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南堂
北京南堂

「南堂」即聖母無原罪堂,位於宣武門內前門西大街,是北京歷史最悠久的天主堂。1605年(明萬曆卅三年),利瑪竇曾於該處建立起一座經堂,1650年湯若望建造一座壯麗的大堂,但因地震及火災焚毀,後為乾隆皇帝賜銀萬兩修復。

1900年南堂及附屬建築被義和團焚毀,1904年又重新建造大堂及其他房屋。1959年自選自聖的第一位北京主教再設堂於此,文革期間被關閉,於1971年獲准對海外人士開放,從1978年開始當地教友能公開地表示他們的信仰,北京的聖堂也慢慢地獲得解禁重開。這一切都要感謝天主,主基督所建立的教會,必會永遠存在,直到今世的終結(瑪廿八20)。

上午八時十五分專車前往天安門廣場及紫禁城參觀,首先我們來到位於北京市中心,始建於明永樂十五年(1417年),是五四運動(1919年)的發起地,面積廣達44公頃的天安門廣場。廣場上建有人民英雄紀念碑,東側是中國革命博物館和中國歷史博物館,西側是人民大會堂,南側是毛澤東紀念堂。天安門廣場號稱世界上市內最大的廣場,約可容納百萬人以上。

我們在此短暫停留後,即前往廣場後面的紫禁城參觀,紫禁城位於北京市中心,是明、清兩代帝王處理朝政和居住的皇宮,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最完整的古代木質結構建築群。始建於明永樂四年(1406年),前後有廿四位皇帝相繼在此登基。

紫禁城又稱故宮,面積廣達七十二萬平方公尺,有殿宇樓閣8707間。紅色宮牆外環繞著護城河,最有名的建築是太和殿。1987年故宮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紫禁城
紫禁城

欲進入故宮參觀,必須先經過午門排隊購票後方能憑票入城;凡是旅行社組團的,通常由導遊代為購票即可,同時也可享受團體票的優惠。人群魚貫進入宮廷後,放眼望去,到處萬頭鑽動,人山人海;雖然天空飄著細雨,仍未影響遊客的興致。有的仔細觀賞宮殿內外高貴典雅、古色古香的建築,以及宮殿內部的擺飾,諸如皇帝上朝聽政用的龍椅、新婚用的洞房、文房四寶、雕樑畫棟等。有的忙著四處拍照,準備為自己的人生留下一點回憶和紀念。

上午十時卅分,我們由南面的神武門離開這個令人賞心悅目、流連忘返的景點─紫禁城,搭車前往位於北京市定阜大街一號輔仁大學(現為北師大教育學院)參觀,當我們一行廿五人進入校門時,即被守衛的門警擋駕,原來北京的大學,並不像台灣的大學完全開放,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進出,而是必須先提出申請核准才能入校參觀。幸好我們台灣的領隊張淑增女士有備而來,她到對面的輔大校友會找秘書長周國正教授,請他出面引導我們進校參觀,才沒有讓我們失望而回。

北京輔仁大學於1929年在定阜大街濤貝勒府設立,面積六十餘畝。原濤貝勒府之宜安宮,後改為司鐸宿舍的客廳;1930年改撥為輔大附中。周教授先領我們參觀教學大樓,大禮堂由於適逢假日未開而作罷;隨後又領我們到原恭親王府西側「西書房」之斜廊參觀,隨著廊子的轉折,迴廊典雅之景緻亦隨之變換,迴廊的結構都是由木質雕築的,顯得古色古香,十分宜人。最後來到歷經滄桑,年久失修,雖被列入古蹟,但已成「危樓」的木質精雕樓房,整幢建築沒有用過一根釘子,都是由榫頭接合而成,堪稱藝術傑作,雅俗共賞。周國正教授非常關心這幢木彫樓房,不忍心任其破毀,正尋求有識之士,設法加以維修,以還其原貌,願天主賜福他完成心願。

參觀輔仁大學後,團長嚴任吉神父順便邀請周教授同我們去「全聚德」餐廳共進午餐,聊表對他的謝忱。

午餐後,我們送別了周國正教授後,隨即轉往位於北京城南端的天壇公園參觀。

天壇公園

天壇公園建於明永樂十八年(1420年),面積約273萬平方公尺。是明、清兩代皇帝祭祀天、祈雨和祈禱五榖豐收的地方。天壇是中國最大的壇廟建築,它的建築佈局、結構與裝飾,不僅在中國建築史上有重要地位,也是世界上現存古建築的珍貴遺產。

