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修士於寒山寺

在夜遊南京路人行步道商店街短短一個小時之間,竟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原來有一位姑娘向我們同團的一位修士表示肚子餓,沒錢吃飯。我們這位年輕又缺少經驗,但富有愛心的修士,就動了憐憫的心,於是就帶她去吃飯,吃完飯後,又要求修士帶她去打電話;然後對修士說,她沒有地方睡覺,請修士帶她回家睡覺,此時,修士才驚醒過來,立刻甩掉她。

當他向我們述說這段奇遇時,似乎餘悸猶存,然而,我卻安慰他說:這是一種「難得」的經驗,可謂「不虛此行」,修士聞之,不禁莞爾。

晚上十點三刻回到光大國際酒店,結束今天充滿感動、驚奇及愉快的行程。

7月7日,上午八時卅分,專車啟程離開上海光大國際酒店,亦即準備離開人口多達壹仟柒佰多萬,經濟十分繁榮、商業非常發達,路上車水馬龍,街上車馬喧闐,一遇上下班時就車馬幅輳,寸步難行,人民生活水平堪稱全國最高的上海而前往此次朝聖之旅的第二站─蘇州。途經「京貢先」珍珠藝品店參觀,提到「珍珠」乃是女人的最愛,此店的珍珠源自江、浙兩省交界處,面積號稱三萬六千頃的太湖。介紹人當場剔開蚌殼,亮出珍珠,眾人無不驚呼讚嘆!

珍珠的種類繁多,大小不同,顏色各異,花紋有別;顆粒越大,價值越高,而黑色珍珠又比白色珍珠來得貴重,但若與金黃色珍珠相較,其價值有如金銀一般,不可同日而語。在店內,我們看到價值百萬的金黃色珍珠,閃閃發光,不斷引人圍觀;顆粒之大,猶如乒乓球,其晶瑩美麗,無不令人嘖嘖稱奇。

用珍珠製成的珍珠膏及珍珠粉,更是養顏美容的聖品,頗受女性的遊客喜愛,選購者十分踴躍,難怪店內的服務人員,個個笑逐顏開,不停地點頭稱謝!

我們於上午十一時卅分來到距上海84公里,距南京225公里,並有東方威尼斯之稱的水都─蘇州。下了滬寧高速公路蘇州交流道後,隨即上來一位蘇州當地的男性導遊,帶我們先去「獅子林」參觀。

「獅子林」在蘇州是個頗負盛名的觀光景點,它位於蘇州市獅子林巷神道街,原建於元朝時代;園中諸石峰狀如獅子而名之,是四大名園之一,特點在於假山設計匠心獨運,重巒疊嶂,再點綴以榭木亭台,小橋流水,蓮花魚池;而園內數百年前的古式建築,最能引起遊客思古之幽情。

午餐後,前往蓮香橋(三香路)聖母七苦堂朝聖,並獲得本堂錢神父的許可在聖堂內舉行感恩祭,彌撒後,由在該堂幫忙牧靈的楊修士為我們作簡介,原來聖母七苦堂也是耶穌會士的開教地區,對本會在此辛苦耕耘所獲致的成果,完全要歸功於當時犧牲奉獻,不畏勞苦的弟兄們。

離開聖母七苦堂後,隨即專車前往位於蘇州城西楓橋鎮的寒山寺參觀。南朝梁代始建「妙利普明塔院」,唐貞觀高僧寒山、捨得二僧在此住持,更名「寒山寺」,又名楓橋寺。唐代詩人張繼作有「楓橋夜泊」七言絕句詩,千古流傳,非常膾炙人口,詩云:「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官修士於西望洋主教山小堂
官修士於西望洋主教山小堂

寒山寺迄今已逾壹千四佰年之久,整幢建築顯得十分老舊,卻仍然天天吸引大批觀光人潮來此尋幽訪勝,足見它的歷史地位,早已聞名中外,而且歷久不衰。

參觀寒山寺後,我們轉搭可以容納廿五人的客船(小遊艇)繞遊運河數公里,欣賞河邊兩岸的迷人風光。然而住在運河兩岸的居民,經年累月生活在潮濕的空氣中,有時由於住家的污水排入河中,偶爾難免會有臭味撲鼻相伴;由於習慣已成自然,因此並沒有對他們的日常生活帶來太大的困擾,反而由於觀光的人潮,為當地平添不少繁華熱鬧的氣氛,商家幾乎天天門庭若市,個個笑逐顏開。

