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人籟論辨月刊》編輯部


莘杜樂仁院長談「從文化志業到信仰實踐」

7月25日上午10點,在天主教震旦中心舉行過主日彌撒後,杜樂仁神父帶著裝滿珍貴文件照的投影片檔案,以名為〈跟隨著聖依納爵和利瑪竇的腳步,從辭典走向雜誌–台灣耶穌會士的實踐〉的演說,向在座教友分享五十餘年來,台灣利氏學社在文化志業上的點滴實踐。

 

辭典、月刊、羊圈

「其實這題目可以濃縮成三件事:『關於辭典、月刊和羊圈』」杜神父說。

「辭典」指的《利氏漢法辭典》(Le Grand Ricci),這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文-外語辭典。它收錄了13500個漢語單字與30萬個中文詞組,共計7大冊,重量足足有17.5公斤。如此輝煌的成果,源於背後難以想像的龐大工程–數十名耶穌會士與兩百多位專家焚膏繼晷,前後歷經52年,才在2001年將辭典編纂完成,交由利氏學社出版。「很多出版社也想推出這樣的辭典,但這需要很多時間、人力與金錢,代價太高昂,」杜神父說,「可是利氏做到了。」口氣中既有驕傲,也顯得欣慰。

「月刊」指的則是魏明德(Benoît Vermander)神父於2004年創辦的《人籟論辨月刊》。秉持積極思辨的精神與對社會以及人文議題的關心,在風雨飄搖的出版業中,它已走向第七個年頭。身為發行人的杜神父談及這幾年的歲月:「雖然辛苦,但也快樂。辛苦,是因為辦雜誌不簡單;快樂,是因為我們願意做下去,希望能利用這七年累積的資源繼續前進。」生性幽默的杜神父,也藉機對在座天主教醫師協會的教友說:「你們在醫院裡不要老讓患者看八卦雜誌,應該提供一點營養的精神食糧嘛!」引來一陣哈哈大笑。

最後是「羊圈」。這是一個位於四川涼山,海拔約2500多公尺處的村莊。十年前,魏明德神父和一名美國教授去研究當地的少數民族。在田野考察之餘,兩人看到村莊貧窮破敗的景象,決心為這裡做點事。魏神父問村民需要什麼,他們說:希望小朋友以後上學,不用走一個鐘頭的路。於是神父和教授努力募款,在2000年時為村莊蓋了一所小學。此後每年魏神父或杜神父都會到這裡來,與中國四川或其他地方的大學生共同合作,為村裡建立簡單的水利設施,或開辦青少年暑期課程……等等。

 


莘杜樂仁院長談「從文化志業到信仰實踐」

與時俱變,活出信仰

從辭典到月刊,還有羊圈村的小學,利氏學社始終以文化事業作為主要的宣教方式。如此傳統行之已久,從聖依納爵(Ignatius of Loyola)創辦耶穌會時便是如此。聖依納爵前半生是位騎士,直到三十歲才開始致力學習拉丁文並獻身教會。他和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同樣身處中古時代與文藝復興時期的交會點,見識到印刷術發明後引發的知識革命,也都清楚瞭解當時天主教教會的問題。兩人面臨一樣的挑戰,卻有不一樣的反應:馬丁路德決定出走,而依納爵則選擇留在教會內改善現況。

「要知道,中古時代是個非常有秩序的時代,如果要修道,就得進修道院,而且當時歐洲各國人民都按照基督宗教的方式過日子,」杜神父說。「可是文藝復興時代就不一樣了。聖依納爵和馬丁路德都認為,要活出信仰,不見得非要在修道院,而是在這個世界。所以馬丁路德說:『你的聖召就是你的工作』,意思是在生活與工作中找尋天主的旨意,真正活出自己的信仰–耶穌會士就是這樣。」

 

以文化志業彰顯宗教關懷


莘杜樂仁院長談「從文化志業到信仰實踐」

面對不斷改變的世界,該如何應變並實踐自己的信仰?耶穌會選擇推廣教育和文化事業,在歐洲各地設立教育機構、出版刊物,培育出許多充滿熱情、願意冒險的神職人員。例如利瑪竇(Matteo Ricci)就是因為在義大利馬切拉塔(Macerata)進入耶穌會創辦的學校,對神學產生興趣,才走上宣教之路。縱然當時天主教教會中有人批評他在中國沒有好好傳教,反而花很多時間交朋友,在知識上切磋琢磨,但利瑪竇卻認為,努力去瞭解當地文化、社會結構與居民的想法,不僅有助於宣教工作的效率,更能在文化交流中彰顯信仰。

事實證明,利瑪竇做到了,而尾隨其後的耶穌會士也踏上這條艱辛的文化旅程。利氏學社裡,高齡八十多歲的雷煥章神父(Jean Lefeuvre)自學甲骨文相關知識,最後成為知名甲骨文專家,目前還想編輯金文辭典;奧地利的溫知新神父(Fredric F. Weingartner)曾在新竹進行長期田野調查,幫助賽夏族記錄其語言,並為此出版教材;2010年,利氏學社成立「台灣太平洋研究學會」,試圖為台灣找尋新時代的歷史定位……這些都是利氏學社為了達成文化交流所做過的努力 。

對他們而言,儘管時代更迭,推動文化交流的手段也日新又新,不變的卻是對信仰的熱情,以及實踐信仰的方式–按照杜神父的說法,這也是《人籟》一直抱持的理念:「希望能秉持人文與宗教性關懷,從不同角度引發多樣的社會行動與交流。」

 

攝影/林民昌

本文亦見於2010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