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aldrich 3問:關於「人道」的議題,台灣近來也有愈來愈多關注國際人道救援的公益活動。對於世界上貧窮的國家,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都有不同的觀點。世界上已開發國家似乎仍不斷地剝削、壓迫低度開發國家。請問艾神父怎麼看?

答:我很誠實地說,我研究的是生命與倫理,不是經濟。我的意見未必會比你好。不過,我願意分享我基本的原則,就是尊重人,不要分種族與膚色;另外,強國也不可以因為武器、經濟比較強大,就利用其他比較弱的國家。

問題在於,要用什麼方法讓這些貧窮的國家發展起來。有人反對美國到低度發展國家設工廠,因為這是利用他們的廉價勞工。台灣現在也有這個現象,企業家們紛紛到大陸設工廠,就像美國當初到台灣來一樣。可是台灣與大陸可能因為文化的關係、加上人很聰明,所以很快,自己就發展了起來。不過話說回來,外國的公司如果完全不來,發展機會也就小很多。

很清楚的,共產主義是不會成功的,普通的社會主義也不會成功,自由市場與社會保證之間,如何獲得平衡,很難、但卻很重要。現在台灣的自由市場以及民主,已經沒有很大的問題了。

問:台灣現在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家庭暴力與虐童。面對這個問題,宗教有沒有什麼方式來引導、或是提供資源與力量?

答:很多家庭已經在這個狀況下,改變是沒有辦法的,所以需要法律來作最基本的保護。

但是如我之前所說得,台灣應該要回到比較宗教的意識了。我是天主教的,不過,佛教也好、道教也好、儒家也好,家庭的觀念與價值應該要恢復了,還有父母的責任、普通家庭生活應該要恢復了。

傳統的中國文化,即便有家庭暴力,但不會太嚴重,因為家庭裡面很多人都在,父母、公婆、兄弟姊妹都在,他們不會讓家庭暴力出現在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尤其是小孩子。對有壓力的人來說,他在家庭裡面也有人可以紓解、安撫一下。現在,人的身邊沒有父母、公婆、兄弟姊妹,只有另一半,結果他在外面被欺負,回家就欺負自己的太太或先生、或是小孩子。

除了要有家庭、有家人之外,心靈也應該要有寄託。我是天主教的,我相信天主、耶穌基督是最好的寄託,可是如果你信佛教、或是什麼其他的宗教,都可以讓你有寄託。人在痛苦的時候,要有一個方法,寄託自己的痛苦,要有一個對象可以訴苦,宗教也幫助你修身。

另外,人一定要有一個清楚的倫理。我的倫理告訴我,你不可以虐待你的孩子。可是,現在的社會告訴我,我可以殺掉自己的胎兒,那麼,我為什麼不可以打自己的兒子?這一定會這樣發展的。

我的經驗告訴我,百分之八十的台灣的家庭非常的好。很多人告訴我,中國人很自私,可是我說,為了家庭,中國人一點也不自私,中國人為了家庭,什麼事情都可以做。我認識的人當中,沒有人在虐待小孩,我相信會虐待小孩的中國人一定很少,所以一有,媒體就拼命地播。我要說,虐待小孩在台灣是非常非常少數的。

台灣現在是個很矛盾的社會,一方面會殺自己的胎兒,一方面又會極盡可能地想讓小孩做世上最有錢的人的小孩。所以有人說不要生,因為我不能給他那麼多。我說,不必給他們那麼多啊,就自然地給他們愛就好了。

louis aldrich 2問:神父,您到台灣多久了?當初您是在什麼情況下到台灣的呢?

答:我到台灣已經二十五年了。到台灣的原因也很簡單,我們天主教裡面有很多團體、修會,我屬於耶穌會。耶穌會的傳統是在中國傳教,當然也包括台灣。我年輕的時候決定要做傳教工作,我原來比較想去南美洲,但是我的長上說,修會裡面通常比較願意送人去中國傳教,但是因為中國進不去,所以到台灣。我同意,因此他們先讓我到台灣看看,我就先到一個苗栗的客家人家庭裡面住了兩週,我非常喜歡。台灣的天氣很難受,可是台灣的人卻非常的好。

問:您到台灣傳教、修神學、後來又到羅馬念博士,之後又回到台灣。您覺得台灣給您什麼印象呢?

答:台灣人對家庭犧牲的能力,比西方人大很多!還有,台灣人非常的勤勞。在台灣,好像所有的人都很忙,在美國,輕鬆很重要,不能被犧牲掉。可是台灣不是,人好像一直會找新的工作,連神父也一樣,變成工作很多,一直做不完。

我沒有看到一個台灣的男人沒有事情做。如果他沒有工作,他一定為去找一個工作,如果沒有工作,他會去開計程車,很辛苦的!一天十二個小時、十四小時,甚至十六。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我有家庭、我有小孩。這就是台灣人重視家庭、也非常勤奮的情況。美國不是沒有人這樣,但是沒有那麼普遍。

問:台灣人的家庭觀念很重。

答:對啊,可是這也是讓我最憂心的地方。我擔心的是慢慢地,這已經在改變了,因為我們看到年輕人慢慢不想結婚了、不重視家庭了。我覺得應該是受到美國好萊塢的影響。我年輕的時候,美國的電視與好萊塢受歡迎的節目都是重視家庭的,可是現在受歡迎的節目是像Friends(六人行)的節目,裡面所有的人沒有家人、只有朋友。

我在學校服務,常常帶學生做公益服務,我發現年輕人很願意服務,很有愛德。可是,我卻也常常提醒他們,很有愛德固然很好,可是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價值觀卻亂七八糟。現在年輕人流行的價值觀,不是中國的、不是天主教、或基督教的,也不是傳統的佛教、或儒家的價值觀,卻是「後現代性解放」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不會永遠存在,但是中國文化有五千年,會存在不是沒有原因的,雖然不見得完全理想,但是因為它重視家庭,它一定會長久存在的。現在的價值觀,一、兩代就消失沒有了,不會到第三代的。

我們現在在一個危機中,很多的台灣知識份子,把美國不好的都帶來台灣,破壞了很美麗的台灣與中國文化。

問:您在台灣二十五年,走過哪些地方?

答:全島都走過。哈哈。可是很多人問我許多美國、甚至加州的地方,我卻連一次也沒有去過。(未完待續…)

專訪/總編輯郭至楨

整理、撰文/張毅民

本文轉載自中時電子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