,有幾樣重要的聖事為其職責,比如‘聖餐儀式’和‘告解儀式’等等。"高神父說到。

“那麼新教信徒在宗教生活中失去這些儀軌的話,對他們的信仰狀況是否會造成影響?"

“我認為是會有影響。比如一個人犯了罪,去找天主教神父告解,當然他要接受世間法律的懲罰,但是通過這樣在神父參與下的告解儀式,他的罪就能夠得到天主的寬恕。如果沒有這樣的告解,就只能憑藉自己與上帝的溝通了,是否得到寬恕,誰說得准?"高神父說到,"另外在對《聖經》的闡釋上,也有不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天主教會對聖經的闡釋是有其傳統(傳承)的,這一傳統可以追溯到耶穌的十二門徒。比如在著名的最後的晚餐上,耶穌拿著一塊麵包說:這是我的身體。按照天主教的傳統,耶穌當時講這句話的時候,他已經將這個麵包的性質改變了,它真的成為了耶穌聖體的本身。這一理解是來自當時在場的耶穌的門徒們,作為他們的繼承者,我們一直按照這樣的傳統來理解這句話。而對新教來說,他們對《聖經》有自己的解讀,那麼他們就可以說,這句話只是一種象徵的意味。"

20世紀以來,歐洲各國紛紛走向了政教分離的道路,在多元宗教文化混居的情況下,奉行著信仰自由的原則。各國原有的占主流地位的傳統宗教,逐漸淡出一些原本由其主導的社會生活領域,比如教育、衛生等等。近年來也呈現出一些進一步世俗化的趨勢,比如1999年,法國強烈反對即將通過的《歐洲基本權利憲章》中提到任何有關歐洲基督教傳統的字眼;2000年5月,希臘政府刪除了公民身份證上的"宗教信仰"條目等等。

“法國現在的年輕人選擇作神父的人數有何變化?"有同學問道。

“在法國這個數字在降低。"高神父說,但同時他也表示,在世界其他的地方如拉美等這個數字在提升,所以從全球來看,還是上升的趨勢。

您認為我們應該如何來面對這種世俗化的力量對傳統宗教的影響?"

“我認為最重要的,你們佛教要有一些高僧大德,我們天主教要有一些聖人聖女出現,我們最需要的是人。因為聖人最成功地效法耶穌基督的榜樣,最成功地按照耶穌基督的福音去生活,所以叫做聖人。而佛教的高僧大德也不在於外在的名聲與才智,他們是最瞭解佛陀的道理,並且按照佛陀的要求去生活的人,在道德方面達到一個最高的境界。"高神父說。

“那麼如今這樣的社會環境,是否會對您所說的這些聖人的出世造成不利影響?"

“可能會有影響,但是同時也是一種激勵,愈是這樣的時代,愈是需要這樣的聖人的出現。"高神父說到。這讓我想到兩年前上一批比丘法師們去受戒之前,師父對他們的策勵:要希求成聖成賢!

“您當神父已經有五十多年了,能不能談談這麼多年來您在宗教生活中的體驗?"有同學問到。

“最重要的一點是我越來越體會到天主的存在,以及他對我生命的安排和主宰。"高神父說到。

“您是否對法國年輕人如今加入教職人數的減少而擔憂?"因為一下午的談話中,我都沒有在這位老人的身上感受到這一點,所以特意如此發問。

“耶穌與我們同在,我們會越來越好的。"高神父的回答讓人感覺到他根本上已經超越于悲觀與樂觀,而純然是一種信仰的境界。

儘管與他持有不同的世界觀,但我還是被他那篤定的信心所感染。如同他們篤信天主,我們篤信的是三寶。我想,單說這種篤定的信心,也是大家之間一個根本的相通之處,它應該也能夠成為不同宗教之間相互尊重的基礎,而不是從這一點走向對立。

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我們結束談話的時候,高神父拿出了裝訂的幾頁書稿,我看到上面有弘一大師的法照。"我最近在寫作一本新的書,這本書會介紹50位中國佛教的高僧大德。我知道你們的寺院與弘一大師有淵源,所以將弘一大師的這一節拿來請你們幫忙看一看,有什麼問題請告訴我。"這又是一個驚訝。原本寫作上一本書,高神父已經走訪的當代中國150多間寺院,並且和其中的很多大德都有過深入的交流,建立的深厚的友誼,這次又為五十位古今高僧做傳,看來他與佛教的緣分確實不淺,而且這緣分也正在越結越深。

“也許下輩子我會再來!"

禪興法師送給高神父我們這年新出版的八語微博書和師父的感悟人生英文版等圖書,高神父很喜歡,他也表示今天能夠和大家在一起,感受到大家對基督教的關心和瞭解,他感到非常的開心。

“我會為你們祈福的,也希望你們祝福我。"在告別的時候,高神父這樣說到,"我已經八十三歲了,不知道是否還有下次機會來到這裡。當然,也許下輩子我會再來!"

我們也相信,憑著這樣深厚的緣分,我們將來一定還會相會。

本文轉載自學誠法師的博客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