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中山陵
南京中山陵

遊畢長江大橋後,我們轉往南京最後一處旅遊景點,位於南京市東郊,鍾山南坡的中山陵,是國父的陵墓,建於1926~ 1929年間,佔地一百卅多公頃。陵區建築總體輪廓似一口巨大的「自由鐘」,主要建築有牌坊、墓道、石門、碑亭和墓室。

周圍林木蔥鬱,景色秀麗,環境清幽,猶如世外桃源;不過,現在的中山陵,已成為遊客的觀光景點,因此,白天的人潮不斷。大多數的國人,都是滿懷肅穆和崇敬之情,來向這位出生於1866年11月12日,歷經十次起義,終於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締造中華民國;並首創三民主義、五權憲法,1925年3月12日逝世,死後被追尊為國父的孫中山先生的陵寢表達追思之忱。

在陵園停留了一個小時,眼看「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於是我們上車前往「夫子廟貴賓樓」餐廳用晚餐,九時三刻回到「狀元樓酒店」休息,結束今天愉快的旅程。

7月9日上午八時,專車前往南京機場,準備搭乘十時零五分由中國國際航空飛往北京的班機,不料,飛機延誤至十一時廿分才起飛,於下午一時十五分降落北京國際機場。因在飛機上已用過午餐,所以一出機場大門,就由當地的林姓女導遊帶領我們展開朝聖及觀光的行程。

首先,我們來到北京阜城門外車公庄黨校花園裡的利瑪竇墓園憑弔:利瑪竇(Matteo RICCI),字西泰,1552年10月6日生於義大利的馬切拉塔城(Macerata)。1571年8月15日入耶穌會,1580年晉升司鐸;兩年後由范禮安(Alex Valignani)神父召赴澳門學習漢語。1583年,他與羅明堅(Michal Ruggieri)神父同赴肇慶。

利瑪竇墓園
利瑪竇墓園

利瑪竇在羅馬求學時,精於數學及地理。於是他繪製了一幅「萬國輿圖」懸於寓所,又進一步製造天體儀和地球儀,以及計時用的日晷,以他的明智與機靈,深得人心,文人學者們常來過訪而引以為榮,並彼此建立了友誼。為了適應中國的風俗習慣,他改用華名利瑪竇。1601年,利神父一行進京呈獻貢物。皇上對所獻的天主像和聖母像頗為尊重,置於御前;而對自鳴鐘尤為喜愛。

1609年,利瑪竇在北京創立了天主教在中國的第一個善會組織─天主之母善會。利瑪竇雖在北京,而心繫全國;他既要領導所有傳教士,以身作則,勤勞不輟;又要培育新教友,扶植望教者。他還要著書立說,並督率建一大教堂的工程。此外,與各地神父們的信札往來,以及無法推辭的宮廷應酬,也在加重他的工作份量;在心力交瘁的重壓下,他一病不起,於1610年5月11日辭世,終年57歲,遺命龍華民(Nicolas Longlbardi)神父為其繼任者。他在中國生活和工作了整整28年,明朝皇帝特賜葬於京城,到現在將近四百年之久,「耶穌會士利公之墓」碑依然挺立在北京黨校花園裡的墓地上,和他在一起的還有湯若望與南懷仁的陵墓。

在緬懷利公的感人事蹟後,更能惕勵自己,追隨其為吾主聖名的愈大光榮及人靈的得救,服務犧牲,死而後已的芳表。

憑弔過利瑪竇墓園後,我們來到北京西郊,享譽全球的頤和園,一進入園內,果然人山人海,最奇妙的是:在成千上萬的人群中,你很難找到兩個人的面容、身材、個性或嗜好是完全一樣的;由此,你不得不讚嘆上主的奇工妙化。

頤和園
頤和園

頤和園建於清光緒年間,在北京西北萬壽山麓昆明湖畔,為慈禧太后避暑聽政之地。萬壽山是由人工挖築昆明湖的廢土堆築而成的,其工程之浩大,由此可想而知;然而也因此形成湖光山色,景色更加迷人。濱臨湖畔的長廊繞湖數公里,廊頂內側及兩邊的彩繪,無論是人物、山水、花木、飛禽走獸或水族,幅幅生動,栩栩如生,千幅畫中,從未重複,實在令人拍案叫絕!南風由湖面吹來,帶有幾分涼意,頓覺暑氣全消,舒爽無比,不愧是皇家的避暑勝地。由於時間的關係,沒能搭乘遊艇繞湖賞景,是此行美中不足的地方。離開頤和園,用了晚餐後,我們即回位於北京市宣武門內大街的馬可波羅酒店休息。

