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生於澳門
神父世家,家裡共十二兄弟姊妹,十一男一女,排行第5
耶穌會士
1970-1974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學士
1974-1976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
1976-1979英國倫敦大學神學學士
1979-1981意大利羅馬額我略大學神學碩士
2008台灣輔仁大學神學博士

在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教授倫理神學,並擔任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同時也是神學雜誌《神思》的主編。

很多人認為倫理、哲學都是莊嚴的東西,而倫理哲學權威定必是個嚴肅正經的學者。出乎意料,眼前的吳智勳神父是多麼的親切可恭、舉手投足滿是活力;他於香港大學利馬竇宿舍伴隨青年差不多三十個年頭;熱愛足球、醉心寫作;是聖神修院神哲學教授,也是神學雜誌《神思》的主編。

無形的聖召培育

吳神父生於神父世家,早在五代前家裡已有神父,自小家庭宗教氣氛相當濃厚。「我們家族裡有很多神父,這多多少少也會使我有做神父的念頭,媽媽也經常渴望兒 子入修院;澳門剛過世的主教(林家駿)是我的親表哥,我們的媽媽是兩姊妹,他很早就入修院!香港陳子殷神父都是我的表哥。」「在這背景中長大的我,對修道生活一點都不會陌生,神父這角色一直存在,而且對修女、神父會有一種尊敬的態度。所以說,聖召在什麼時候開始,很難說吧!自小就很喜歡。」這種不知不覺的聖召培育,令吳神父一步一步的向神父之路邁進。

遇到聖召啟蒙者

中三那一年,他由澳門遷到香港,遇上了他的聖召啟蒙者。「他很熱心,是比我高一班的學長。我很受他影響,可能大家年紀相若,而他在靈修方面很厲害,更是(聖母會)會長!」少年的吳神父對於這位學長非常敬佩,而對其見多識廣更嘆為觀止。畢業後學長進修院,吳神父則被港大經濟系取錄了。

就在那時候,修院的學長寫信請他到思維靜院小住。幾天雖短,經歷卻改寫了他的人生,「那是最巨影響的幾天,我從沒有到修院與修士一同遊戲、住在一起,那個第一次的印象很深刻。更重要的是帶領我們的神父告訴我:『喂!你有聖召!』」

勇敢回應聖召

對於前途的抉擇吳神父的確曾稍有掙扎,不過他確信真正的聖召會繼續下去,而且是快樂的,於是就昂然奔赴主前回應天主的聖召。

「人們總是有種觀念,以為修道很辛苦。但我可以告訴你修道生活是好開心,真正的聖召是好開心。」談到修院生活,現在他會不時到修院與修士們踢衛生波,憶起昔日於修院球場上踢球的逸事,神父喜上眉梢。

足球與愛華頓

「踢球和看足球是我的嗜好!現在我在修院都有踢球,每星期踢一次,這是我最忠心的,踢足二十多年。我由前峰踢到後衛,也試過守龍門。球員受傷的經驗我都有;腳又受過傷、手又受過傷。」吳神父於球場上可謂身經百戰,他對足球的熱愛反而與日俱增。
吳神父是英超球隊愛華頓的忠實擁躉,擁護這球隊四十載,更曾專程飛到利物浦看球賽,他興高采烈的表示「喜歡愛華頓是有個 故事!愛華頓是天主教背景,一九七○年,我剛開始看英國足球的時候,剛好那年愛華頓贏得甲組冠軍。一來他拿了冠軍,二來當我問愛爾蘭神父英國球隊那隊好, 他們都叫我去捧天主教的愛華頓,就這樣支持了差不多四十年。」

做神父的意義

吳神父對工作的忠誠絕對不遜於他對足球之愛,多年來,他確信只有長時間的培育才能使青年們的信仰更加堅固。他自豪地告訴我們,「港大的慕道班也舉行了二十多年,是大專中第一間有慕道班的院校,毫不間斷,直至現在!」

見證了青年人慕道,加入教會,然後成為教會的中堅份子,這使他無限欣慰。而在同一的地方,同樣的團體差不多三十個寒暑,經歷過喜怒哀樂,甚至死亡,反更肯定了他做神父的意義。

「在自己培育的人當中,有一些人已經過身;在陪伴這些人的期間,也會有很多很多的感受,由幫助他們成長、陪伴他們走完人 生的旅程。這些是很大的感觸,亦使我感到做神父是有意義的。」生離死別的傷感在所難免,但亦無礙吳神父培育青年的決心,驟見昔日的青年人今天事業有成,攜 著子女回到母校參加彌撒,更開設主日學教導下一代,這位堂主不禁「老懷安慰」。

「(畢業生)他們當中有些人住得很遠,但仍會回來。舊生喜歡這裡,便帶下一代一起回來,他們還自己擔任導師呢!」

舊生對利瑪竇上智之座小堂的情意結又可止喜歡?背景類同的人彼此倍感親切,昔日回憶惹人回味,在這裡,他們找到人生目標與信仰,這裡有天主、有愛,還有吳智勳神父。

本文轉載自口述歷史

 

延伸閱讀 

  • 【新聞】時代風雲人物 教宗方濟各膺選
  • 【我思我見】我的聖召 我不悔的愛
  • 【走向基督】時代訊號下的基層教會團體