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蕭鍾艷霞(聖依納爵堂)

家裡剛裝修完,把物件放回原處;在收拾整理相片時,打開一些在去年十二月四日陳福偉神父在愛爾蘭榮歸主懷後出殯時的照片,不禁唏噓。陳神父是我敬愛的老師,也是我們聖依納爵堂眾人的「老豆」。因為上主給我非常珍貴的機會,陳神父邀請我當聖堂辦公室下午義務秘書,故此讓我有更多機會深入認識陳神父。他那精神充沛、至誠地為教友服務的精神,深深印在我們教友的心坎裡。我和熟稔的教友閒談時,大家都由衷地懷念他那親切溫暖的態度,相信是天主藉著他賜給我們教友那無限的愛。

憶起去年,知道陳神父在愛爾蘭病危,我和外子急辦簽証前往探望。十二月二日抵達醫院,見陳神父已入昏迷狀態,我們在他床前告訴他香港教友的問候;他似是想開口答話,但發不出聲音。翌日,情況更差,傍晚霍神父(原服務於香港華仁)、陳神父之侄女、外甥和我們夫婦前往醫院,再次為他唸經後往客廳休息,我和外子仍留病房中,把帶去的「聖教日課」打開為他唸中文的「臨終禱文」。真是天主的奧蹟,陳神父一連三次發出「哦」的聲音,似是表達「知道啦」,「好啦」的意思。他居然知道我們在為他唸經,這使我們又驚又喜,確知是天主的安排是多麼玄妙。當晚子夜,陳神父主懷安息了。凌晨五時,我們帶著沉重悲傷的心情乘車前去醫院,再想看他一面。當我們踏入病房的一剎那,我們異口同聲地讚美天主奇妙的愛。我們覺得陳神父並不是死亡,而是甜蜜地、好像嬰兒那樣安寧、平靜、微笑著熟睡在天主的懷抱裡。在他的臉容上,似是散發出祥和的光彩。我倆在這情景下已再無悲傷,換來的是喜樂;感謝天主對陳神父恩寵,賜他那樣安詳、平靜地離去塵世。

陳神父的葬禮安排在愛爾蘭聖方濟各堂舉行,但因那時剛巧大堂裝修,故禮儀改在小堂聖依納爵堂舉行。天主的計劃是多麼奇妙,多麼愛惜衪的僕人:陳神父一生最愛香港的聖依納爵堂,天主安排他在塵世裡最後的一天,都在此同名聖堂停留出殯。雖然陳神父已魂歸天國,但願我們教友同心合力服務聖堂,光榮天主,願天主永受讚美。

公教報1994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