7月10日上午八時離開酒店,開始我們今天的旅遊行程。首先導遊帶我們來到北京最大的玉彫廠參觀。廠內的玉雕成品,琳瑯滿目,種類繁多,諸如歷史人物、花木山水、飛禽走獸、爬蟲水族、手鐲項鍊、耳環頭釵及玩具飾物等,件件都是精雕細琢,人間極品。然而身為修士的我,即使喜歡,也只能夠徘徊於「大的不中意,小的買不起」的窘境。

十時卅分抵達居庸關參觀嚮往已久的萬里長城,居庸關一帶的長城依山勢而建,高低寬窄不一,外牆則用整齊巨大的磚石築成,每隔一段距離便有城台,在城牆上可遠眺連綿不絕,高低起伏的壯觀外貌,氣勢十分宏偉。

「萬里長城」,不愧為我國,亦為世界最大建築物之一,初為燕、趙、秦等數國為本身防務分築,迄秦滅六國後,聯綴其首尾,自嘉裕關起,迄山海關,長二千三百公里。其工程之艱鉅與浩大,實在令人不敢想像,每天慕名而來的中外遊客,絡繹不絕;每逢假日或寒暑假乃旅遊旺季,人潮更是不斷,長城上之通道,經常擠得水洩不通,寸步難行,今天也不例外。原來攝氏廿五度又逢陰天的涼爽天氣,一小時的登城往返,個個汗水淋漓,全身溼透;究其原因乃是城道陡斜及人群過於擁擠之故。

早期的萬里長城,只供防禦之用,而現在的萬里長城,卻由於科技的發達及武器的進步,早已失去防禦的功能;然而,由於它是千年古蹟,已經成為中外遊客不可或缺的觀光景點,這也是當初築城者所始料未及的,您說是嗎?

午餐後,我們隨即前往北京最大的景泰藍工廠參觀,從成形、燒烤、磨光、上色、彩繪到鍍金,都是分工而行;而最難也最精巧的工夫應屬彩繪了,因為經過繪畫師的彩繪之後,各種造型的瓷器才有了生命,並因而彰顯出它的高貴和價值。

明十三陵
明十三陵

離開景泰藍工廠後,我們轉往明十三陵之定陵參觀,定陵是明代第十三世帝王神宗的陵墓,是十三陵中目前唯一被挖掘有地下宮殿呈現的明陵,分前、中、後三部分,分別置放神宗及兩位皇后的靈柩。地下宮殿約有八層樓深,室溫終年保持在攝氏廿四度左右;夏天由平地下到宮殿,頓覺清涼無比,猶如置身冷氣室一般。

原來陵墓深居地下宮殿,即是有意在去世後,遺體能夠遠離塵囂,圖個安寧之所,同時也能確保陪葬之寶物的安全;然而,當今的執政者,不知是為了觀光的需要或基於考古的目的,竟將與世隔絕並深居地下的宮殿掘開,取出陪葬的金飾珠寶後,開放給中外遊客參觀,果然天天吸引大批人潮,進出地下宮殿。由於遊客大多數是旅行社組團而來。導遊為了向隨團的旅客解說,亦因遊客擁擠,人聲嘈雜,不得不用擴音器,以致解說聲有大有小,此起彼落,互相干擾,難免造成遊客不知所云的窘境。昔日莊嚴肅穆,何等神聖的靜地,如今變得像菜市場一般的喧嘩,相信明神宗皇帝地下有知,一定十分難過。

7月11日適逢主日,同團的神父修士和教友,步行前往距馬可波羅酒店約五分鐘行程的北京南堂參與早晨七時的彌撒。中文的彌撒過程與台灣的教會無異,完全採用梵二大公會議以後的儀式,而稍早於六時的拉丁文彌撒,仍採用梵二之前的儀式,即主祭背向教友舉行感恩經暨成聖體聖血禮,而教友在彌撒中始終保持跪姿。祈望大陸的愛國(地上)教會和受迫害(地下)的教會,能夠早日取得彼此的諒解,盡釋前嫌,在基督內達成心神的合一。(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輔仁聖博敏神學院禮儀研究中心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