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懷仁全人發展中心 主任暨專任心理師林守玫

孔達仁(Ricardo Gonzalez)神父(1946~2000),西班牙人,天主教耶穌會神父,22歲被派遣來台灣,是筆者參加的天主教基督生活團輔導。

追溯自己會成為心理工作者,大概跟年輕時代與信仰團體的輔導們探討自我、面對和超越自我的困境,有極大的關係;而成為教會青年團體的輔導則肯定是因孔神父的愛催迫著我,使我不得不如此。

當了青年團體的輔導後,才感受到自己的粗心,開始好奇孔神父的愛怎麼能夠如此無微不至?孔神父會記得每位團員的生日,早已是大家熟知的事。我幾番定志效法,可是總在別人端出蛋糕時,才想到自己又忘了!當年我們生日那天,總會接到他的電話,祝福生日快樂,閒話家常問問生日怎麼過的……;即使在他癌末最後住院的時期,他依舊記得給過生日的團員打電話,用他微弱的聲音說:「今天我為你奉獻了彌撒。」他的祝福雖然沒有禮物蛋糕,可是我們每個人都萬分確信自己在他心中有一個重要的位置!

近日年輕團員生小孩,分享做完月子後第一次參加彌撒……,就不禁想起我生孩子時,由於女兒一出生左膝蓋就脫臼,初為人父母的我們在萬分驚恐中,小心翼翼地照顧新生兒,孔神父立刻就在主日來到我們家,帶著所有的彌撒用品,披上綠色領帶,在我們的客廳裡以聖祭陪伴我們的喜悅、恐懼和憂慮。他參與我們的喜樂,更在憂傷的日子裡與我們同在,親身給予安慰!一位輔導就可以讓我體驗到天主說「你在我眼中是寶貴的,是貴重的,我愛慕你」的承諾所言不虛,使我渴望別人也能體驗祂!

後來神父罹患肺腺癌,他知道時日不多,生病期間仍鼓勵我們繼續與輔導談話。記得有一次,在他化療期間,我到他辦公室在熟悉的角落坐下,先是感受到肺腺癌使他的呼吸沉重而辛苦,接下來我看見他的手腳趾甲都變黑了,當我再仔細觀看,發現有些指甲竟然已經與肉脫離時,我的驚異與眼淚就不聽使喚的湧出,沒有辦法再看清楚神父的臉孔。事實上,化療後來使神父的指甲都脫落了。

當時我不敢相信眼睛所見,回家後詢問團員,與我有同樣經歷的團員都不勝驚愕,對基督有多大的愛,能使一位輔導為我們捨己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