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李驊 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


蘇神父懷著與沙勿略和利瑪竇同樣的情懷,一路走到中國的心臟

蘇神父懷著與沙勿略和利瑪竇同樣的情懷,一路走到中國的心臟

我們的蘇樂康神父走了。

這位依納爵的弟子、來自西班牙的傳教士,為華人教會竭盡了他最後一絲體力,默默地在一個清晨與我們作別。雖然他的身軀靜躺在菲律賓的耶穌會墓園,但他的心卻始終緊緊同中國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連在一起。即使現今在天上,他仍然密切關注著這片大地……

蘇神父從地球的另一端走來,懷著與方濟各•沙勿略和利瑪竇同樣的情懷,一路走到中國的心臟,走進許許多多中國神父、修女和教友的生命中。所以我們忘不了他,中國教會忘不了他。

曾經一位弟兄寫信向蘇神父求助,由於不諳英文,誤將他的名字Zuloaga(蘇樂康)拼寫為Zoology(動物學)。蘇神父看了笑著說,我要加倍努力,才能活得真正像人! 我們記得蘇神父的幽默,也記得他那發人深省的口頭禪"我的靈魂,你想一想……"

蘇神父走了。他留下的,不只是我們的思念和記憶,更是他的生命和精神–真正使徒的生命,愈顯主榮的精神。有人說,他活了不止一生。沒錯!然而他還希望繼續活下去:希望他從耶穌基督、從會祖依納爵身上承繼的生命,能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的身上活下去,活出來。

是的,蘇神父,我們記得。請走好!我們以生命紀念你。

 
懷念一位傳輸愛的人–蘇樂康神父

by 若望若瑟 耶穌會士

筆者曾在馬尼拉求學並幸運地見到蘇神父,有段時間他讓我到他的辦公室幫忙,翻譯許多信,包括求援的:有的要打飲水井、有的想建堂、有的要神哲學書籍、有的想出國學習、有的想買車代步等等。當時我就想:這麼多的需要!蘇神父能照顧到那麼多嗎?!後來聽一位華人神父講,他每次去見蘇神父,訴說教會團體的需要,蘇神父都盡力幫忙! 真是要感謝幫助蘇神父的那些恩人,畢竟蘇神父只是一位傳輸愛的人! 他一生兩手空空,沒有為自己積聚任何東西!他的一生是服務的一生!他的一生常在傳輸愛!人不在了,愛卻常在!

順祝蘇神父的朋友們和他服務過、愛過的每一位 平安、喜樂、健康!彼此代禱!讓我們也努力傳輸愛! 天主保佑!

 

海內外華人信友深切懷念蘇樂康神父

by 信德網

近期,一位傳教士的逝世牽動了海內外眾多華人主教、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的心。大家在深感悲痛和惋惜的同時,紛紛為這位可敬的傳教士舉祭祈禱。來自港澳臺、菲律賓及中國內地的神長、教友、修女亦紛紛撰文懷念。 這位被人們譽為"沙勿略第二"的當代東亞宗徒就是深愛中國教會的耶穌會士蘇樂康神父(Fr. Ismael Zuloaga, S.J.)。


“沙勿略第二”---當代東亞宗徒,蘇樂康神父Fr. Ismael Zuloaga, S.J.

2012年10月8日,蘇樂康神父安逝于菲律賓馬尼拉路加醫院,享年85歲。

 

“當10月9日獲悉蘇神父去世的消息後,我立即陷入了深切的悲哀之中。我的痛苦不只是因為我失去了一個好朋友、好兄弟,更因為我們失去了一位深愛中國人民、深愛中國天主教會的有影響的大力支持者。"上海教區金魯賢主教在接受信德報採訪時,對這位同會兄弟給予高度評價。

蘇樂康神父于1927年11月2日出生於西班牙巴斯克,與東方宗徒聖方濟各•沙勿略同鄉。1943年9月14日加入耶穌會。1945年9月15日宣發初願。1949年,22歲的蘇樂康渴望與利瑪竇等耶穌會前輩一樣到中國大陸作一名傳教士,但由於時局關係,只得輾轉先去菲律賓學習中文。1959-1960年卒試。1961年2月2日宣發末願。1975-1981年任耶穌會中華省駐菲代表。1985-1991年兼耶穌會總會長的代表,負責修會在港澳和大陸及菲律賓華人教會牧靈工作。1991-2004年任耶穌會中國辦公室主任,負責香港及菲律賓的事務。2004-2005年任耶穌會中國秘書處秘書。2005-2012年任光啟校友會負責人,兼任中國使徒工作推行人。

作為最早赴菲留學的修生,河北衡水教區封新卯主教曾獲得蘇樂康神父的獎學金資助。蘇神父逝世當天,封主教就為其舉祭,併發去唁電慰問。"蘇神父喜愛中國文化,也很熱愛中國。他對我的幫助和支持,令我至今感恩於心,永難忘懷。"封主教動情地說。

蘇神父逝世後,耶穌會中華省派出代表前去弔唁送葬。菲律賓華人使徒牧靈委員會在光啟學校為蘇神父舉行了守靈祈禱禮儀及隆重的葬禮,3000多位學生、校友和華人教友參禮。彌撒後,眾多華人校友及教友以及中國留學生一直將蘇神父的遺體送到了墓地,蘇神父的遺體安葬於聖心初學院的耶穌會墓園。

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李驊神父以詩一般的語言懷念這位元同會前輩,也道出了海內外華人神長教友的心聲:"他為華人教會竭盡了最後一絲體力,即使現今在天上,他仍然密切關注著這片大地。所以我們忘不了他,中國教會忘不了他。"

“失去蘇神父,讓我心痛、悲傷不已!後悔今年沒能及時探望。"信德之家張士江神父十分悲痛地表示。這位蘇神父的學生續說:"蘇神父是我所認識的外籍朋友中最理解、同情和深愛中國的傳教士之一。無論身在何處,也無論是何時,中國始終令他魂牽夢縈。這位一直心系中國的傳教士,其精神、胸懷、視野將永遠激勵我們,其愛心也會被繼續傳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