離開寒山寺後,我們前往「金滿樓」餐廳用晚餐,之後轉往「觀前街」人行步道商店街夜遊,晚上十時回到蘇州相城區陽澄湖東路的「南亞賓館」休息,結束今天長達十四小時豐富且難以忘懷的旅程。

蘇州盛產絲綢,尤以美女著稱,古時通往西方的絲綢之路,即以蘇州為起點;而相傳歷代皇帝挑選嬪妃,必以蘇州美女為最愛。據說蘊育美女的條件,以氣候最為重要,而蘇州北有長江,西臨太湖,貫穿市區的支流無數,加上下雨的日子頻繁,整座城市經常被潮濕的空氣所籠罩,因此,女人的皮膚經年累月在潮濕的空氣及優良的水質滋潤下,就會呈現白皙細嫩,而且白裡透紅,信不信由你!

7月8日上午八時,專車離開素稱「美女之鄉」的蘇州,向西往南京的方向前進。南京距蘇州有225公里,大約需要三小時的行程,途經絲綢工廠及翡翠藝品店參觀:進入絲綢工廠後,服務人員先告訴我們如何分辨絲綢的真偽,唯一的辦法就是點火燃燒,並由燒成的灰及其味道便可辨識,因為只憑肉眼,很容易成為魚目混珠的受害者。

絲綢的製造過程,是先將蠶繭煮過,並分別單蛹繭和雙蛹(亦稱鴛鴦)繭,雙蛹繭是由一對雌雄蠶寶寶共同織成的,故名鴛鴦。單蛹繭由機器負責抽絲,專供製作成衣、圍巾、方巾等飾物之用,而鴛鴦繭則由人工拉成平面狀,專供製作蠶絲被之用,蠶蛹可當作藥材使用,而且價值不菲。

「翡翠」是由一種綠色而且非常密緻的半透明硬玉所琢成的,它可以琢磨成手鐲、指環、項鍊及各種人形、動物之飾品,它與鑽石、金飾、珍珠及瑪瑙,同樣受人喜愛。店內的翡翠飾品,琳瑯滿目,美不勝收;雖然無心購買,但對玉匠鬼斧神工所雕琢出來的人形、動物,精巧細緻,而且栩栩如生,仍然讚不絕口。

我們於中午十二時卅分抵達嚮往已久的南京市,隨即前往號稱華東第一豪華的「向陽漁港餐廳」用午餐。進入餐廳,舉目一望,果然不同凡響,無論是吊燈、餐桌、座椅、壁畫及室內的裝潢,都非常講究豪華;一樓並設有亭台魚池,小橋流水。餐廳的面積廣大,可容納千人用餐,室內的佈置十分高雅,而且氣派非凡。

午餐後,我們轉往石鼓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朝聖。遠自1674年教宗格來孟十四世選定首任中國籍主教羅文藻出任南京宗座代牧,1946年中國聖統制正式成立,于斌主教受任命為南京總教區,當時即以石鼓路聖母無原罪堂作為主教座堂。教堂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文革期間聖堂被迫關閉,一切信仰活動完全停止,直到1980年聖誕節才正式恢復傳教活動。

離開石鼓路主教座堂後,我們轉往位於南京市下關和浦江之間的長江大橋參觀,它是一座鐵公路兩用的鋼桁樑橋,正橋長1577公尺,兩岸公路引橋由頗具民族特色的卅四孔曲拱橋組成。東側橋下設有文物、手工藝品販賣部,以及專為遊客的簡介室;橋之上層為公路系統,下層則供火車使用;橋之兩端設有觀景平台,供遊客遠眺及拍照用,設想十分周到。只見橋上公路車水馬龍,橋下車聲隆隆,儼然已成為南北交通的大動脈。兩眼向長江望去,只見江水灰黃,貨輪、遊艇、漁船、泛舟,零零落落,散佈在廣闊的江河上,襯托對面的山景,形成一幅美麗的畫面。此時,我不禁想起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的詩:「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山盡,惟見長江天際流。」(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輔仁聖博敏神學院禮儀研究中心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