祈年殿是天壇的主體建築,殿呈圓形,由藍色琉璃瓦蓋頂;皇穹宇外圍圍193公尺的圓形高牆,為著名的回音壁。天壇於1988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往天壇的通道兩旁遍植柏樹,株株挺立,猶如衛兵站崗,非常莊嚴,加上綠草如茵,景色十分宜人,徜徉其中,令人心曠神怡。

離開天壇回到市區,其他團員想逛百貨商場購物,我與本會四位弟兄及錢鈴珠老師則脫隊分搭兩輛計程車前往位於西什庫大街33號的北堂(救世主堂)朝聖。

北堂最初的原址是在三海的中海西畔(今北京圖書館的斜對面),為清康熙皇帝酬謝傳教士的賜地,康熙並親撰匾額「萬有真原」給聖堂。1887年清廷為擴展宮廷範圍,北堂也在圈禁之內,乃遷移到現址。1900年義和團反覆圍攻北堂達兩月之久,約三千名教友躲避在堂內,在樊國樑主教保護下終於得救。抗日勝利後,第一位華籍樞機主教田耕莘於1946年曾設公署於此。文革期間被迫關閉並沒收,中共政府於1985年宣佈將北京最大的天主堂(北堂)交還給天主教會。

下午六時卅分,我們離開神聖莊嚴、宏偉壯觀的北堂,仍然分搭兩輛計程車前往「暢德軒」餐廳與其他團員會合,並共進晚餐。

晚上八時一刻回到馬可波羅酒店後,我與曾慶導、陳輝立和徐森義三位弟兄及張瑞雲姊妹搭乘地鐵前往東堂朝聖。不料,人口高達一千三百萬的國際都市,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地下捷運列車只開送風空調而沒有冷氣,不知是否為了節省用電或是沒有冷氣設備。一進入車廂,汗水就急著流出,完全無法抑制。地鐵的前後通道,都有地攤擺設,叫賣聲此起彼落,顯得有點嘈雜,然而,這卻是無業的百姓度日糊口的辦法,任何人都不忍苛責,反而寄予無限的同情。

東堂又稱王府井教堂
東堂又稱王府井教堂

出了地鐵,再經人行步道商店街步行廿分鐘才抵達東堂,此時已是晚上十時了,因此,聖堂門都已關上了,無法進堂朝聖,只能面向聖堂正面稍作簡短的默禱後離去,十時卅分回到馬可波羅酒店休息,結束此行最後一天的朝聖暨觀光的行程。

7月12日清晨去南堂參與六時的彌撒,在彌撒中特別感謝天主這八天來所賜給我們的種種恩惠,同時也感謝天主賞賜我們這趟朝聖之旅都能順利平安。並祈求天主降福我們耶穌會所從事的一切,並使全體會士都能忠於吾主的召叫,善度修會的生活,為天主的愈大光榮及人靈的得救,不畏任何犧牲。二求天主賞賜大陸的教會早日恢復自由,中華民族都能皈依基督。三求天主賜給我的同胞兄弟姊妹也能獲得救恩。四求仁慈的天主賞賜已去世的父母、二哥及三哥的靈魂早日升天。五求天主垂顧那些託我代禱的人們,賞賜給他們所需求的恩惠。

上午八時離開馬可波羅酒店,專車前往首都國際機場,準備搭乘中午十二時十五分由港龍航空公司901次飛往香港的班機;由於該次班機延誤至下午一時才起飛,因此四時才降落香港赤臘角國際機場。原定十七時四十五分由港龍航484次飛往台北的班機,竟延誤兩個小時,領隊張淑增女士遂向航空公司索取餐卷分送團員在航廈內用餐。十九時四十五分飛機終於起飛,經過一個小時又四十五分跨越台灣海峽的飛行,於廿一時卅分平安降落桃園中正機場。在提領行李後,團員們互道珍重再見,各自返家,結束八天來大家同進同出、有說有笑、溫馨和諧的相處。我與本會弟兄及張瑞雲姊妹於廿三時抵達神學院,感謝天主!(全文完)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輔仁聖博敏神學院禮儀研究中心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