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國璽樞機主教在天主教耶穌會的環境裡接受培養,發揚了耶穌會精神,展現不凡的協調度與教導才能。此次單國璽神父被策封為樞機主教,是讓我們一起回顧天主教會貢獻的好時機,更精確的說,是回顧四百年來天主教耶穌會對中西跨文化交流與育才所作的貢獻。同時,讓我們進一步瞭解當代天主教耶穌會使命在台灣的發展。

公元十七世紀末,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利瑪竇來到中國,開創了新的傳教方式。當時的人們無法明瞭這個新方式的原創性,但是事實證明這個方式對當代來講仍是別具新意的,足見其歷久彌新。利瑪竇在宣揚福音以前,會先向對方學習,他深入研究中國文化,直探中國文化的智慧寶藏,並成了中國人交心的朋友。對利瑪竇來說,宣揚福音首重聆聽與對話。在對話中,對話的雙方轉化、成長。基於謙虛與對話,利瑪竇創造了新的傳遞福音的方式。

從歷史上看來,不論天主教或基督教的傳教士,常忽略了這樣的傳教精神,有時表現出的反倒是傲慢的態度。有些外國人將宣揚福音與宣揚本身文化混為一談,但是有些傳教士一直對中國文化感到著迷,透過中國文化,他們看到天主轉化人們的心神,同時讓天國降臨在人間。同樣的,有些中國人成了基督信徒,瞭解基督宗教並非中國文化的大敵,相反的,在基督宗教裡發現「酵母」的小元素,給予中國文化全方位人格教育的滋養,也在基督宗教裡發現走向真、善、美的前導力量。一個人的全人培養、尊重個人的自由,這就是在個人身上宣告天國的來臨。因為天主要被自由的人所愛、所尊崇。在這樣的精神下,單國璽樞機主教接受培養,也是根據這樣的精神,他轉化了結識他的人。

今日,台灣的天主教會經由文教機構的設立,如輔仁大學、靜宜大學、耕莘文教院、台北利氏學社、光啟社視聽室及其他中等教育機構等,傳達出天主教會要在中華文化內工作的意願,不僅肯定中華文化的菁華與價值,同時也真心提問,以期中華文化能發揚人最良善的一面。每一個文化都需要純煉,要能禁得起批判,只有真心喜歡一個文化才會尋求永恆的純煉。誠然,今日天主教所要做的,比起十七世紀又是迥然相異了。無庸置疑的,今日跨文化的交流日益頻繁:有從小就瞭解西方文化的中國人,也有對中國文化如數家珍的西方人士。現在的重點不在相互認識,而是共同創造,透過對話、共同的研究,雙方一起「開創新的文化」。「開創新的文化」來回應現代人的憂慮,「開創新的文化」讓我們藉由不同文化的獨特性深厚原創的靈感,「開創新的文化」會讓我們肯定對方與己身的差異性,繼而帶我們探析人類共通的價值。

這就是今日天主教會明文記載的使命。「天主教」一詞《Catholics》來自希臘文,意指「普遍性」。在中國的天主傳教士深受中國文化所吸引,因為他們堅信,聚合力量遠比分散的力量強,在探索中國文化的同時,讓他們對人性有更透徹的瞭解。不同國家的人能夠彼此對話,發現共通的人性,這就是天國降臨人間的時刻。

此後,單國璽樞機主教享有投選教宗的權利。這項新的任命讓中國基督信徒回顧天主教會強調的對話與普遍性的精神,同時告訴普世教會,在開創明日人文思想的過程裡,中國人的智慧與貢獻占了極為重要的地位。單國璽樞機主教的任命獨具意義,延續了利瑪竇以來的努力,並為當代文化寫上歷史新頁。

本文轉載自單國璽樞機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