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以及每個人都需要感覺事情。

你、我以及每個人都需要理解事情。

你、我以及每個人都需要做事情。

但每一個人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如果我們將感覺、理解及做事分開,就等同於我們將完整的人分解,而任何被分解的個體是無法運作的。如果我花一天的時間和一個特別的朋友以起,或在鄉下大自然中,或在一坐美麗的教堂…, 我可以感覺到快樂愉悅,卻不明瞭當中原因,當這經驗結束了,而我覺得沮喪,如果我做很多好而重要的事情,但我並不知道究竟是為了甚麼原因、為了誰去做這些 事,當我疲憊停下來時,我覺得空虛,如果我閱讀深奧的書或文章,並理解其中深意,我感覺有成就感,但當我回到現實生活,我感覺挫折。

有一件事能夠整合人,就是相遇。 相遇包括感覺、理解及做(行動),藉由相遇,人得以整合及成長。人與自己、他人及萬物是整合的,相遇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以及與任何人,並沒有所 謂:相遇必然發生的「神聖空間」,但相遇實際上發生在某一個特定地點、某一特定時間以及與某些人,不論在何處、不論在何時,當發生了相遇,那時間及地點就 成為「神聖」的。

在若望福音一:35-42,我們有了相遇的典範,洗者若翰和兩個門徒又站在那裏,站著意謂著等待某個人或某件事,若翰看到耶穌經過,並說:「他就是這一位」,這2個門徒沒有跟若翰道別,就跟著耶穌走了!耶穌轉過身來問他們:「你們找甚麼?」他們回答:「你住哪裡?」耶穌說:「來,你們就會看到!」他們去了,他們看見了,並且就同耶穌住了下來,其中一位安德肋,想到他的弟弟西滿,前去找他並說:「我們找到他(默西亞)了!」然後,他將他的弟弟帶到耶穌跟前,耶穌注視著西滿說:「你是西滿,我給你起名叫盤石(伯多祿)!」

許多團體在團體聚會中用「生活分享」或者更恰當地說法「生活經驗分享」,這是一個極佳相遇的機會,但需要以正確的方式進行,不能只是聊天,這是一個很容易也自由地方式幫助二個或更多的人能夠有一段美好的時間。你可以打斷對方,說笑話,立即有幽默的評論等,但結果會只是有一段美好的時間或感覺很不錯。有另一種方式:交談,這需要在回答說話者的前更專注地聆聽,另一個人不應該打斷說話者,而是應等到他完全表達了自己之後再做回應。藉由這樣的模式,我們可以達到真正的溝通。

最 後,有一種真正的生活經驗分享,這更需要專注地聆聽到最後,當中不回答或不做其他回應,即使是贊同的也一樣不回應。常常不做任何的回答就已經足夠了,因為 他正在告訴我他的經驗,我應該與他一起感覺,進入他的內心世界去聽他想坦露給我的訊息,這比較像是聆聽演奏一般。我仍記得40多年前在菲律賓,我參加一個有名的西班牙人Narciso Yepes的 吉他演奏,除非等到整個音樂廳都安靜下來,他才會開始,而在最後一個音符完全停止之前,沒有聽眾會鼓掌。這經驗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我認為,聆聽一個人分享 生活經驗也十分類似,他應該被聆聽而不做任何回應。明顯地,他必須不遇期任何的回應,但相反地希望他能被允許分享而完全不被打斷,這是需要不斷練習而學習 到的真正的藝術。藉此方式,我們可以達到更深刻的溝通,這源自於互相接納的溝通,即使可能沒有共識,這結果不只是能有一段共有的美好時光(隨然這是相當好 而有時需要的),不只是溝通,而是共融或相遇。

很明顯地,我們無法每天都有相遇,但偶而為之也十分有幫助的,大部份我所參與的聚會都有美好的時刻,否則有些人不會再回來參加聚會,有一些溝通,而這持續吸引人,比較少有真正的相遇而主要的原因應該是缺乏聆聽,或許一個方式可以是:在聚會中分開一個時間來達到真正的相遇。

by 弘宣天神父

美蘭翻譯

2009-03-25

本文轉載自隨意窩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